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7月16日 04:32

瑞典以一名被判终身监禁的战争罪犯换回两名被伊朗扣押的公民

6 月 16, 2024

瑞典官员称,瑞典与伊朗周六进行了囚犯交换:瑞典释放了一名因参与上世纪 80 年代大规模处决而被定罪的前伊朗官员,伊朗则释放了两名被其扣押的瑞典人。

阿曼外交部在一份声明中说:“ 阿曼的努力使双方同意相互释放,被释放者从德黑兰和斯德哥尔摩转移过来。”

伊朗最高人权官员在 X 上发帖说,瑞典已经释放了伊朗前官员哈米德·努里(Hamid Noury)。这位官员还说,努里将在几个小时内返回伊朗。

努里因参与 1988 年伊朗大规模处决政治犯而被瑞典法院定罪。

瑞典首相 Ulf Kristersson 在一份声明中说,在伊朗被扣押的瑞典公民 Johan Floderus 和 Saeed Azizi,正在返回瑞典的飞机上。

Ulf Kristersson 说:“ 他们两人被伊朗冷酷地当作谈判游戏的棋子,目的是让伊朗公民哈米德·努里从瑞典监狱获释。后者因上世纪 80 年代在伊朗犯下的严重罪行而被判刑。”

“ 作为首相,我对瑞典公民的安全负有特殊责任。因此,政府与瑞典安全部门一道,在这个问题上展开了大量的工作。”

瑞典首相在政府发布的一段视频中证实,努里正在被送回伊朗。Kristersson 以安全考虑为由,拒绝透露更多的细节。

现年 63 岁的努里 2019 年在斯德哥尔摩机场被捕。瑞典法院认定,努里因 1988 年参与伊朗卡拉杰的 Gohardasht 监狱的大规模处决和折磨政治犯而构成战争罪,并据此判处其终身监禁。他否认了这些指控。

伊朗全国抵抗委员会对瑞典的举措提出了批评,认为瑞典看起来已经屈服了伊朗勒索和劫持人质的策略,但此举将会进一步鼓励德黑兰。

在瑞典努里案中代表十几名原告的律师 Kenneth Lewis 说,瑞典政府此举没有征求其当事人的意见,并对努里的释放感到 “ 震惊和沮丧 ”。

他对路透社表示:“ 这对整个司法系统和所有参与审判的人来说,都是一种侮辱。”

这名律师表示,他的当事人理解瑞典政府让公民回国的努力,但表示释放努里 “ 完全不成比例 ”。

Floderus 是一名欧盟雇员,于 2022 年在伊朗被捕,被控为以色列从事间谍活动和 “ 人间腐败 ”,后者是一项可以判处死刑的罪行。

瑞典和伊朗双重国籍的 Saeed Azizi 于 2023 年 11 月在伊朗被捕,瑞典称其为 “ 不正当的理由 ”。

另一名瑞典和伊朗双重国籍的 Ahmadreza Djalali 于 2016 年被捕,目前仍在伊朗监狱中。Ahmadreza Djalali 是一名急诊医学医生,2016 年在对伊朗进行学术访问时被捕。

来源:REUTER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