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9月26日 20:51

美国揪出首例大选“死人投票”罪案

1月 14, 2021

11月美国大选结束后不久,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就开始在其Facebook和Twitter账户以及网站上传播在佐治亚州和宾夕法尼亚州这两个战场州七名已故美国人的名字。该竞选团队声称,在上个月的选举中,这些已故者被用来投票,并指出,这些事件证明,美国普遍存在选举欺诈行为,选举欺诈使候任总统拜登赢得了胜利。

当地的官员已经揭穿了几起死者投票的说法,而且也没有证据表明普遍存在选民舞弊行为。但现在宾夕法尼亚州官员表示,特朗普竞选团队(为证明存在普遍舞弊)而经常举出的其中一个名字在这次选举中确实被用来投了票。

问题是:有关当局说,这张欺诈性的选票投给了特朗普。

本周,Delaware县地方检察官Jack Stollsteimer 指控宾夕法尼亚州 Marple 镇的 Bruce Bartman。在这次大选中,他非法代替已故的母亲投票。据地方检察官办公室称,除了他母亲,Bruce Bartman还把2019年去世的岳母Elizabeth Weihman也登记为选民,但他没有被指控以其岳母的名义投票。同时,他也以自己的名字投了票。

特朗普竞选团队在其社交媒体账户上散布选民欺诈的言论,当地官员已经揭穿了一些说法。

检察官Jack Stollsteimer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尽管坊间流传着各种阴谋论,但这是我们县已知的唯一一起死者投票的案件。对这宗个案的迅速检控表明,执法部门只要获得舞弊的实际证据,就会一如既往地维护我们的选举法,我们也会继续调查期间发生的每一项指控。”

Bruce Bartman 的律师 Samuel Stretton说:“他已经认罪并愿意合作。”Stretton律师补充说,他正在就认罪协议进行谈判,而且Bartman 没有犯罪记录。

Stretton律师说:“他是个好人,但在一些说法的误导下他做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他以为这就是他的抗议方式。”

特朗普竞选团队首次提出“舞弊说”之后,Bruce Bartman在11月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他不记得是否看到给母亲寄来的邮寄选票。“哦,不,不,我什么都没看到,”他说, “有时候我会收到一些给她的垃圾邮件,但有好几年都没有收到了。”

他补充说,他没有听说过特朗普竞选团队的指控,因为他不太使用社交媒体,只是偶尔登录Facebook翻翻孙儿们的照片。

当被问及他是否知道为什么他已故的母亲会登记投票时,他说,州长Tom Wolf “一无所知,也不知道费城或宾州中部周边各县发生的一些情况。”

Bruce Bartman补充说,“在费城发生的一些事情非常恶劣。”

他的律师Samuel Stretton说,“他这么说是极其错误的,他承认自己错了,自从警察找到他后,他已经配合,并说出了真相。”

有人声称投票是使用Elizabeth Bartman的名字进行的,这是网络上广为传播的系统性选民欺诈以有助于拜登获胜的标志性事件。根据Facebook旗下的社交媒体分析工具CrowdTangle 的数据,在Facebook上,来自保守立场的网站 ZeroHedge 和“大鸡袁”(注:聪明的读者朋友,你懂的)的文章被分享了1,800次,粉丝高达6,100万。

New York Times / Davey Alba    “PolarZone”编译

Bruce Bartman作案及案发过程:七十岁的Bruce Bartman今年八月透过在线选民登记网站,将他的母亲Elizabeth Bartman与岳母Elizabeth Weihman登记为共和党选民。宾州在线选民登记网站只要求选民输入驾照号码或ID末四位,即可完成选民登记。Bruce Bartman完成登记后,成功以母亲Elizabeth Bartman的身分将缺席选票投给川普与共和党的候选人。但在以ID登记岳母Elizabeth Weihman的数据时,由于州系统数据已将Elizabeth Weihman登记为“已故”,登记系统便自动发送信件,以确认Elizabeth Weihman是否还活着,从而给予Bruce Bartman伪装成Elizabeth Weihman回复的机会,但Bruce Bartman最终并未以其岳母的名义投下选票。Bruce Bartman已被以伪造文书、非法投票重罪起诉,12月18日以10万美元的条件保释,案件将于明年1月庭审。一旦所有罪名皆成立,他将面临最高19年的有期徒刑。Bruce Bartman告诉侦查人员,他假冒母亲与岳母进行选民登记,是为了帮助川普连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