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7月4日 03:03

在俄乌冲突中,强奸已经成为另一种武器

5月 1, 2022

最近几周,从乌克兰传出的所谓性暴力的描述,非常残酷。一名女子在其丈夫于基辅郊外被杀后,被一名俄罗斯士兵反复强奸;一位四个孩子的母亲在 Kherson 被俄罗斯士兵轮奸;在一名乌克兰女子一丝不挂的尸体上,发现了被烙的纳粹十字标记;在俄军坦克进入 Kalyta 村的当天,一名女子被俄罗斯指挥官强奸。

自 2 月下旬战争开始以来出现的报道数量表明,俄罗斯士兵在乌克兰犯下的强奸行为可能很普遍。本月早些时候,俄罗斯从乌克兰首都基辅郊区布查(Bucha)撤军后,这种担忧在进一步具体化。乌克兰人权监察员 Lyudmyla Denisova 说,在布查,大约有 24 名女子被俄军 “有系统地强奸”。

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此前也表示:“我们在布查看到的不是一支流氓部队的任意行为。”“这是一场蓄意的杀戮、折磨、强奸和暴行。这些报告非常可信。证据就在那里,全世界都能看得到。”

历史已经表明,战争时期的强奸经常会被用来制造恐怖的效果。这些罪行可以用来羞辱、恐吓和惩罚。尽管男人和男孩也可能遭受性暴力,但受害者通常是妇女和女孩。强奸已经被用作种族灭绝的一种策略——通过强迫怀孕来塑造一个国家的未来。轮奸甚至成了不同部队建立联系的一种怪诞方式。战争地区的强奸可能是机会性的,也可能是系统性的,而且几乎总是不会受到惩罚。

乌克兰发生了什么

战争已经进行了两个多月,关于性侵在乌克兰的普遍程度,还有很多事情有待调查和证实。负责记录乌克兰可能存在的侵犯人权行为的联合国小组的负责人 Matilda Bogner 在接受采访时说,她收到了 “几十项” 指控。

联合国、人权观察和乌克兰拉斯特拉达(La Strada Ukraine)等组织以及乌克兰当局也已经开始记录发生在乌克兰的性暴力。

人权观察欧洲和中亚部主任 Hugh Williamson 在本月早些时候的一份报告中说:“我们记录的案件,显示出针对乌克兰平民的难以言表的、蓄意的残忍和暴力,”“强奸、谋杀和其他针对被俄罗斯军队关押的人的暴力行为应作为战争罪进行调查。”

俄罗斯否认其士兵在乌克兰犯下强奸和其他暴行的指控。克里姆林宫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i Peskov)在回应一名乌克兰妇女关于俄罗斯士兵枪杀其丈夫然后多次强奸她的指控时说:“这是一个谎言。”

但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公共政策教授、《内战期间的强奸》(Rape in Civil War)一书的作者 Dara Kay Cohen 表示,她对乌克兰正在发生的事情感到 “非常不安、担忧和恐惧 ”。从公开报道的描述中,她注意到了一些令人不安的趋势。

她告诉 NPR:“其中的一个趋势是轮奸的报道,这实际上在战争时期很常见。”“事实上,轮奸是冲突期间报道最多的强奸形式。这与和平时期形成了鲜明对比,在和平时期,即使是在我们已知的强奸很常见的地区,轮奸也相对罕见。”

她注意到的另一个令人不安的趋势是,没有任何试图掩盖此类罪行的努力。她说,在一些冲突中,肇事者常常会试图通过杀害受害者或目击者来掩盖证据。她表示,虽然信息仍然有限,但俄罗斯士兵的厚颜无耻,表明指挥官至少 “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指出的一个暴力事件的例子发生在布查。乌克兰人权监察员 Denisova 向 BBC 描述了当时的情况:“大约 25 名 14 到 24 岁的女性受害人在布查一所房子的地下室里被有系统地强奸。其中 9 人怀孕。俄罗斯士兵告诉她们,他们要把她们强奸到不再想与任何男人发生性接触的程度,不再生育乌克兰子女。”

Cohen 说,这个故事让她想起了上世纪 90 年代巴尔干战争期间波斯尼亚发生的一些恐怖事件,当时不少妇女被强奸并怀孕。

俄罗斯军队把强奸作为一种战争武器

在乌克兰,专家们说,有迹象表明,俄罗斯士兵正在以多种方式——作为一种惩罚,以及可能有系统的种族灭绝目的——实施强奸。

Cohen 表示,虽然其确切的动机仍不清楚,但来自乌克兰的报告表明,这不是一种机会性的暴力。

Cohen 说:“这些都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暴力强奸:有照片显示女性的身体被打上烙印,有的女性被多次强奸,有的被拘禁为性奴,还有的妇女被强奸到怀孕。”“所有这些都说明,这已经不再是机会性暴力,而是在把强奸用作某种武器。”

英国驻乌克兰大使 Melinda Simmons 本月早些时候也表达了相同的见解。

Melinda Simmons 说:“强奸是一种战争武器。”“尽管我们还不知道它在乌克兰使用的全部程度,但已经很清楚它是俄罗斯武器库的一部分。妇女在其子女面前被强奸,女孩在其家人面前被强奸,这是一种蓄意的征服行为。”

正义伸张之路漫长而艰难

随着战斗的继续,对乌克兰可能存在的战争罪行的调查已经开始,其中包括强奸。

据《基辅独立报》报道,在 4 月的前两周,乌克兰人权监察员收到了 400 份俄罗斯士兵强奸的报告。一个联合国的使团也收到了 75 项针对乌克兰人的强奸指控。

国际刑事法院最高检察官表示,他将加快对乌克兰战争罪行的调查。

不过,乌克兰外交部长表示,他对国际刑事法院这样的组织起诉强奸等罪行并没有信心。他上个月在一个论坛上说:“当俄罗斯士兵正在乌克兰城市强奸妇女时——当然,很难谈论国际法的效率。”

Cohen 说,将战时的强奸绳之于法是罕见的。在最高层,通常很难证明强奸是由某个指挥官下令的。

“很少有确凿的证据表明强奸是自上而下的命令而实施的,”她说。

而对于那些被指控犯下此类暴行的普通士兵来说,起诉也可能极其困难。

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本月早些时候接受《大西洋月刊》采访时说,只有当肇事者被审判、被定罪和被判刑时,真正的胜利才会到来。但他承认,正义可能不会很快就能到来。

他说:“我们还要等多久?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历经)这些法院、特设法庭、国际法院。”

来源:NPR NEW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