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7月6日 18:19

土耳其是如何搞坏北约与芬兰、瑞典的历史性时刻的

5月 19, 2022

当芬兰和瑞典表示,它们正在考虑做出加入北约的历史性决定时,北约预计的强硬回应一定来自莫斯科,而不是自己的盟友。

然而,周六,在北约外长与芬兰和瑞典的同行,为庆祝欧洲安全形势几十年来最大的一次转变的会议上,土耳其的与会者使会场气氛变得黯淡起来。

一名北约外交官在谈到晚间在柏林举行的这次会议时对路透社表示,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当时 “处在危机状态 ”。而一天前,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则表示,他不能支持芬兰或瑞典加入北约。这一表态,让北约各成员国感到震惊。

恰武什奥卢不仅为土耳其接受两国的北约申请设定了条件,还向瑞典外交大臣 Ann Linde 提高了嗓门,三名北约外交官称这是 “ 令人尴尬的 ” 失礼。

另一位北约外交官说:“ 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但恰武什奥卢却说,他对 Ann Linde 的 ‘ 女权主义政策 ’ 感到愤怒,带来了如此之多的戏剧性场景。” 他描述了在柏林的德国外交部内非常紧张的气氛。而为了平息局势,许多盟友选择了沉默。

“ 我们试图了解我们的土耳其同事想要什么——你知道,真正想要什么,” 这名外交官说。由于问题的敏感性,他和其他人一样要求匿名。“ 这是令人尴尬的。”

安卡拉的主要要求是,这两个北欧国家必须停止支持在其领土上的库尔德武装组织,并解除对土耳其出售某些武器的禁令。

一名土耳其外交消息人士称,恰武什奥卢以尊重的态度概述了土耳其的立场,并驳斥了 Ann Linde 的说法,即土耳其的反对是由于瑞典的女权主义外交政策。

该消息人士称:“ 她的言论无助于瑞典加入北约的申请,而芬兰的声明则是经过精心策划的。”

北约外交官在 5 月初曾表示,所有 30 个盟国都支持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因为这将带来安全方面的好处。然而,周六会议上的紧张气氛却让人颇感意外。

北约盟国曾希望在创纪录的时间内批准加入,以巩固对俄罗斯的回应,但埃尔多安周一却表示,瑞典和芬兰的代表团不应按计划到访安卡拉。

周三,土耳其总统府表示,埃尔多安的一名重要顾问已经与瑞典、芬兰、德国、英国和美国的同行进行了交谈。只有满足了土耳其的期望,加入北约才有可能。

一位知情人士给出了更为乐观的评价,称与瑞典的对话是积极的,为代表团下周的访问打开了大门。但又补充说,周三,与埃尔多安办公室的电话是在这两个北欧国家经过五天的努力下才接通的。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表示:“ 所有的这些都是在搅浑水,但不会阻碍整体的加入计划。”

安卡拉表示,该武器禁令——由北欧国家为回应土耳其 2019 年军事入侵叙利亚北部打击库尔德武装分子而通过——对安全协议的潜在成员国来说是不合适的。

土耳其国家电视台 TRT 说,瑞典和芬兰尚未批准土耳其提出的,遣返 33 名被认为与恐怖组织有联系的人的请求。瑞典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 Kenneth Forslund 说,(对于目前的僵局)可以找到一个解决方案,但要在其他方面。

他说:“ 如果瑞典把那些没有被列入欧盟的恐怖主义名单的人驱逐出去,这完全是不可想象的。”

欧洲各国外交官表示,在达成协议之前,他们已经看到埃尔多安在采取边缘政策。作为一个不可预测但具有战略重要性的北约盟友,在埃尔多安的领导下,土耳其一直奉行独立的外交政策,但仍是北约使命的重要贡献者。

这种紧张局势也给华盛顿与安卡拉之间的关系蒙上了阴影。而在叙利亚问题、土耳其与莫斯科的更紧密关系,以及土耳其人的权利和自由受到侵蚀等问题上的分歧持续了五年之后,两国的关系似乎才刚刚有所改善。

恰武什奥卢上周三晚些时候在纽约拜会了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

上周二晚些时候,他曾对美国的土耳其裔社区表示:“ 我们又感受到了冷战的风。”

一位接近这一进展的知情人士表示,在埃尔多安的推动下,恰武什奥卢公开采取了强硬立场,但如果他走得太远,土耳其可能会被其外国盟友孤立。

在国内,埃尔多安面临着 2023 年中期激烈的选举,他对欧洲的抨击是为了迎合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

不过,美国对找到解决的方案仍然充满信心。布林肯在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关于土耳其、芬兰和瑞典之间的分歧,会谈正在进行中。

他说:“ 在加入北约的进程方面,我非常有信心,我们一定能达成共识。”

来源:REUTER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