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7月4日 04:02

俄乌冲突的炮火硝烟正在促使永久中立国瑞士思考中立立场的意义

5月 16, 2022

为了应对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瑞士国防部正在倾向于向西方军事力量靠拢,这使得该国传说中的中立地位即将面临几十年来最大的一次考验。

瑞士国防部安全政策负责人 Paelvi Pulli 告诉记者,国防部正在起草一份关于安全选项的报告,其中就包括与北约国家的联合军事演习和 “ 间接提供 ” 弹药(backfiling amunitions)。

Paelvi Pulli 在上周的一次采访中说:“ 最终,对中立的解释方式可能会发生变化。” 据瑞士媒体报道,在本周的华盛顿之行中,瑞士国防部长 Viola Amherd 表示,该国应该与美国领导的军事联盟更密切地合作,但不是要加入该联盟。

Paelvi Pulli 说,中立的立场在 20 世纪曾使瑞士避免了两次世界大战的影响,但其本身并不是目标,其目的是为了加强瑞士的安全。

她说,其他选项还包括与北约指挥官和政界人士定期举行高层会议。

与北约军事联盟的关系如此密切,标志着瑞士将偏离其精心呵护的不偏袒任何一方的传统。该立场的支持者称,这一传统帮助瑞士实现了和平繁荣,并保持了其作为中间人的特殊角色。

正式加入北约的设想也已经讨论过,但 Paelvi Pulli 说,这份报告不太可能建议瑞士采取这一举措。

这份关于安全选项的报告于 9 月底完成,之后将提交给瑞士内阁审议。

还将提交议会讨论,并有可能作为确定瑞士安全政策之未来方向的基础,但是议会不会对这份报告本身进行表决。

国防部还将参与外交部正在准备的一项更广泛的研究。瑞士外交部表示,该项目将从中立的角度,研究制裁、武器、弹药出口以及与北约的关系。

1815年,在结束法国革命战争的维也纳会议上,瑞士宣布了中立的立场,之后就再也没有参与过任何国际战争。

1907 年的《海牙公约》也规定,瑞士不参与国际武装冲突,也不向交战各方提供军队或军备,不让交战各方利用瑞士领土。

瑞士宪法中所规定的中立性确实允许该国有自卫权,并允许其就法律定义未涵盖的政治方面的概念有一定的解释余地。

瑞士宪法有关中立的最后一次更新发生在上世纪 90 年代初苏联解体后,并确立了在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等领域与其他国家合作的外交政策。

乌克兰的冲突再次引发了争论,目前的焦点集中在,政府决定对俄罗斯实施制裁,但不允许瑞士制造的弹药再出口到乌克兰。

Paelvi Pulli 说:“ 瑞士不能为乌克兰提供更多帮助,这让人感到非常不安。”

Paelvi Pulli 说,“ 间接提供 ” 弹药,即瑞士向其他国家供应军火,以填补其运往乌克兰的军火之缺口,是另一种可能的措施。尽管直接供应军火可能有些过头,但 “ 间接提供 ” 至少也反映了政府迄今为止政策的一种转变。

Ignazio Cassis 总统已经排除了将武器交付第三国以支持乌克兰的可能性,但是,他也说,中立不是一个 “ 教条 ”,如果不以制裁作为回应,“ 就会落入侵略者的圈套 ”。这一看法可能显示了对这个问题的更为扩张的见解。

瑞士已经与北约建立起了一些联系,去年它就决定购买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 F-35A 战斗机,而一些北约成员国正在采购或已经开始使用这些战斗机。

国防部长 Amherd 在接受 SRF 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瑞士 “ 因为中立的立场而不能加入任何联盟。但我们可以合作,我们正在购买的系统就是一个良好的合作基础 ”。

对于一个直到 2002 年才加入联合国,并自行生产武器的国家来说,正在考虑中的措施将是一项重大的进展。

俄罗斯驻伯尔尼大使馆发言人 Vladimir Khokhlov 曾经表示,瑞士的此类举措,无异于其政策的根本性改变。Khokhlov 说,莫斯科 “ 无法无视 ” 瑞士最终放弃中立,这将产生后果。

而瑞士军方则更倾向于与北约加强合作,以作为加强国防的一种方式。但是,自俄罗斯入侵以来,瑞士公众的舆论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

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超过半数(56%)的受访者支持与北约加强关系,远高于近年来 37% 的平均水平。

尽管支持真正加入北约的仍然是少数人的观点,但已经在显著增长。Sotomo 4 月份的调查显示,33% 的瑞士人支持加入该联盟,高于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另一项调查中 21% 的长期观点。

“ 显而易见的是,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改变了很多人的想法。(因为)这被视为对我们西方民主价值观的攻击,” 调查机构 Sotomo 的 Michael Hermann 表示。

瑞士执政联盟中偏右的自由民主党领导人 Thierry Burkart 表示,民众对中立的看法发生了 “ 翻天覆地的变化 ”。

他对路透社表示,中立 “ 必须具有灵活性 ”。

他说:“ 在乌克兰战争之前,一些人认为欧洲永远都不会再有另一场常规战争。” 一些人甚至主张解散军队,然而,“ 发生在乌克兰的冲突表明,我们绝不能自鸣得意。”

Thierry Burkart 说,他支持增加军费开支,并与北约建立更密切的关系,但不支持成为北约的正式成员。

不过,极右翼政党瑞士人民党(SVP)秘书长 Peter Keller 对路透社表示,与北约建立更紧密的关系与中立的立场不相容。

SVP 是政府执政联盟的一部分,也是瑞士议会下院最大的政党。

瑞士国防部对此并不认同。据 Tagesanzeiger 报道,国防部长在访问华盛顿期间表示,中立法的框架 “ 允许我们与北约以及我们的欧洲伙伴建立其更密切的合作关系 ”。

来源:REUTER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