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7月4日 04:46

普京原本有一个 21 世纪的数字作战计划,可为什么这场战争打得像 1939 年?

3月 27, 2022

关于普京对乌克兰的入侵,至少有一件事,我们是清楚的:这场军事入侵并未按照原定的计划展开。

但是,是什么计划呢?是 A 计划吗?或者简而言之,是指招募新兵,携重型火炮,开进乌克兰,炮轰一众公寓楼房,悠闲地穿过基辅,然后举行胜利阅兵吗?

如果这就是 A 计划,那么我们已经知道 B 计划是什么了。现在,他要不加区分,狂轰乱炸,把乌克兰夷为平地,就像 1999 年轰炸迷你小国车臣那样。撇开本质上的不人道不论,试图在乌克兰实施这一计划还面临着一些实际的困难:乌克兰幅员辽阔,而车臣很小;乌克兰拥有一支强大的军队,有顽强的抵抗能力,还有来自西方朋友的大量重型武器援助。所以,如果普京在开始他帝国冒险的下一阶段之前需要一份入门指南的话,他或许应该下载《查理·威尔逊的战争》(Charlie Wilson ‘s War),这是一部关于苏联多年前在阿富汗的遭遇的有教育意义的电影。

对于那些关注此事的专业人士来说,最大的困惑是,普京为什么要打一场看起来像科技时代的二战战争,而他的军队实际上有一个关于数字时代战争的极其复杂的计划。这一计划依据的是所谓的格拉西莫夫(Gerasimov)主义,该理论系俄罗斯联邦总参谋长和第一副国防部长格拉西莫夫在 2013 年所创立。

格拉西莫夫理论的核心是“非线性战争”的概念,其目标是 “利用广泛的非军事方法和手段,实现预期的战略和地缘政治效果:显性和隐性外交、经济压力、赢得当地人民的同情等”。信息战专家 Molly McKew 将其描述为 “现代战争的一种新理论——一种看起来更像是对敌方社会进行黑客攻击而不是正面攻击的理论”。

在某处,Molly McKew 还引用了格拉西莫夫著作原文中的一段话:“真正的‘战争规则’已经发生了改变,”他写道。“实现政治和战略目标的非军事手段的作用越来越大,在许多情况下,它们的效力超过了武器的力量……所有的这一切都需要辅之以隐蔽性质的军事手段。”该学说甚至提出,非军事行动与军事行动的比例应当为 4:1。

然而,观察乌克兰当下之事,人们不禁会问,普京是否真的阅读过格拉西莫夫的著作。无论如何,目前在那里实行的信息战与动能战之间的比例看起来更像是1:20。不过,有一点是明确的,即泽伦斯基和他的同事确实读过格拉西莫夫的著作,并据此进行了准备。因此,他们对入侵前的网络攻击已经做了相对充分的准备。

网络安全专家(其中一些人可能是从友好国家借调来的)在关键的系统中,寻找诸如 WhisperGate 和 HermeticWiper 等恶意软件,并将其删除。目前尚不清楚这些措施的总体效果如何,但一个关键的结果是,控制乌克兰铁路运营的系统被净化,这意味着数百万乌克兰人得以通过火车的继续运行而逃离战火。

近几十年来,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精通电子战的确信已达到了近乎神话般的程度。这种自卑感实际上可能根源于这样一个事实:民主国家(愚蠢地)依赖于私营公司认真关注网络安全的能力。用行话来说,在一个严肃的黑客看来,一个发达的西方经济体呈现出的是一个基本上毫无防御能力的巨大的“攻击面”。

然而,从另外一方面看,俄军入侵的一个有益的副产品可能是打破了俄罗斯不可战胜的神话。因为,很早以前就很清楚,在这次入侵行动中,俄军的指挥和控制系统实际上并没有起作用。正如一个专家网站所说:“战争开始仅仅三周后,互联网上就充斥着俄罗斯军方被迫使用的廉价的中国民用对讲机而不是专业装备的图片,充斥着俄罗斯军官使用普通电话通话时被截获的语音片段以及战犯的证词。这些战犯们说,由于与外界缺乏沟通,他们无法请求增援或找到正确的道路。”

由于缺乏可操作的、安全的军队通信,许多俄罗斯军人会忍不住使用普通手机。他们只需取出乌克兰的 SIM 卡,然后打给俄罗斯,这样,乌克兰军方就不仅可以轻易地截获通话内容,还可以定位通话者。3 月 16 日,据美国军方消息称,许多俄罗斯将军使用非加密电话和对讲机交谈,至少有一次,乌克兰人对一个电话进行了定位,并向通话人所在的地点实施了攻击,最终杀死了这位通话者。讽刺的是,死者是维塔利·格拉西莫夫少将(Vitaly Gerasimov 是俄罗斯中央军区第 41联合武装集团军的参谋长和第一副司令)。我们不知道他的死,是否与被他的总统似乎忽视的格拉西莫夫的军事理论相关。

来源:THE GUARDIAN / John Naughton;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