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3年1月28日 14:40

瑞典KD党领导人Ebba Busch的房产交易纠纷始末

3月 1, 2021

上周二,乌普萨拉地区法院开始就33岁的KD党领导人Ebba Busch 与81岁的退休人员 Esbjörn Bolin 之间的争端进行证据开示。

他们的之间房地产交易纠纷始于去年夏天,现在正以法庭审判的方式走向终结。

以下的行文是本案房产交易纠纷的缘起、发展和争议。

房产交易

2020年8月20日,81岁的Esbjörn Bolin 把他在乌普萨拉郊外的房子卖给了KD党领导人Ebba Busch。这所房子需要做大量的翻新工作,但它位于一个风景宜人的湖区。

Ebba Busch之所以对这处房产感兴趣,是因为她的前夫、父母和前公婆都住在那里,而且离婚后,她也希望自己的孩子能与自己和前夫都住得近一些。

去年夏天早些时候,买卖双份在这所房子的餐桌前签订合同之前就见过面。当时,Ebba Busch 的一位朋友也在场。

这处房产的销售金额为390万克朗,10%的首付款必须在2020年8月26日前支付。在达成交易之前,Busch通过两家不同的经纪商做了420万克朗的估值,因为Busch将负责清理场地,所以最终的成交价格是390万克朗。房产的评估价值是350万瑞典克朗,地块面积3800平方米。

合同签订

房产交易是在没有经纪人的情况下进行的,但合同是由经纪人Theo Dietz 起草的。他在Sjönära Fastighetsmälere工作,他的哥哥是Ebba Busch 的好朋友。

经纪人对合同的交易不负任何责任,这份四页的合同上也没有经纪人的签字。对此,合同第17段写道:“各方都清楚经纪人在这一交易中没有责任,因为经纪人只是根据双方的意愿帮助制作了交易文件。“

卖家反悔

卖家 Esbjörn Bolin 说,在合同签署后的第二天,他就后悔了这笔交易。于是,他2020年9月3日寄了一封挂号信给Ebba Busch。他称,他将偿还39万克朗的首付款,但他说,他没有Busch的账户。首期付款至今也未能偿还。

Esbjörn Bolin 试图在2020年9月16日(合同约定的准入日)之前与Ebba Busch电话联系取消这笔交易,但未能成功。9月16日,卖家Bolin没有出现在Swedbank 位于乌普萨拉的办公室去完成交易。于是,Busch致信敦促卖家Bolin与她联系,“否则将会走法律程序”。

两天后,卖家收到了 Busch的律师Katrin Björklund 寄来的一封信,信中敦促完成交易,并警告说,如若不然就法庭见。

走向法庭

2020年11月25日,乌普萨拉地区法院收到了Ebba Busch的起诉。她希望法庭来裁决,她有权拥有这处房产,并且卖家Esbjörn Bolin必须提交一份有证人见证的买卖契约,这是她获得合法产权所必需的。

Busch的律师Katrin Björklund 在乌普萨拉Nordström律师事务所工作,她说卖家Bolin在一天前取消了原定在律师事务所的会面——因此解决问题的可能选项已经耗尽。

她说:“我的客户认为,我们已经尝试了多种方式来促成对话和讨论,均以失败为告终。”

卖家的代表 Johann Binninge 表示,这个案子要上法庭是“奇怪的”,“因为买家此前曾表示,如果卖家不想出售,她就准备退出交易。”

树木的争议

2020年11月29日,Esbjörn Bolin向警方举报说,Ebba Busch“非法”让人砍伐了这里的树木。根据 Ebba Busch的说法,清理的只是灌木丛,而且双方对此有约在先。

Ebba Busch说:“购买合同签署后,我和卖家一起去了那里,也清理了一些。”据他的侄子Matz Bolin说,他的叔叔看到树木和灌木丛被砍倒时失声痛哭,说:“他们究竟做了什么!”

2021年2月8日,警方调查后做出Ebba Busch 无罪的结论。首席检察官Joakim Zander也称“不可能证明任何犯罪”。

心理学家的意见

2021年1月14日,卖家的代理人Johann Binninge 提交了一份由一名心理学家制作的39页的声明,根据该声明,卖家Esbjörn Bolin有难以集中注意力并记住所计划事情的“认知障碍”。

Johann Binninge 在的诉讼答辩时写道:“所谓的协议是无效的,因为卖家Esbjörn由于他的认知状态不明白他签署了什么。”卖家聘请神经心理学专家、心理学家Barry Karlsson 为他做检查。这位心理学家作为专家证人被要求参加法庭听证。

Ebba Busch也聘请了两位专家对这位心理学家的检查结果进行评估。他们分别是老年病学教授Jan Marcusson 和神经心理学家Christian Oldenburg。根据Ebba Busch的律师提交给地方法院的文件,两位专家相信卖家在出售房产时完全清楚自己签了什么,他有“较高的认知水平”,而且“自给自足”。

双方在口头质证前的几个月期间都向地区法院提交了数份文件。卖家代理人Johan Binninge为他的当事人寻求并获得了延期审理,而律师 Katrin Björklund 则称,她的当事人“感觉被告现在正试图拖延案件”。Johan Binninge 还提交了一份新的房产估值,根据该估值,价值为460万克朗,比购买协议中多出70万克朗。此前的估值为420万克朗。

卖家代理人Johan Binninge聘请的房产评估师 Densia 说,“翻修工程量巨大”,费用将高达300万克朗。翻修后的市场价值估计约为800万克朗。

在向地区法院提交的另一份文件中,卖家代理人强调Ebba Busch是KD 党领导人。他写道:“她习惯于说服别人,并将自己的意愿付诸实践。”他还提到了经纪人Theo Dietz:“合同文件是由Ebba Busch一个朋友的弟弟起草的,在一次派对之夜后,Ebba曾让她的Säpo警卫驾车送这位朋友回家。“

贴文风波

2021年2月19日,Ebba Busch在Facebook上发表了一篇长贴,阐述了她对这笔房产交易的看法。她重申了自己的立场,认为Esbjörn Bolin有能力自己做决定,而且专家也支持这一看法。

她写道,成交后卖家“既高兴又轻松”。自去年9月份以来,她一直很愿意见面解决问题,但现在法院却成了解决纠纷的唯一选择。

Ebba Busch继续写道:”租约到期,首付已清,我还要照顾两个年幼的孩子,我一次又一次地试图与他们见面,达成一个可能的和解方案。但他们完全拒绝了。”

她还尖锐地抨击了卖家的代理人,行文中提到他曾被判有罪,并质疑他是否“真的代表了卖家Esbjörn的意愿”。

诽谤举报

卖家代理人 Johan Binninge于2021年2月24日以涉嫌严重诽谤的罪名向警方举报了Ebba Busch,因为她在Facebook上发帖说他之前曾被判有罪,而这是15年前的一起刑事案件。

首席检察官 Anders Jakobsson 证实,他们收到了一份报告。他是特别检察官办公室的负责人,警察和国会政治人物等涉嫌的犯罪案件均由它们来处理。

他说,这可能是司法监察专员(JK)负责处理的案子,已经把这个案件移交给了JK。但认为它会被退回来进行初步调查。”

媒体Svenska Dagbladet的法律评论人Mårten Schultz是一名民法教授,他也解释说 Ebba Busch 的 FACEBOOK 贴文可能涉嫌诽谤。

法律问题

律师和经纪人解释说,在房产交易中,卖方反悔并试图违约的情况非常罕见。他们说,反悔一方想要赢得这一官司,非常困难。

如果卖方象在本案中那样声称他不明白所写的内容,事情的结局也可能会完全不同。但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太容易让这笔交易一笔勾销。“要摆脱一种契约关系是很困难的,”斯德哥尔摩地区法院顾问Maria Hölcke表示,“通常只有一份医学状况证明是不够的。”

编译自Expressen 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