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7月4日 03:01

瘟疫危机下瑞典边防面临的新的难题

10月 19, 2021

在疫情最严重的高峰时期,当通往瑞典的道路基本上都被封锁时,海关和海岸警卫队的巡逻队将注意力转向了海上。然而,他们的发现令其感到震惊。

据报道,在丹麦与瑞典之间的海域,经常穿行着熄灯夜驶,运送毒品和其他非法货物的小船。

与此同时,经过瑞典的大型货船上的船员据信也会将包裹抛到海里,供附近等候的小船捞取。

位于瑞典南部港口城市Malmö的海岸警卫队警长Patrick Linden 最近与海关机构发起了一项旨在追踪海上走私者、名为“海豚行动”的联合行动。今年夏天,他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他担心海岸警卫队只是看到了“冰山一角”。

警方的评估显示,瑞典每年进口100至150吨非法毒品,其中约52%为大麻,22%为大麻,12%为可卡因,11%为安非他命,3%为其他毒品。当局称,该行业每年产生10亿至15亿欧元的收入。

进入瑞典的毒品中,最大的一部分是通过公路穿过Öresund大桥由丹麦抵达,但也有很大一部分是通过空运和海运入境。

疫情爆发后,丹麦关闭了Öresund大桥,并暂停了大部分航班。但是,海上航线仍然开放。

在执法中,先后有两次查获价值数百万欧元的可卡因——一次是在在Uddevalla西部港口的一艘货船上,一次是在Malmö北部Nyhamnsläge的偏远海滩上——这两次被查获的毒品案值引起了人们对联合执法行动规模的关注。

瑞典海关数据显示,2020年发现的毒品数量激增,缉获的可卡因数量从前一年的43公斤上升到216公斤。其中,Uddevalla和Nyhamnsläge的赃物数量就占了这个总数的一半以上。

专家表示,他们认为利用船只运送毒品的情况几年来一直在上升,但在大流行期间可能会再次上升。当然,空中和道路交通的减少也释放了执法资源,从而使其能够专注于打击海上走私,帮助他们更好地了解此类活动。

然而尽管如此,海上走私的确切数字仍然难以获得,在瑞典附近海域能够成功的突袭更是罕见,因为,一艘小船在丹麦和瑞典之间的旅程可能只有10分钟,而且这段水域还经常行驶着正常交通的船只。

瑞典当局表示,进入该国的非法毒品来源多种多样,大麻主要来自摩洛哥,可卡因主要来自南美。后者通常需要通过首先驶往荷兰的大型货船进入欧洲。

在鹿特丹这样的港口,可卡因可被转移到更小的货船上,驶向更遥远的市场,比如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然后,可在目的地港口比如哥德堡或Uddevalla卸下来,或者在途中被扔到海里,再由等候的船只从水里捞出来。

在通过荷兰或西班牙港口等欧洲关键的入境点后,非法毒品还可通过陆路,穿越欧洲大陆,然后再回到小船上,穿过最后一段水路到达瑞典海岸。

去年9月,瑞典一名男子在Nyhamnsläge海滩上遛狗时,发现了几个用胶带包着的垃圾袋。他怀疑里面像砖头一样的东西是毒品,于是就报了警。警察赶到后,先是躲在沙丘后面观察,看是否有人来取这些袋子。

与此同时,警方从海岸警卫队那里得到的消息称,他们前一天晚上在Nyhamnsläge海面上救起了两名男子,他们乘坐的船只螺旋桨已经完全损坏,这两名来自斯德哥尔摩的男子说自己是去钓鱼的,但遭遇了暴风雨,海岸警卫队报告说这一事件很可疑。

第二天,警方窃听了“渔民”的电话,听到其中一人抱怨称,没能找回那价值1000万欧元的可卡因。根据警方截获的信息,这名嫌疑人说:“把它扔出去的那个白痴船长,用一根该死的霓虹灯线把它绑起来,像血淋淋的礼物一样绕了一圈,所以它最终从浮标上掉了下来。”

最近,瑞典南部沿海城市赫尔辛堡的一家法院主要基于有罪的电话证据,对这两名男子作出了严厉的判决。据信负责回收毒品行动的男子被判处10年徒刑,他的同伙则被判处6年徒刑。

然而,无论是抛出毒品的船,还是这一更广泛的网络,都还没有被确认。

海岸警卫队的Linden说,他们需要加强在海上的情报收集工作,而他们在海关部门的合作伙伴将会继续关注往来瑞典沿海无数小港口的船只。

他承认,当局不能每次都依靠偶然的运气来打击走私者。

他说:“到目前为止,我们所发现的情况在某种程度上都是罪犯的某些错误造成的。”“我们需要更好地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

来源:POLITICO;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