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10月6日 01:42

专家访谈与分析:新冠病毒大流行将如何结束

11月 3, 2021

据路透社采访的十多位有影响的疾病专家称,随着毁灭性的DELTA变种的传播在世界上许多地区得到缓解,科学家们正在试图理解新冠病毒大流行将在何时何地过渡为地方流行病。

科学家们预计,美国、英国、葡萄牙和印度等将是第一批走出大流行的国家,因为这些国家不仅具有较高的疫苗接种率,也有较高的感染引发的自然免疫力。但他们也警告称,SARS-CoV-2仍然是一种不可预测的病毒,它会随着在未接种疫苗的人群中不断传播而发生变异。

因此,没有人能够完全排除一些人所说的“末日场景”,即病毒变异到足以逃避目前来之不易的免疫保护的程度。然而,科学家们表示越来越有信心,在未来一年内,许多国家将会摆脱疫情最严重的瘟疫的影响。

领导世界卫生组织COVID-19应对的流行病学家Maria Van Kerkhove对记者表示:“我们认为,从现在到2022年底,是我们控制这种病毒的时刻……在此期间,我们可以显著地减少严重疾病和死亡。”

世界卫生组织的这种看法是基于与一些疾病专家的合作,目前他们正在规划未来18个月的时间内大流行可能的发展进程。世卫组织的目标是,到2022年底,让全世界70%的人口完成疫苗接种。

Maria Van Kerkhove说:“如果我们实现了这一目标,基于流行病学的视野,我们将会看到一个非常、非常不同的境况。”

与此同时,她也担心各国过早地取消预防新冠病毒传播的措施。“看到人们走上街头,就好像一切都结束了,我感到十分惊讶。”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10月26日的报告,自8月以来,世界上几乎所有地区的COVID-19感染病例和死亡病例都在下降。

但是,欧洲是一个例外,因为DELTA变种在俄罗斯和罗马尼亚等疫苗接种率较低的国家以及取消了口罩要求的地方造成了新的破坏。该变种还导致新加坡和中国等国家的感染率有所上升,这些国家的疫苗接种率很高,但由于封控措施严格,自然免疫力很低。

哈佛T.H. Chan公共卫生学院的流行病学家Marc Lipsitch说:“每个地方的过渡都会有所不同,因为这种过渡将会受人口中自然感染的免疫水平所驱动,当然,还有疫苗的接种,这些对不同的国家来说…….都是可变的影响因素。”

几位专家表示,他们预计美国的DELTA变种引发的疫情将于本月结束,而这也是新冠肺炎疫情的最后一次大规模激增。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前局长Scott Gottlieb说:“我们正在从病毒的大流行阶段向地方流行病阶段过渡。”

华盛顿大学疾病预测专家Chris Murray 也有相同的看法,他认为,DELTA病毒变种引起的疫情激增将在11月结束。

他说,COVID-19病例“将会进入一个非常温和的冬季增长期”。“如果没有新的主要变种,COVID-19 疫情到明年4月就会开始真正缓解。”

即使像英国那样,一些国家因取消大流行的限制而致感染激增,但疫苗的接种似乎也能够让人们远离医院。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流行病学家Neil Ferguson说,对英国而言,“大流行作为一种紧急情况基本上已经过去。”

然而,预计在未来几年,COVID-19仍将是导致疾病和死亡的一个主要因素,就像疟疾等其他地方流行疾病一样。

Van Kerkhove说:“地方流行病并不意味着是良性的。”

一些专家表示,这种病毒最终会表现得更像麻疹,而麻疹仍然会在疫苗接种覆盖率低的人群中爆发。

也有一些专家认为,COVID-19更会像是一种季节性呼吸道疾病,比如流感。或者这种病毒变得不再具有很高的致命性,而且主要影响儿童,但一些专家表示,这可能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帝国理工学院的Ferguson 预计,在未来两到五年的时间里,英国死于COVID-19呼吸道疾病的人数将会高于平均水平,但他表示,这不太可能使卫生系统崩溃,或者再次要求保持社交距离。

“这将是一个渐进的演变过程,”Ferguson说。“我们将会把它作为一种更持久的病毒来应对。”

Fred Hutchinson 癌症中心的计算病毒学家Trevor Bedford一直在跟踪SARS-CoV-2病毒的进化,他认为,美国将会在2022-2023年出现一波较温和的冬季疫情,随后会转变为地方流行病。他预计美国每年会有5万至10万人死于COVID-19。此外,据估计,每年将有3万人死于流感。

Trevor Bedford说,这种病毒可能会继续变异,每年都需要针对最新流行的毒株进行强化接种。

Gottlieb 和 Murray 都认为,如果出现季节性COVID感染的场景,即病毒与流感同步传播,将会对医疗系统产生重大影响。

流行病应对创新联盟(Coalition for Epidemic Preparedness Innovations)首席执行官Richard Hatchett 表示,鉴于疫苗接种覆盖的不平衡,我们这个世界仍然很脆弱。

Richard Hatchett说:“COVID让我夜不能寐的是,担心它可能会出现能够逃避我们的疫苗和先前感染免疫力的变种。”“这一场景就像在我们仍处在旧疫情中,而一场新的COVID-19大流行已兵临城下。”

来源:REUTER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