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3年2月4日 16:23

欧洲药物监督机构评估俄罗斯Sputnik V疫苗的努力因数据不足而搁浅

7月 15, 2021

据路透社援引五名了解欧洲评估俄罗斯疫苗的人士称,俄Sputnik V新冠状病毒疫苗的研发人员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提供欧洲监管机构(EMA)认为是标准的药物审批程序所需的数据,这一说法为俄罗斯争取外国认可其产品的努力提供了新的认识视角。

上个月,路透社曾报道称,EMA对该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的审查被耽搁,因为俄罗斯错过了提交疫苗临床试验数据的6月10日这个最后截至期限。接近该机构的人士说,直至6月初,EMA还没有收到任何生产数据,而且收到的临床数据也不完整。

另外,据了解科学家代表团审查结果的四名人士透露,在EMA审查之前,一个法国科学家代表团对Sputnik V的评估发现,疫苗研发者无法证明所谓的主细胞库即疫苗的最初成分符合旨在防止疾病和污染的特定欧盟法规。

EMA于3月份对俄罗斯疫苗启动了正式审查,此前预计将在5月或6月决定是否批准该疫苗在欧盟使用。

这位接近EMA的人士说,EMA审查期间明显缺失的临床信息包括记录试验中接种疫苗后出现的任何不良反应的病例报告表格。这位人士补充说,疫苗研发者提交此类表单是标准做法。目前还不清楚研究疫苗的科学家是如何跟踪安慰剂组的结果的。

EMA对所数据缺陷的评级范围从“关键”(最严重)到“主要”再到“次要”。这位人士说,俄罗斯疫苗数据没有任何一个缺陷达到了关键的门槛,“但缺失几个方面的‘重要数据’”,表明这些问题可以补救,但需要付出很多努力。这位知情人士还说,他们预计评估工作要到夏季结束之后才能完成。

俄罗斯的Sputnik V疫苗由加玛莱亚研究所(Gamaleya Institute)开发,并由其监督临床试验。与该研究所有过接触的几名人士将多次未能提供这些信息归咎于缺乏与海外监管机构打交道的经验。“他们不习惯与EMA这样的监管机构合作,”与该机构关系密切的人士说,他指的是加玛莱亚的科学家们。

玛莱亚研究所受俄罗斯卫生部监管。该研究所和卫生部都没有对所报告的问题作出回应。克里姆林宫拒绝置评。

Sputnik V疫苗由俄罗斯主权财富基金(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在海外销售。

RDIF表示,路透社的报道包含了“虚假和不准确的信息”,这些匿名消息来源旨在损害Sputnik V疫苗的形象,是虚假信息攻势的一部分。RDIF认为,他们的疫苗可能受到了“西方制药游说团体”的攻击,但没有提供此类信息攻势的证据。

RDIF补充说,Sputnik V疫苗已在60多个国家获准注册,来自阿根廷、墨西哥和匈牙利等国家的研究表明,疫苗是安全有效的,“没有严重不良事件的报道”。

对于法国科学家代表团的发现,RDIF表示:“Sputnik V主细胞库完全符合EMA的所有要求。”

RDIF表示,他们正在与EMA密切合作,EMA的审查人员已经参观了Sputnik V的生产设施。RDIF说:“从已经完成的检查来看,我们没有收到任何重大批评意见,也没有提出任何质疑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的问题。”

一位了解欧洲评估该疫苗努力的人士表示,他们没有理由怀疑“Sputnik V”的安全有效性。今年2月,《柳叶刀》杂志上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Sputnik的有效性超过90%。

总部位于阿姆斯特丹的EMA在审查过程中拒绝对细节发表评论。该机构表示,它对所有申请者采用相同的标准,为了批准COVID-19疫苗,EMA需要“关于其安全性、有效性和质量的详细信息”。

这一推迟可能会让竞争对手的疫苗生产商占领关键市场。一些审查疫苗的海外药物监管机构与Sputnik V 的研发人员打交道时发现的其中一些问题是:缺乏数据、方法论文件不足以及不遵守他们认为是标准的方案。

在巴西技术人员强调了“固有风险”后,监管机构最初拒绝进口Sputnik V,理由是缺乏数据来保证其安全性、生产质量和有效性。斯洛伐克药品机构亦表示,在政府最终批准该疫苗之前,他们没有从莫斯科获得足够的数据。匈牙利紧急批准了这种疫苗,但是,一些了解此审批过程的人表示,参与审查的一些专家对文件不足提出了担忧。

巴西监管机构Anvisa上个月有条件地批准了Sputnik v的进口。Anvisa对路透社表示,这些附加条件“旨在克服过程中的信息差距,是确保疫苗安全和质量的最低条件”。它补充说,Sputnik V还没有被分发使用。

匈牙利监管机构在 1 月份批准 Sputnik V 时公开承认,在授权过程中存在相互矛盾的意见,并且已收到有关疫苗问题的令人放心的答案。斯洛伐克政府本月表示,它以民众兴趣不足为由将大部分Sputnik v退售给俄罗斯。

“Sputnik V”以苏联时代引发太空竞赛的那颗卫星命名,这大概是认为该项目对俄罗斯普京眼中的地缘政治重要性。EMA的批准将使最初受到一些西方科学家和政治家质疑的这款疫苗获得了认同性和合法性,并加快其在欧洲的可用性。

在提交申请之前,莫斯科争取欧盟批准的努力遇到了一些障碍。

2020年11月,法国政府派遣了一个科学家团队前往莫斯科,以帮助法国政府决定是否应该在EMA批准的情况下使用Sputnik V并在法国本土生产该疫苗。

了解该代表团调查结果的四名人士说,科学家审阅的文件显示,在培养基中使用了胎牛血清来培养主细胞库,但研发人员没有记录血清的来源。

在这篇报道发表后,RDIF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个断言是“错误的”,但没有详细说明错在何处。

胎牛血清在世界范围内被广泛用于疫苗的研制。但自从上世纪80年代疯牛病爆发以来,欧洲和北美的监管机构开始要求疫苗研发人员提供血清来源安全的证明文件。

熟悉代表团工作的四名人士之一是法国科学家Cecil Czerkinsky,他也是RDIF设立的一个国际咨询委员会的成员。Czerkinsky对路透社表示,当他们向疫苗研发人员提出这个问题时,得到的答案让他们感到“沮丧”。

在这篇报道发表后,Cecil Czerkinsky 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自从他5月份最后一次与路透社通话以来,有人“从科学的视角驳斥了”Sputnik V疫苗在主细胞和胎牛血清上存在潜在问题的说法。他没有回应路透社的后续问题,即谁反驳了这一说法。

他还在报道发表后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说,“许多国家的普通民众接种了这款疫苗,它的无害性无可辩驳。”

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说,法国代表团非正式地向EMA分享了他们的结论,包括他们关于主细胞的问题。

RDIF告诉路透社,加玛莱亚研究所“从未使用过‘不可追踪的牛血清’来制备细胞库。”它补充说,Sputnik V细胞库已经被独立证实不含有朊病毒——一种与疯牛病等疾病相关的蛋白质。RDIF没有指明是谁进行了独立核查。

EMA在3月初宣布对Sputnik V进行“滚动式评估”,这是一种更快的审查过程。但法国政府的一名官员在听取了此事简报后表示,该疫苗的研发商直到EMA宣布启动审查一个月后才提交了第一份数据,这拖延了最初阶段的进程。

法国卫生和研究部是代表团前往莫斯科的赞助者,他们没有回应就代表团的调查结果发表评论的请求。

巴西监管机构Anvisa今年4月拒绝进口Sputnik ,引发了与RDIF的一场激烈的公开争议,RDIF威胁要以诽谤罪起诉该巴西机构。

Anvisa的一个关键问题与腺病毒有关,这种病毒会导致普通感冒,在Sputnik V中被用于携带信息进入身体,从而引发免疫反应。Anvisa公开表示,Sputnik V中的腺病毒有复制的风险,可能会导致接受者出现阴性反应。Anvisa的药品和生物制品部门负责人称这种可能性是一种“严重的”缺陷。俄罗斯方面表示,没有证据表明存在复制行为,而且Anvisa误解了文件。

曾为寻求进口俄罗斯疫苗的巴西各州州长提供咨询的前科学部长Sergio Rezende表示,在与加玛莱亚研究所的讨论中,他感到俄罗斯人似乎不熟悉巴西监管机构的期望。Rezende告诉路透社,他敦促俄罗斯修改他们的申请,他们最初拒绝,但最终还是做了。

Anvisa对路透社表示,其要求“与世界各地其他审查机构的规定是一致的”。

关于腺病毒复制的可能性,Anvisa说,加玛莱亚研究所提供的研究和文件表明了“腺病毒复制的发生”,但缺乏对腺病毒复制和疫苗安全性之间关系的充分评估。Anvisa补充说,它提出的获准条件包括证明所有送往巴西的批次的腺病毒都无法复制。

RDIF在对路透社的回应中说,加玛莱亚研究所“已经证实,在已经生产的Sputnik V疫苗中没有发现有复制能力的腺病毒。”

来源:REUTERS; 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