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7月5日 11:28

特朗普总统及其支持者是如何通过网络媒体推进其议程的

一名女子坐在停着的汽车里,在黑暗中用手机拍摄的视频似乎显示了一些不祥的迹象:一名男子关上了一辆白色面包车的门,然后把这辆载着一只大箱子的小货车开进了底特律的一个选举中心。

几个小时内,这段90秒的视频就被分享到了新闻网站和所谓保守派人物的YouTube账户上,这是在投票结束后非法选票被偷运进选举中心的明显证据。一些知名共和党人,包括总统的儿子Eric Donald,在社交媒体上放大了这些谎言。一天之内,该视频的浏览量就超过了100万。

这段单一的视频作为虚假信息传播的有力标志,一直在困扰着拜登获胜的总统选举。在其他视频、照片和社交媒体帖子中,特朗普总统的支持者,尤其是现任总统本人,一直在对根本就没有发生的问题提出质疑。

尽管这段视频很快就受到了新闻机构和政府官员的质疑——视频中的男子是摄影记者,拖拉的是摄影器材而不是非法选票,但对许多视频观看者来说,它产生了预期的效果。

Eric Hainline是来自俄亥俄州Dayton的UPS快递司机,他看过这段被许多人点赞的视频。他说,这段视频强化了他的怀疑,即选举是从特朗普那里窃取的。44岁的Eric Hainline说:“你不知道该相信谁了,我认为人们应有的信任受到了破坏。”

特朗普及其盟友数月来一直在煽动“操纵选举”的论调(foment the idea),通过各种媒体甚至是关于欺诈性选票以及在全国范围内死者投票的诉讼来助长谎言。

尽管这些虚假指控细节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但它们给美国民主制度留下的伤痕可能需要数年的疗伤愈合。

Texas A&M University 政治修辞史学家Jennifer Mercieca表示:“总会有人相信民主党窃取了2020年大选,这一点不会改变。”

事实上,并没有证据表明2020年大选中存在普遍的舞弊行为。选举事务高官证实在选举中没有出现严重的不轨,选举进行得很顺利。美国司法部长巴尔星期二也表示,司法部没有发现需要改变总统选举结果的选举舞弊证据。

但在白宫椭圆形的办公室,特朗普一直试图在选举结果上误导这个国家。因此,在媒体在线生态系统中,选举欺诈的呼声一直持续高涨,亲特朗普的Facebook页面、Twitter帐户和边缘站点(fringe websites)散布有关投票过程的未经查实或具有误导性的主张,乐此不疲。

其中的一个谎言源自得克萨斯州共和党人Kelly SoRelle的手机拍摄的视频。在底特律拍了驾驶货车的男子这段视频后,Kelly SoRelle将它传给一位所谓保守派的YouTube播主。在大选后的第二天,这位博主就在其有500万订阅者的节目中播放了这段视频。她还把它传给了Texas Scorecard,这是一个由游说团体Empower Texans创办的网站,该游说团体以一种保守的计分卡对政客进行排名,并由西德克萨斯州商人Tim Dunn所资助。

Empower Texans的“政治行动委员会”(PAC)曾向极端保守派候选人的竞选活动投入数百万美元。Texas Scorecard将视频上传其网站和YouTube页面上,这段视频在Facebook上总共累计分享50,000次。SoRelle尚未回复置评请求。 

很快许多人开始关注这个故事,四个小时后,EricDonald把这个故事分享给了他的400万粉丝。他在推特上写道:“注意:凌晨4点,手提箱和冷藏箱驶入底特律投票中心,进入安全点票区。”

根据媒体情报公司ZignalLabs为美联社进行的一项分析,在接下来的一周,在广播稿(broadcastscripts)、博客以及Facebook、Twitter或Instagram的公开账户上,有近15万次提到“选票的货车、行李箱或冷藏箱”。

地方电视台WXYZ-TV的一名调查记者在Twitter上澄清,该视频首次发布的那天晚上,这位神秘男子是他的一个摄影师。他正在驾驶装载装备的货车,以减轻投票中心内正在工作的同事的负担。Zignal Labs的报告发现,在新闻机构核查了这些说法之后,有关该故事的传播于11月5日开始消失。

然而,那时,许多边缘站点以及特朗普的阵营依然忙着在网上兜售各种选举欺诈的新说法。

一些人声称,凌晨3点密尔沃基“神奇地发现了”10万张选票,而实际情况是:该市的选举主管在警察的护送下,刚刚将包含约16.9万张缺席选票的数据u盘送到县法院,以便上传投票结果至网上。还有人认为,作为美国使用最广泛的投票技术公司之一,Dominion Voting Systems 删除或调换了选票,但这是一项从未发生过的不可能的壮举,该公司表示,这一结论已得到负责选举安全的联邦机构的确认。

与此同时,在诉讼、推特和Facebook帖子中,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开始列举他们认为已经死亡的佐治亚州、内华达州和密歇根州选民的名字(指控死者投票)。其中包括Mrs.James E. Blalock,她是佐治亚州的一位寡妇,用的是已婚姓氏登记投票,现在仍健在。

在拜登成为1992年以来首位获胜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佐治亚州,其他有关投票机删除特朗普的选票或选票被扔进垃圾堆的虚假言论也开始在社交媒体上传播开来。以这些虚假的说法为证据,包括总统在内的一些共和党人指责佐治亚州共和党籍州务卿Brad Raffensperger是个“骗子”,认为他没能根除该州的“非法”选票。

Brad Raffensperger在周一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有些人在利用特朗普许多支持者的情绪,发表荒诞的言论、半真半假的言论以及荒谬的信息。坦率地说,他们显然也是在误导总统。”

尽管美国许多州都已认证选举结果,显示拜登赢得选举,但特朗普和他最亲密的盟友仍在继续他们反对这次选举的活动,在电视镜头前和夜半推特上重现那些多次被揭穿的谎言。

来自圣地亚哥的拜登的一个支持者Rosa Lea Schiavone说,当特朗普煽动关于大选结果的各种阴谋论时,她一直在惊恐地看着,但并没有感到奇怪。她担心,这种损害的持续时间将远远超过一次竞选、一届或两届总统任期。

“他所做的与人们的恐惧(感)有关,他利用了人们的恐惧和不信任。这可能会伤害到我们所有人。”一位71岁的老人说。

社交媒体平台也在试图通过推特和Facebook事实核查网上的虚假主张,来减缓某些关于美国大选的各种谎言的影响。自选举日以来,Twitter已经在特朗普总统的推文中标记了100多个有关选举的推文,其中一些禁止用户共享、评论或点赞。Facebook会将总统的误导性帖子贴上标签,但不限制用户在其平台上散布谎言的能力。周三,特朗普利用Twitter和Facebook这两个拥有1亿用户的平台上,散布了长达46分钟的有关选举的虚假主张视频。

当特朗普总统声称他在这次选举中因舞弊而受害时,77岁的Myra C. Ruiz相信了他。对这一虚假陈述进行的任何事实核查都无法让她信服。

“两天前我听到特朗普说他没有输掉这次选举,只是被夺走了。”住在新奥尔良的特朗普的一个支持者Ruiz说。

Ruiz是特朗普众多支持者中的一位,他们中绝大多数人都认为选举被窃取了。蒙茅斯大学上个月的一项调查发现,近三分之一的美国人和超过75%的川普支持者认为拜登的获胜只是因为欺诈。

根据Zignal Labs的分析,围绕选举的谎言继续受到大量关注,仅在上周,就有近250万人提到了选民欺诈。Vanderbilt University 研究虚假信息影响的心理学教授Lisa Fazio说,美国人被总统、媒体报道和社交媒体帖子关于选举问题的指责所淹没,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怀疑选举是否值得信任。

Lisa Fazio说:“这种说法重复出现了很多次,重复有两个好处,我们知道人们更容易记住一些东西,重复也会增加对主张的信任。”

但是把票投给特朗普的61岁的Michael Hobson 对总统对选举的抱怨,以及他在保守派电视台“美国第一新闻网”(One America News Network)上看到的有关选民欺诈的报道,基本上不屑一顾。

“我认为他错了”,Hobson说,“他所说的(选举欺诈的)数量无论如何都不会对选举结果有什么影响。”

美联社/AMANDA SEITZ & DAVID KLEPPER     “PolarZone”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