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11月30日 19:16

时值敏感时刻,拿破仑留下的精神遗产让不少法国人搔头不已

5月 3, 2021

5月5日是法国纪念拿破仑逝世200周年的纪念日。值此缅怀回顾的时刻,奥雷里·拉马萨米认为,他与其说是一个经常因百战百胜而被奉为英雄的皇帝,不如说是一个推翻已被废除的奴隶制的暴君。

在印度洋留尼旺岛上(法国的海外省之一),像大多数克里奥耳人一样,拉马萨米是奴隶的后代。据家族历史的传说,她母亲的祖先被运到这座岛上,在那里的咖啡和糖种植园劳作。

她坚信法国对拿破仑统治的严酷一面视而不见。

与此同时,“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也正在鼓舞一些人谴责向一位将经济繁荣置于普世权利之上的领导人赋予任何荣誉。

“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缅怀和纪念他,”拉马萨米在一个黑色圣母的神龛前献上鲜花后说。当地的传说认为,黑圣母把一个为躲避猎奴者而逃亡的黑人藏了起来,从而救了他一命。

1802年,拿破仑通过法令恢复了法属加勒比海和留尼汪岛的奴隶制,尽管1794年废除奴隶制的法令从未在这个位于巴黎东南9000多公里的岛屿上实施过。

之后的多次叛乱都被暴力镇压,而白人地主和帝国却变得更加富有。

黑人历史学家说,拿破仑与奴隶制的联系的问题在法国仍然没有得到解决,法国仍在努力应对其殖民历史和少数民族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指控。

奴隶纪念基金会(Slavery Memorial Foundation)的多米尼克·塔芬说,不可能再把他的遗产浓缩为军事冒险和法国的辉煌。

“这不是在改写历史,而是丰富历史,”她说。

拿破仑被广泛尊为军事天才和行政管理大师,他创立了法国的刑法典和行政管理系统。

在1799年的一次政变后,他最初以第一执政官的身份统治欧洲,后来又以皇帝的身份统治欧洲长达十多年。

拿破仑基金会的历史学家皮埃尔·布兰达说,他既不支持奴隶制,也不是种族主义者,而是一个对当时的社会和经济环境做出反应的实用主义者。

布兰达说,拿破仑对奴隶制的看法是在他被流放到圣赫勒拿的最后几年形成的。圣赫勒拿是南大西洋的一个多岩石的岛屿,拿破仑就是在那里去世的。

布兰达说:“我们不能把拿破仑的历史简化为奴隶制。”“他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但后来他后悔了。”

拿破仑逝世200周年正值一个敏感时刻。

全球性的“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在法国街头引起了共鸣。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对警察暴行和种族主义的愤怒在爆发,在法国及其海外领土也引发了示威活动。

在马提尼克岛,去年7月份抗议者推倒了拿破仑妻子约瑟芬皇后的雕像,约瑟芬出生在岛上一个富有的殖民家庭。

法国总统马克龙将发表演讲,然后向荣军院中的拿破仑墓敬献花圈。

几周以来,大众传媒一直在讨论马克龙将采取何种语气来纪念拿破仑。

历史学家Frederic Regent 是加勒比瓜德罗普群岛奴隶的后代,他说,两百周年纪念日提供了一个可以重塑拿破仑是民族英雄的神话的契机。

“我希望总统的演讲应尽可能贴近历史现实,”他说。

来源:REU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