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7月4日 04:19

陪审团认定吉丝兰·麦克斯韦尔为爱泼斯坦性虐招募少女的罪名成立

12月 30, 2021

周三,美国一个陪审团裁定吉丝兰·麦克斯韦尔(Ghislaine Maxwell)帮助已故金融家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性侵少女的罪名成立。

现年60岁的麦克斯韦尔被控在1994年至2004年期间为她的前男友爱泼斯坦招募和调教4名少女。

在被指控的六项罪名中,麦克斯韦尔被认定成立五项,其中包括一项性贩运(sex trafficking)的指控,并面临最高65年的监禁,其律师表示要上诉。

麦克斯韦尔案的审判被广泛视为是对未及受审的爱泼斯坦的清算,也是#MeToo运动之后最引人注目的案件之一。

在长达一个月的审判中,陪审团听取了被害人的证词,四名女性情绪激动,表达清晰而明确,她们均将麦克斯韦尔描述为爱泼斯坦性虐她们的核心人物。四人中有三人表示,麦克斯韦尔亲自抚摸她们裸露的乳房,或者亲自参加这些通常以按摩为开始的性接触。

在庭审中,麦克斯韦尔的律师曾试图削弱这四名女性证言的可信度,称她们是受金钱的驱使才把麦克斯韦尔牵连进去的,因为她们四人均已经从爱泼斯坦受害者的赔偿基金中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赔偿。

但出庭作证的四名女性驳斥了律师的这些努力,称她们决定作证是出于对正义的渴望而非金钱。

“金钱永远无法弥补那个女人对我所做的一切,”一名名叫卡洛琳(Carolyn)的女子作证说。她说,2002年14岁的她在准备给爱泼斯坦按摩时,麦克斯韦尔曾摸过她裸露的乳房和臀部。

卡洛琳的案子是性贩运指控的核心,因为她说,麦克斯韦尔有时会在她给爱泼斯坦做色情按摩后,给她几百美元现金。卡洛琳作证说,爱泼斯坦在佛罗里达棕榈滩的宅邸里做爱期间经常会自慰。

陪审团对本案评议了整整五天才作出裁决。

判决宣读后,身穿紫红色高领毛衣的麦克斯韦尔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辩护律师杰弗里·帕柳卡(Jeffrey Pagliuca)拍了拍她的肩部。离开法庭时,面无表情的麦克斯韦尔瞥了一眼坐在前排的两个姊妹。

安妮·法默(Annie Farmer)是指证麦克斯韦尔的证人之一,她说:“陪审团认识到麦克斯韦尔多年来的掠夺性行为模式,并认定她犯有这些罪行,我深感欣慰和感激。”

麦克斯韦尔的律师波比·斯特恩海姆(Bobbi Sternheim)告诉记者,辩方对判决结果感到失望。

斯特恩海姆在法院外表示:“我们已经开始上诉工作,冤案一定会昭雪,我们对此有信心。”

“正义之路”

麦克斯韦尔是英国报业大亨罗伯特·麦克斯韦尔(Robert Maxwell)的女儿,在过去的大部分时间里,她一直过着富足优越的生活。

她的父亲曾创办一家出版社,拥有包括《每日镜报》在内的多家报纸。1991年,其父被发现死在加那利群岛附近的游艇上。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吉丝兰·麦克斯韦尔就与爱泼斯坦相识相交,当时两人出双入对,参加上流社会的派对,乘坐豪华私人飞机旅行。

在审判期间,检察官向陪审团出示了银行账户记录,显示爱泼斯坦多年来曾向麦克斯韦尔支付3000万美元。检察官说,为了维持自己奢靡的生活方式,麦克斯韦尔会竭尽所能,让爱泼斯坦开心。

麦克斯韦尔的律师认为,鉴于爱泼斯坦已不在人世,检察官是在把她作为替罪羊。

斯特恩海姆说:“爱泼斯坦的死给许多女性追求正义的道路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缺口。”“她在填补那个缺口,填补那张空空的座椅。”

但检察官反驳称,麦克斯韦尔是爱泼斯坦的“犯罪同伙”(partner in crime)。

“麦克斯韦尔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她和杰弗里·爱泼斯坦一起,共同实施了犯罪。当时她是一个成年女性,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美国助理检察官艾莉森·莫伊(Alison Moe)说。

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达米安·威廉姆斯(Damian Williams)在一份声明中赞扬了这一判决,称麦克斯韦尔被认定犯有“可以想象得到的最严重的罪行之一”。

“通往正义的道路太漫长了,”他在声明中说。“但是,今天正义得到了伸张。这些曾经的女孩现在的女士能够走出阴影,走进法庭,指控犯罪,我对她们的勇敢表示赞赏。”

爱泼斯坦的被捕和自杀引起了人们对麦克斯韦尔在其性虐中所扮演角色,以及这位金融家与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和特朗普、英国的安德鲁(Andrew )王子和亿万富翁投资者莱昂·布莱克( Leon Black)等社会名流之间关系的关注。

这些名流没有人被控与爱泼斯坦有关的罪行。

曾为爱泼斯坦好友的安德鲁王子目前正在应对曼哈顿的一桩民事诉讼,该诉讼称他性侵了爱泼斯坦案的另一名原告弗吉尼亚·吉弗(Virginia Giuffre)。安德鲁对她的指控表示否认。

“感觉不正常”

在审判过程中,检察官向陪审团展示了一张绿色的按摩台,这张桌台是2005年从爱泼斯坦在佛罗里达的房产中查获的,印证了作证的两名女子对按摩的描述。

麦克斯韦尔的一项最高刑罚为5年监禁的指控——引诱少女旅行以进行非法的性活动——被认定不成立。

这项指控涉及一名化名简(Jane)的女子,她作证说,爱泼斯坦1994年第一次虐待她时,她14岁。

简说,她经常去作为虐待行为发生地的爱泼斯坦在新墨西哥州和纽约的家,麦克斯韦尔有时会帮助协调她的旅行。

简作证说,麦克斯韦尔有时会参与她与爱泼斯坦的性交,并表现得好像这很正常。

“这让我感到困惑,因为这对我来说不正常,”简说。“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也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尽管这项指控被认定不成立,但陪审团似乎认为简的证言的有些方面是可信的。他们认定,麦克斯韦尔构成运送未成年人进行性行为,这是一项只与简有关的罪名。

美国助理检察官艾莉森·莫伊在结案陈词中说,麦克斯韦尔的在场,让这些年轻女孩们感觉与爱泼斯坦在一起舒适而放松。要不然,接受与一位中年男子相处的邀请会感觉“令人毛骨悚然”,并“敲响警钟”。

“爱泼斯坦一个人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她说。

来源:REUTER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