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7月6日 17:34

美中情局派出了一个针对中国的4人间谍小组,最终都未能再回去

当热带风暴 Higos 从太平洋方向逼近时,CIA 秘密特工Stephen Stanek 面临着一个艰难的决定:是取消行动还是继续进行下去。是时风暴席卷过菲律宾全境,但随后气象专家预计热带风暴将向北移,并会错过他们行动的区域。

Stephen Stanek 的合作伙伴是一个名叫Michael Perich 的年轻人,刚从商船学院毕业,他曾经是该学院的一名足球运动员,现在正处于准军事行动生涯的初期,而且最近刚刚接受过潜水培训。

这艘40英尺长的船上还有另外两名男子,Jamie McCormick和Daniel Meeks,两人都是支持性质的配角。据熟知 Stephen Stanek 的人说,他是一名退役的海军军械处理潜水员,经验丰富,而且在行动前还取得了船长执照。

美国中情局海事部门是这艘船的秘密主人,船只离开马来西亚后,数日来一直在沿着菲律宾海岸航行。这是它的处女航。

他们为 2008 年的那次行动事先编好了故事:日本客户购买了这艘船,并雇佣船员将其从马来西亚运到那里。如果有疑问,他们会提供事先准备好的书面文件和证明来支持这一说法。

但是他们的实际目标却是菲律宾最大的岛屿—–吕宋岛以北的那一小块土地。中情局认为,中国军方占领了这个小岛上一个备受争议的地区。近年来,美国在密切关注南中国海的中国军事行动,特别是北京在礁石和环礁上建造了人工岛以扩大其领土主权,而这些岛在涨潮时几乎不可见。

Stephen Stanek 和Michael Perich 计划使用商用潜水器潜入该岛,一旦他们被中国人或其他任何人抓住,这些潜水器的商用性质无可否认,这样一来他们的任何活动都不会有美国政府的痕迹。两名潜水员将从小船上部署一个伪装成岩石的潜水舱,这个装满机密技术的潜水舱被放置在海水表面下面。然后它就可以被动地监控中国海军舰艇的电子信号。

他们一回到船上,船员们就会前往日本,在那里他们会静待几周,然后再回来取回设备。

在做出决定前的最后时刻,Stephen Stanek 会仔细检查船上的天气雷达系统。按照他在海军服役的记录以及他队友的说法,Stephen Stanek 是一位爱国者和良师益友,是一位因努力工作和积极进取而备受同行钦佩的水手。

但他也承受着成功完成这次任务的不断压力。这次任务不仅仅是把一个装置放在这个岛上,它还是一个概念的证明,将证明中情局海事部门的持续重要性。

这一任务安排之际,也是在中情局海事部门努力证明其存在的理由之时。美国海军的一些计划也利用了“隐匿”的海上资产,这意味着这些船只披着商业的掩护。中情局的海事部门本质上也是在与美国海军竞争,而这次任务将有助于证明它的价值。

这一背景的存在对 Stephen Stanek 的决定有多大影响我们不得而知,但他认为,风暴会像气象学家预测的那样改变路线,于是决定赌一把,继续秘密行动。

正式雇佣 Stephen Stanek 和其他船员的海事公司位于佛罗里达州巴拿马城一条僻静的小路的尽头。它被带刺的铁丝网和塑料板条所包围,以防止任何人看到里面。该公司成立于1983 年,纸面上显示业务是买卖船只,但似乎从来没有人在码头看到过任何船只。

当地居民说,他们不知道这家公司在做什么,打该公司办公室的电话也没有回音。

据一名前 CIA 雇员说,它实际上是 CIA 海事部门的一个商业幌子。这位前中央情报局雇员告诉雅虎新闻,“我们从头做起,从无到有地建立起了这些公司。”雅虎新闻没有透露这个公司名字,因为其仍在进行秘密行动中。

海事部门是中央情报局准军事部门之一。在中情局的组织结构中有一个特殊活动分部,今天被称为特殊活动中心,它包括执行准军事行动的特种行动组(SOG)和专事散播虚假信息和宣传行动的秘密影响组(CIG)。

SOG 有三个准军事分支。空军分支秘密地在世界各地维护着直升机舰队和固定翼飞机,包括在2001年入侵阿富汗期间和之后由 CIA 运营的俄制直升机,这些直升机负责后勤供给以及向阿富汗运送部队。地面分支作为 CIA 版本的特种部队,在该机构的秘密行动部门主导下运作;它经常与中情局间谍合作,有时也与美国军方合作。该特种部队曾经主要是由前海军陆战队队员所组成,而今主要是前三角洲部队士兵。

2008年9月28日,Stephen Stanek 要求继续推进这个行动。尽管风暴目前位于他们的活动区域,但预计将急转弯并远离他们。这是一个经过精心计算后的风险。

这艘40英尺长的船在开阔水域中似乎很小,而且当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时,它看起来肯定更小。Higos 风暴并没有改变其发展轨迹,而是冲着他们席卷而来。在当时所处时点上,无论他们试图向哪个方向转弯,都会被热带风暴所包围。

一名前 SAD 成员告诉雅虎新闻,中情局在船只上装有一个信标,可以追踪这艘船,直到进入风暴中心并消失。

该地区的美国军事人员对中情局失败的秘密行动一无所知,也没有参与任何挽救的行动。中央情报局只是与日本自卫队协调,让他们的船只帮助搜寻失踪人员。一名前中情局官员回忆说,“他们什么都没找到,甚至一件漂浮的救生衣都没有。”

在美国,死者的家属甚至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在为中情局工作,但是他们应当被告知究竟发生了什么。在中情局内部,官员们认为,任务的失败和四人的死亡应当归罪于 Bob Kandra,他是当时的SAD 的头儿。

一位前中央情报局官员解释说,“执行行动计划的压力很大。只是他们没必要死。他们执行了一件不必执行的任务,Bob Kandra 是个糟糕的领导者。很多官员都指责他在太平洋上犯下的这个低级错误。”

据某前行动执行官员称,由于Bob Kandra 是特别行动部门的高级情报人员,他的问题和错误得到了掩盖。

Bob Kandra 早在伊拉克的时候,就因领导不力而众所周知,当时他曾穿过一件上书“我被安葬在巴格达”的T恤。据两名前 CIA 雇员说,在他被晋升为 CIA的高级管理人员职位即特别情报服务(SIS)后,管理不力的表现进一步加剧。一位前SAD官员说,“他受到了黑手党般SIS的保护。”

“Bob Kandra 经常会把事情搞砸,但一旦他们吸纳你为SIS,他们就不会把你赶出去了。”这位前中央情报局官员补充说。

Bob Kandra 没有对通过电子邮件和社交媒体向他发送的信息作出回应,雅虎新闻也无法通过他名下的电话号码联系到他。美国中央情报局拒绝就此次任务或对Bob Kandra 表现的指控发表评论。

但是,即使这次灾难性的失败发生之后,他们仍然在掩盖这场秘密任务。中情局悄悄地签发了由其位于巴拿马城的掩护性质的公司所聘请的律师制作的死亡证明。

在他们死后几个月,中情局用飞机把他们的家人接到了华盛顿,并把他们安置在弗吉尼亚州泰森角的一家旅馆里。他们入住后,中情局的工作人员在一间私人房间里会见了他们,在那里第一次被告知,他们的亲人死于中情局的一项秘密任务。

但是,对一些亲属来说,这些解释并不令人满意。

据当时在场的一名CIA官员说,Perich 的祖母一直在哭泣,她很绝望地期待Perich 甚至还活着。这位前中央情报局官员说,他们想知道在风暴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没有人能回答他们的问题。

第二天,他们的家属参观了中央情报局总部,并会见了局长Michael Hayden和海事部门的成员。还在一面雕刻着星星的白色大理石的纪念墙前举行了一场纪念仪式,星星代表自 CIA 成立以来因公殉职的 CIA 官员或专有合同雇员。在墙上的135 颗星星中,一些星星所指代的名字已经被公开,但一些仍然是匿名的,中情局雇员死亡的细节直到今天仍属绝密。

2008年,墙上增加了六位匿名明星。其中四个分别属于Stephen Stanek,Michael Perich,Jamie McCormick 和 Daniel Meeks。

行动十多年后,中情局的许多人依然认为,已退休的 Bob Kandra 从未被追究过四人死亡的责任。最终,他被从SAD 调离,并被派往奥地利维也纳从事一份压力不大的工作。但是,由于一名前 CIA 行动官员所说的混乱不堪的领导风格,他最终也被调离此处。

Yahoo News / Jack Murphy      “PolarZone”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