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8月8日 23:25

法律专家表示,陪审的经历披露并不必然导致麦克斯韦尔案重审

1月 8, 2022

周四,法律专家表示,在对吉丝兰·麦克斯韦尔的审判中,一名陪审可能未能披露他是性虐待受害者的这一事由,可能不足以推翻这位英国社会名流的性贩运定罪,并需要重新审判。

现年60岁的麦克斯韦尔上周因性交易和其他招募少女与杰弗里·爱泼斯坦发生性行为的指控被判有罪。她的律师在一名陪审向媒体披露其在案件评议期间分享了自己的性虐待经历后要求重新审判。

目前尚不清楚这位名为斯科蒂·大卫(Scotty David)的陪审是否在审前审查中透露了这一经历。

但专家表示,并非所有陪审不披露信息的案例都具有足够的重要性,以致于必须重新审理。专家指出,在判决被推翻的案件中,陪审大多是为进入陪审团而故意隐瞒信息。

“司法系统不支持推翻判决。我们重视最终结果,”洛杉矶洛约拉法学院(Loyola Law School)教授劳里·利文森(Laurie Levenson)说。她还补充说,法官在此案中拥有“广泛的自由裁量权”。

在美国的法庭案件中,被法官判定有偏见或有利益冲突的准陪审员可能会因故而被解除。在此之后,辩方和公诉人都可以在没有特殊原因的情况下解雇一定数量的陪审,这被称为“强制性挑战”(peremptory strike)。

在曼哈顿联邦法院麦克斯韦尔一案中,准陪审在一份审前问卷中曾被问及他们是否曾遭受过性虐待。法庭记录显示,那些回答“是”的人之后会被法官艾莉森·内森(Alison Nathan)询问他们是否能够保持公正。

斯科蒂·大卫周二告诉路透社,他“浏览”了这份表格。他说,他不记得有什么问题问他是否曾经是性虐待的受害者,但他会诚实地回答。他告诉路透社,在随后的询问中,他没有被问及任何性虐待的个人经历。

斯科蒂·大卫周四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律师Todd Spodek也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在辩方提出重新审判的请求后,这位律师代表一位未具名的陪审出庭。

一些专家表示,他们预计法官内森会审查有被性虐经历的斯科蒂·大卫是否仍然能够保持公正。在陪审团评议过程中,陪审可以陈述其个人经历,只要他们不使用它来代替证据。

但专家也说,由于法官认为陪审团评议的秘密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所以法官内森在询问陪审团在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时可能会受到限制。

“仅仅因为你是性侵犯的受害者,并不意味着你不能担任陪审团成员。ZMO Law PLLC的首席律师Zachary Margulis-Ohnuma说。

例如,2016年,一名纽约州法官拒绝推翻纽约市警官彼得·梁(Peter Liang)的过失致人罪,尽管一名陪审在遴选陪审团时没有披露与他分居的父亲曾被判过失致人罪。

法官表示,辩方没有表明这位陪审的行为侵犯了梁的公正审判权利。

在陪审不诚实的情况下进行新的审判是有先例的。2012年,已故美国地区法官William Pauley曾下令曼哈顿联邦法院重新审理被判实施避税计划的被告,此前有爆料称,一名陪审在审前遴选过程中撒谎。

这名陪审说,她只有学士学位,是一个“家庭主妇”,而她实际上是从法学院毕业的。后来,她承认为了进入陪审团,她讲了“适销对路”(marketable)的谎话。

法官William Pauley在裁决中称该陪审是“病态的说谎者”,并说如果陪审诚实回答,他就不会让她出庭。

其中一名被告的代理律师Sharon McCarthy对记者表示,这名陪审“在回答每一个问题时都撒了谎”。

曾研究过陪审不当行为的佩斯大学(Pace University)法学教授贝内特·格什曼(Bennett Gershman)说,麦克斯韦尔一案可能会有不同的结果。他指出,陪审团在其中一项罪名上宣告麦克斯韦尔无罪,表明他们在评议过程中负有责任。

他说:“这是一件本应披露之事,但似乎并没有影响判决结果。”

来源:REUTERS;编译:POLARZONE

吉丝兰·麦克斯韦尔为何未能从爱泼斯坦性虐案中摘清自己

在英国社会名流吉丝兰·麦克斯韦尔(Ghislaine Maxwell)因性侵指控受审期间,她的律师称她是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的替罪羊,并对四名受害女性证言的可信度进行了攻击。这四名女性称,在她们十几岁时,麦克斯韦尔设局欺骗,让她们与这位金融家发生性关系。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