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8月9日 00:13

“我们在与愚昧做斗争”:乌克兰的反疫苗情绪加剧了新冠感染危机

11月 22, 2021

随着新冠状病毒感染席卷乌克兰,Oleksandr Molchanov医生的单班工作时间被延长到了42小时——其中的24小时需要呆在Kakhovka的医院,接下来的18小时,还要探访为120名COVID-19患者设立的帐篷。

虽然东欧的疫苗接种率普遍落后,但乌克兰却是该地区最低的国家之一。而且,由于其资金不足和挣扎的卫生保健系统,在病毒席卷欧洲近两年后,情况变得更加糟糕起来。

乌克兰几乎每天都在刷新感染和死亡的记录,最近的一次838人死亡的记录发生在上周二。

“我们正在努力,再次扑灭这场大火。我们就像在前线一样工作,但我们的力量和能力是有限的。”在乌克兰南部第聂伯河沿岸城市的一家医院工作的Molchanov说。“我们正在以极限状态工作。”

“情况只会越来越糟,”Molchanov说。“医院床位已经用完,重症病人越来越多,医生和医护人员严重短缺。”

Oleksandr Molchanov医生说:“我们不仅厌倦了与疾病作斗争,也厌倦了与愚蠢作斗争。”

Kakhovka医院旁边的帐篷有120张床位,其中87张床位已被占用,每天都会有更多的病人到来。但 Molchanov是仅有的可以提供医疗照护的三位医生之一。

总统泽伦斯基的政府接手的医疗体系因其前任发起的关闭小城镇医院的改革而遭到破坏。

在被关闭医院的社区,患者不得不去大城市寻求治疗。如果病情严重到需要救护车,等待时间可能长达8个小时。

在帐篷医院工作的Anatoliy Galachenko 医生说,“他们带来的是状况极其困难、病情被严重拖延的患者”。“主要原因是居住偏远,在疾病的初级阶段无法提供帮助。”

前总理、反对党Batkivshchyna党领袖Yulia Tymoshenko表示,她走访了乌克兰的许多医院,发现医疗资源短缺极其普遍。

她在议会中说:“乌克兰目前记录的COVID – 19死亡不仅是死亡病案,这个政府也在杀人,没有氧气,没有抗病毒药物,没有床位,也没有通常拿薪水的医务人员。”

在乌克兰,四种新冠状病毒疫苗被获准使用:辉瑞、Moderna、阿斯利康和中国科兴——但该国4100万人中只有21%完成了完整接种。而卫生部报告称,96%的重症COVID-19患者没有接种过疫苗。

泽伦斯基曾承诺奖励每一个完全接种疫苗的乌克兰人1000格里夫纳(38美元),大约是平均月薪的5%,但犹豫不决仍然普遍存在。

医生说,这种疫苗在预防死亡和住院方面非常有效,而且当接种疫苗的人确实发生感染时,症状通常是轻微的。

拒绝接种疫苗的Oleksandr Kymanov最终被感染,被从大约20公里外的罗兹多内镇送到Kakhovka的帐篷医院。

正在接受补氧辅助呼吸的他列举了各种关于疫苗的谎言,说它是“无用的”,“人们仍然会被感染并生病”。

医生们抱怨说,疫苗中含有微芯片或者它们会导致不孕症和疾病的错误说法,推动了COVID-19的激增。

Molchanov 说:“民众相信芯片、不孕症和疫苗危险的最荒谬的谣言,来自风险群体的老年人大规模拒绝接种疫苗,这是非常有害的,并增加了医生的负担。”“比起医生,人们更愿意信任邻居。”

政府已要求教师、医生、政府雇员和其他工作人员在12月1日之前全面接种疫苗。它还开始要求乘坐飞机、火车和长途汽车旅行的人提供疫苗接种或COVID-19检测阴性的证明。

这些规定催生了一个伪造疫苗接种文件的黑市,其售价相当于100-300美元。据说,一款用于智能手机的仿冒的政府数字应用程序已经可用,并安装了虚假证书。

“虚假证书骗不了新冠病毒,但是,许多乌克兰人只有进入重症监护室才会明白这一点,”Molchanov说。

乌克兰内政部表示,已派遣1200个小组到乌克兰各地核实医疗文件的真实性。警方已经确认了几家制造假证书的秘密印刷点。

医生说虚假证书让他们的工作更加困难。

Molchanov说:“我们已经在以极限的状态工作,但我们十分厌倦不仅与疾病斗争,还要与愚蠢斗争。”

来源:EURONEW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