• 2024年7月16日 05:23

英国《卫报》报道称,北欧国家的左翼胜选为欧洲带来了 “ 一线希望 ”

6 月 12, 2024

在周日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中,芬兰、瑞典和丹麦对右翼民粹主义者和极右翼的支持率下降,而对绿党和左倾政党的支持率飙升,为欧盟其他国家带来了一缕 “ 希望之光 ”。

在盟友惨败给极右翼后,马克龙呼吁提前举行法国议会选举,而德国新选项党(AfD)成为德国在欧洲议会中的第 2 大政党后,总理朔尔茨在国内正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

不过,北欧国家似乎正在朝着不同的方向前进。



哥本哈根大学教授、欧洲政治中心主任 Marlene Wind 表示:“ 简而言之,这是因为他们已经掌了权,一旦执掌了权力,他们就失去了(获得支持的)动能。”

“ 你需要让他们执政很长一段时间,(才会发现)管理一个国家实际上是很难的。”

她还说:“ 这并不是说我们在逆势而行,而是我们走在了潮流的前面。”

在周日的欧洲选举中,芬兰执政的自由保守党以 4 个席位和 25% 的支持率位居榜首,而左翼联盟则获得了超过 17% 的选票,席位由 1 个激增到了 3 个,极右翼芬兰人党在欧洲议会反而失去了两个席位中的 1 个,这些才是当晚最令人震惊的地方。

芬兰公共广播公司 YLE 的欧盟记者 Rickhard Husu 说:“ 当时,我们正在赫尔辛基的演播室里做选举分析,一开始还以为一定是出了什么差错。”

此外,37 岁的左翼领导人 Li Andersson 获得了 25 万张个人偏好选票,比其他任何政治家都多。

Rickhard Husu 说:“ 我们从未在欧盟层面看到过这样的情况。” 他认为, Andersson 显然是一位非常有才华的沟通者,对细节和意识形态具有非凡的把握能力。

在丹麦,结果更加明显,绿党以超过 17% 的得票率领先,社会民主党以 15.6% 紧随其后,两党在布鲁塞尔和斯特拉斯堡的议会中各获得 3 个席位。

但对于整个欧洲大陆的绿党来说,这却是一个毁灭性的夜晚,该党失去了 19 个席位——仅在德国,就失去了 9 个,德国新选项党额外获得了 6 个席位。

在瑞典,议会中最大的右翼政党、民粹主义的 SD 党,在这次欧洲议会选举中,仅获得了一个席位,由该国第 2 大政党退居第 4。

瑞典左翼党候选人 Jonas Sjöstedt 称这一结果为欧洲带来了 “ 一线希望 ”。

不过,Marlene Wind 教授警告说,马克龙的提前大选,风险重重,可能会让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的国民大会党上台执政。

“ 在德国和法国,极右翼势力已经深入人心。这两个大国的问题是,极右翼势力对欧盟的日常政治,对乌克兰和普京等,会产生更大的影响。”

来源:THE GUARDIAN;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