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7月4日 04:44

一些前美军军官敦促特朗普实行戒严重新选举

1995年,美国空军飞行员Scott O’grady的战机 在波斯尼亚被击落,他被困在森林中6天后幸存了下来。作为特朗普的支持者,Scott O’grady 最近被任命担任五角大楼的一个高级职位。他一直在支持和推动毫无根据的有关阴谋论。

1995年,美国空军飞行员Scott O’grady 在波斯尼亚执行任务时飞机被击落,这是他第一次在公众中引起轰动。在获救前,他被困在森林里靠吃树叶、草和虫子来维持生命。获救后,他以英雄的身份回到美国,受到克林顿总统的接见,并登上了《时代》杂志封面。

这一次,Scott O’grady又上了新闻头条,但原因不同。白宫11月30日提名他为五角大楼负责国际安全事务的助理国防部长。

然而,CNN在对他的公开评论进行翻检时发现:在一次电台采访中,他曾称前总统奥巴马和一些将军为“经过宣誓的社会主义者”;他在推特上对一条称前国防部长James Mattis 为“叛徒”的推文点赞认同;他还支持多种阴谋论,转发毫无根据的指控,认为希拉里和索罗斯在以某种方式帮助外国势力干预美国上个月的大选。

Scott O’grady 的提名仍需得到参议院的确认。但即使他扫清了这些障碍,也几乎肯定会在下个月候任总统拜登成为三军统帅后被取代。

Scott O’grady 在竞选期间领导了亲特朗普的退伍军人组织,他只是几位著名的退休军官之一,这些前军官乐于宣扬一些最古怪的选举阴谋论,在某些情况下,还表示赞成戒严令。

在很多情况下,特朗普会对他们的忠诚予以回报。

其中,最有名的是退役陆军中将、特朗普的首任国家安全顾问Michael Flynn。Flynn 担任这一职务不到一个月,因向联邦调查局撒谎而被定罪,但特朗普在今年11月25日赦免了他。

之后不到一个星期,即12月1日,Flynn 就在推特上对右翼团体“We The People”表示支持,呼吁特朗普“立即宣布有限形式的戒严,暂时中止宪法和文职控制的联邦选举,(这一举措的)唯一目的是让军队监督,重新选举。”

该组织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眼下,我们只能相信我们的军队可以这样做,因为我们腐败的政治阶层和法院已经被证明无法公平合法地行事。”

但是,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陆军上将Mark Milley 坚称,美国军队不会参与政治。

今年10月,Mark Milley 对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也说:“我们的军队有240年的悠久传统,那就是非政治性,不参与国内政治。”他说:“我们希望确保军方始终由文职人员领导,由文职人员控制军队,我们将服从文职人员控制军队的合法命令。”

在美国,退役军人可以自由表达他们的意见,而且近年来,他们的表达方式更加公开。仅今年,就有数百名前军官和其他国家安全的官员签署公开信,以支持拜登或者特朗普。

最近一些前官员的表态实际上已经远远超出了党派的立场。在一些情况下,他们甚至对政治对手进行叛国罪的毫无根据的指控,并呼吁中止他们曾经宣誓捍卫的宪法。

退役空军中将 Thomas McInerney 最近谎称,几位美国特种作战队队员在德国试图接管中央情报局(CIA) 位于那里的电脑设备时被打死。他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声称,中央情报局隐瞒了选票由特朗普计给拜登的选举舞弊信息。

但这个说法很快就被揭穿了,尽管如此,Thomas McInerney 依然继续坚称是真的。

McInerney 曾在越南执行过400多次战斗任务,并在1990年代担任五角大楼空军助理参谋长。退休后,他成为福克斯新闻的军事分析员,一贯主张鹰派立场。当他2018年评论说亚利桑那州已故参议员麦凯恩(John McCain)在北越被囚禁五年多的时间里酷刑“起了作用”(意指“变节”,译者注)时,被福克斯新闻打入冷宫不再启用。

McInerney 最近在给《军事时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特朗普赢得了压倒性的胜利,而民主党留下了很多蛛丝马迹,必须制止这种叛国行为!!!”他补充说:“ 这将是我们举行的最后一次自由选举,我在11月2日班农(特朗普前顾问,译者注)的节目上就预言了这一选举!”

今年8月,特朗普任命退役陆军准将 Anthony Tata 为负责政策事务的代理国防部副部长。因为是代理职务而不需要参议院的批准。Tata 在他短暂的任职期间没有卷入争议,但这一任命却因他之前的言论而备受抨击。

他在2018年的推特上称奥巴马是有“伊斯兰根源”的“恐怖主义领导人”。他推测奥巴马可能与伊朗谈判核协议,因为这将有助于伊朗 “粉碎以色列”。虽然他后来删除了这些推文,但CNN用截图把它们保存了下来。

NPR NEWS “PolarZone”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