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7月5日 10:09

特朗普和拜登都在为打得火热的“法律战”向支持者要钱,但二人的花法截然不同

虽然拜登在周六(2020年11月7日)被预测为当选总统,但其竞选团队仍在努力筹款,他们向支持者发出了请求,呼吁他们捐款,以加强对众多法律挑战的支持。但是特朗普的募捐请求中的一些细节则描绘了一幅截然不同的画面。

在大选后尚未认输的特朗普,当他在关键的摇摆州开始落后时,他的竞选团队就提出了各种诉讼,指控选举舞弊,由此迅速拉响了法律警报。

他试图对选举提起诉讼的选择,导致竞选活动增加了额外的筹款努力。

“我们不能仅仅因为不能承担反击的成本,就允许他赢得任何这些诉讼,”最近一封致拜登支持者的电子邮件这样写道,“我们需要出庭来为Joe & Kamala的胜利辩护……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现在依赖各位大幅增加对Biden Fight Fund 的捐款。”

作为回应,特朗普团队也发出了自己的电子邮件,恳求支持者们多给一点点。

“特朗普总统已经启动了正式的选举保护基金,我们需要你站出来,确保我们有资源来打击潜在的选民欺诈行为,”最近的一封群发邮件这样写道。

选举后的筹款正常吗?

考虑到特朗普总统在整个竞选期间的言辞,当他一再质疑美国选举制度的完整性时,选举后为可能的法律行动进行筹款就成为可能。

“特朗普总统和当选总统拜登都有非常热心的捐款人基础,这些人一而再再而三地进行捐款,”两党政治改革组织Issue One的研究主管迈克尔·贝克尔说。鉴于特朗普和拜登都预计会有额外的开支,所以他们试图让他们的忠实支持者再一次打开钱包,在这一关键时刻伸出援手以支付法律费用。

但贝克尔表示,捐赠者最好仔细阅读一下募捐请求的底部,看看他们的钱究竟要花在何处。

他说:“在募捐请求中,唯一真正重要的文本是最后说明资金将如何使用的附属细则。”

“归根到底,政治家和政治团体作为联合筹款委员会的一部分通常会使用大量复杂的算法和公式来决定收到的资金如何分配,所以在这类最后时刻的竞选捐款中,可能会被用于支付很多不同的事情。”

在拜登的募捐邮件底部,潜在捐赠者将会发现一条用斜体字标出的免责声明,该声明宣称收到的捐款将主要进入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账户,其次是Biden Fight Fund。

“拜登的筹款请求显然没有任何误导,因为……所有这些钱都可以而且大概都要用于选举后的法律战,”竞选法律中心联邦改革项目主任布伦丹·费舍尔说。

但他说,对于特朗普总统来说情况并非如此。

“有所不同的是,尽管特朗普竞选活动设立了一个单独的重新清点选票的账户,并在筹款请求中提到了选举后诉讼的成本,因此,这些钱实际上大部分要偿还竞选的未偿债务以及进入总统新设立的PAC领袖账户,”费舍尔说。

支持特朗普的新政治行动委员会

特朗普新成立的政治行动委员会被称为“拯救美国”(Save America),它将从特朗普官方选举保护基金中获得60%的捐款。其余40%的捐款将交给共和党全国委员会。

费舍尔说:“只有当捐赠款项达到’拯救美国’的法律规定的5000美元上限时,他们才会将该捐款的任一部分分配给特朗普的重新清点选票基金。”

他说,这意味着为响应特朗普呼吁法律挑战的普通的小额捐赠,实际上并没有帮助抵消重新计票的成本或其他法律费用。

与官方竞选委员会不同的是,领袖政治行动委员会(leadership PAC)在如何使用资金方面有更多的回旋余地。

“这有助于推进他的政治议程,”贝克尔说,“他可以用这种方式向志同道合的候选人发放资金,还可以把钱花在如果属于竞选的资金就会被禁止的支出上,因为竞选资金不能用于个人用途。”

费舍尔说,特朗普竞选团队的筹款邮件中的措辞可能会严重地误导他的支持者。

“领袖政治行动委员会 (PAC)就比较接近一种骗局了。通常情况下,你会从那些阴暗的政治玩家操纵的非候选人政治行动委员会发出的筹款请求中看到这类误导。”

“通常而言候选人觉得他们必须与其支持者和捐赠者保持某种程度的信任,因为他们依赖粉丝们的支持。严重误导支持者通常并不符合候选人的利益,但这似乎就是特朗普总统目前正在发生的情况。”

原文载于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 NEWS)网站,“POLARZONE”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