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8月16日 05:12

近日,瑞典广播电台报道了一个封闭的FACEBOOK群组试图影响瑞典海外利益的消息。该群组大约200名成员,主要是一些意见领袖、医生和瑞典大学的研究人员以及对瑞典处理冠状病毒的方式不满的人等。据报道,他们协调行动,与主要的国际媒体分享信息,发警告信息敦促欧洲各国大使馆和政界人士,对瑞典采取特殊的入境检疫政策。据瑞典广播电台报道,他们发布消息的处理方式,让人担忧,语气咄咄逼人,让读者不适,被指试图影响瑞典的利益和瑞典在海外的形象。

这一消息报道后,在瑞典引起了巨大的争议。瑞典媒体EXPRESSEN 联系到这一群组的群主并对其进行了采访。群主是瑞典裔爱尔兰人Keith Begg, 他驳斥了媒体对该群组的指控。他说:”我的丈夫是瑞典人,我有很多瑞典朋友,我喜欢瑞典的自然。如果我在爱尔兰,我也会做同样的事。这并不是要损害瑞典在海外的形象,而是要揭露一个彻底失败的策略。“

在Twitter上,这个群组指控瑞典卫生部操纵数据,并且“不断违反自己的建议”;他们称卫生部和瑞典首相都是骗子;在瑞典,试图揭露谎言的人会受到威胁并被指控为叛徒;瑞典防疫策略的幕后操盘人应当以反人类罪而被绳之以法。

当被问到是否同意发帖的语气咄咄逼人时,Keith Begg回答说:“我来自爱尔兰,在爱尔兰,我们要比这直接了当得多。人们对语气是什么不是很在意。但在瑞典,这似乎是一种辩论中解除对方武装的方法,把他们描绘成疯狂的、有问题的、反对瑞典价值观的人。我不认为发帖的语气很尖刻。”

Keith Begg 住在斯德哥尔摩,有通讯顾问的背景,在为人权组织——民权捍卫者(Civil rights Defenders)工作。据他说,该组织于今年4月成立,是对许多在瑞典的外国人因为批评瑞典的策略而被描绘成邪恶的一种反制。

Keith Begg说:“我们中的许多人来自采取更严厉措施保护人民的国家。我们决定聚在一起共同分析一下瑞典政府和媒体的一些声明和报道。从那以后,我们在国际媒体上发表过几篇文章,并接受了不少采访。”

Keith Begg曾接受过挪威NRK、Business insider以及澳大利亚新闻的采访,该群组有成员曾在享有声望的《时代》、《科学》和《华盛顿邮报》公开发表评论文章。瑞典的媒体也曾报道过他们的评论。

此外,该群组成员还曾联系过各国大使馆、瑞典当局和欧洲政界人士。但Keith Begg 淡化了该群组试图对其他国家施加影响的做法。他说:“尽管我们在国际媒体上发表过文章,但我们只是一个社媒群组,从未产生过真正的影响。因此,由国家资助的瑞典媒体以这种方式攻击我们是非常值得注意的……我被指控煽动犯罪,我认为这在民主国家是完全不能接受的。”“我还被指责为“草根营销技巧”(astroturfing),这个词我从未听闻,意思是我们背后有大金融家或政治和宗教团体的支持。这种想法是猥琐的”……“归根到底,我们认为我们这么做是为了瑞典的利益,而不是伤害。”

当被问到是否成功地影响了其他国家的决策者时,Keith Begg说:“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受到了影响,但基本上我们曾尝试根据瑞典的实际情况给这些国家提供建议。瑞典防疫策略的一个特点是对其他国家指手画脚,说这些国家为了保护本国人民而欺负或歧视瑞典。但是,瑞典最近几周却选择关闭了与挪威和其他国家的边境。”

如何看待你们群组没有流行病学或病毒学背景的成员所作的有关评论?Keith Begg说:”这个提问简直就是一个笑话。瑞典的舆论和讨论基本上是由Agnes Wold 和Tom Britton所主导,一个是细菌学家,一个是数学家。他们的许多见解都是错误的。我们有流行病学家,我们群组成员是聪明智慧的人,他们根据常识就能得出自己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