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9月26日 20:30

英国欧盟疫苗之争撕开了疫苗民族主义的丑陋面纱

去年9月举行的联合国大会是瘟疫大流行时期的一个关键时间点。当时全球死亡人数已经接近100万,而各国领导人也开始显露出一丝团结意愿。他们说,他们已经从囤积防护设备造成的损害中吸取了教训。他们声称,当一种疫苗被开发出来时,世界上最脆弱的人群将被优先安排。

现在疫苗已经到位,这种团结似乎开始在瓦解。英国和欧盟之间的团结关系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场关于谁更有权获得英国-瑞典制药商阿斯利康(AstraZeneca)生产的数千万剂疫苗的全面纷争。与此同时,地球南半部的许多国家甚至尚未开始使用哪怕是一支疫苗。

世界卫生组织和其他公共卫生推动者担心的丑陋的疫苗民族主义就发生在这场纷争中。

这场争执围绕着欧盟与阿斯利康达成的协议而展开。阿斯利康最近通知欧盟,它将无法在3月底前供应欧盟所希望的疫苗数量。让欧盟领导人感到愤怒的是,该公司似乎是在为英国全力供货而不是为他们。

尽管欧盟的抱怨主要针对阿斯利康,但这场争端已经引发了英吉利海峡两岸的敌意,而双方刚刚结束了长达四年的脱欧协议争吵。

上周五,布鲁塞尔对疫苗出口实施了控制,以登记有多少疫苗离开了欧洲,流向了哪里。欧盟领导人称这是一项透明措施,但看起来更像是一项有针对性的出口禁令。

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Valdis Dombrovskis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这项措施不针对任何特定国家。”与此同时,他还公布了数十个不受出口控制影响的国家名单,其中包括许多低收入国家。不出所料,英国不在其中。

唐宁街10号发言人表示:“英国与疫苗供应商之间签有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它不期望欧盟作为朋友和盟友会做出任何破坏合同履行的事情。”

但欧盟表示,它将援引英国脱欧协议中的一项条款,对北爱尔兰的出口实施控制,以确保疫苗不会通过该地区流入英国其他地区。随后,在英国和爱尔兰领导人要求布鲁塞尔就这一极具争议的举措紧急澄清后,英国在周五深夜放弃了威胁欧盟的做法。

谁应该得到阿斯利康英国工厂生产的疫苗?

欧盟领导人表示,阿斯利康正在对英国优先供货。作为回应,欧盟官员周四对阿斯利康在比利时的一家工厂进行了现场检查,以确保该制药商声称比利时产能不足的情况属实。与此同时,英国一些退欧强硬派对这些举措进行了抨击,称欧盟行动迟缓且无能。

英国保守党议员Peter Bone表示,检查比利时工厂这一动作凸显出欧盟领导人的“恶霸”本色。在上周五接受talkRADIO的采访时,这位议员指责欧盟“试图掩盖自己的失败”,并称布鲁塞尔企图在为本区民众攫取英国制造的疫苗。

但欧盟与阿斯利康的合同(布鲁塞尔方面周五公布了该合同)表明,供给欧盟的疫苗确实可能来自一条包括英国工厂在内的供应链。同样,英国也在接受来自欧洲生产的疫苗——一位知情人士表示,英国仍在接受欧洲工厂生产的少量疫苗,其初始的疫苗供应就来自欧洲。

英国政府在疫苗接种方面遥遥领先于欧盟,但没有公布与该公司的合同,并以“安全原因”为由,多次拒绝向记者透露手中有多少疫苗。

英国商业、能源和工业战略部(BEIS)告诉CNN,该国的“大部分”剂量来自英国国内,但承认有一些来自其他地方。

由于(欧盟公布与阿斯利康的合同时)对合同进行了涂改,因此不可能知道欧盟受到的打击到底有多严重,但阿斯利康公司周五证实,计划在3月底前向欧盟运送至少3100万剂疫苗。路透社早些时候曾报道,该公司已将第一季度的剂量从8000万剂削减至3100万剂。

欧盟想知道的是为什么不能从阿斯利康在英国工厂的生产链获得疫苗。BEIS没有回答CNN关于英国是否在其与阿斯利康的合同中要求优先供应的问题,只是说它已经订购了1亿剂,并约定了交付的时间表。然而,阿斯利康首席执行官Pascal Soriot公开表示,该公司将首先向英国供应。

周三,他对意大利《共和报》(la Republicca)表示:“首先与英国签署了合同,当然,英国说‘你们先供应我们’, 这很公平。”他说,另一方面,欧盟的合同并没有在法律上将该公司约束在特定的时间表上。

欧盟卫生专员Stella Kyriakides否认了这一说法。

“我们不接受先到先得的解释逻辑,”她在周三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如果你在附近的肉店买肉可能行得通,但在我们的预先购买协议中行不通。”

很多问题似乎都归结在“最佳合理努力”( Best Reasonable Efforts)这一术语的使用上。在与欧盟的协议中,阿斯利康同意尽最大努力建设生产欧盟订购的疫苗的能力。围绕这一纷争的任何法律挑战都将会被归结在“该公司是否确实尽其合理的努力生产和交付疫苗”的认定上。

在周五的阿斯利康简报会上,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没有透露与欧盟安排的任何新细节,只是说这个问题“非常不幸”,并且该公司正在“全天候24/7”采购新材料并改善供应。

他说,“疫苗的制造非常复杂,它不像做一杯橙汁,它非常复杂,生产团队必须训练有素,必须掌控生产流程。”

英国首相警告疫苗民族主义倾向

欧盟和英国都希望能够在其疫苗接种计划的早期阶段获得尽可能多的剂量,这是可以理解的。

在全球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中,英国目前是确诊的感染死亡人数与人口比例最高的国家之一。欧盟国家也在与病毒感染毁灭性的浪潮作抗争,这一浪潮对欧盟年老而脆弱的群体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

但现在英国每天推进注射数十万针,而西班牙本周不得不部分暂停其疫苗接种计划。疫苗供应如此缓慢以致于德国不得不推迟其接种,法国也表示其计划受到了威胁。

一个成功的疫苗项目在政治上可以决定很多事情。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领导的政府因应对瘟疫行动混乱而受到抨击。但在开发、审批和分发疫苗方面,其领导地位受到广泛赞誉。这是约翰逊迫切需要的政治上的胜利。

在英国于12月31日正式退出欧盟后,欧盟也决心表现出强大和功能性。布鲁塞尔不会希望以平等和公平的名义,让其集中采购和分发疫苗的决定看起来是一次失败。英国和欧盟似乎没有就如何应对疫苗短缺展开任何形式的文明对话。

去年9月,约翰逊在联合国大会上曾表示:“将对疫苗的探索视为一场争夺狭隘国家优势的竞赛是徒劳的。”“每一个国家的公共健康,都取决于我们能否获得安全有效的疫苗,无论何时可能出现突破,我们英国都将尽一切努力实现这一目标。

挪威科技大学全球健康不平等研究中心的主任Terje Andreas Eikemo说,疫苗应该首先让世界上最脆弱的人分享,而不管他们生活在哪里。

“政府想要把本国人民放在第一位是很自然的,当好事有限时,就会发生这种情况。当一个社会出现这种情况时,它往往会导致我们在欧盟和英国看到的结果,”他对CNN表示。

“每个人都在努力为自己的人民争取最好的东西,但我们需要保持包容性。这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而不是一个国家的问题。

地球南部的人民在等待

许多发展中国家都生活在高度的紧张感中:那里的人们看着一些最富裕的国家在疫苗尚未被证明有效之前,就通过预先购买协议购买了大量疫苗,争相订购疫苗。

富裕国家正在继续扩大其本已十分庞大的预购协议。英国已经提前锁定3.6亿剂,并计划从强生或Valneva购买超过1.5亿剂。这一数量差不多是英国人口的四倍。

欧盟已锁定将近16亿剂,这是三倍于其人口的数量。此外,加拿大已经购买了相当于其人口四倍的疫苗。

南非总统Cyril Ramaphosa上周在远程主持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猛烈抨击富裕国家囤积疫苗,并敦促它们把疫苗分给世界上最脆弱的国家。

他说:“一些国家获得的疫苗是其人口需要的四倍,这样做,就把世界上最需要帮助的国家排除出局了。”

预见到这一问题,去年6月成立了COVAX倡议,其目的是筹集到20亿剂疫苗,分发到世界上存在差距的地区,主要是在地球南半部。但是即使这样,在每个符合条件的国家,也只能覆盖大约20%的人口。

当CNN记者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出是否应允许英国要求阿斯利康优先供应疫苗时,世卫组织欧洲区域主任汉斯·克鲁格说:“团结并不一定意味着世界上每个国家都始于同一时刻。”

“PolarZone”根据CNN报道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