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3月1日 11:46

在对特朗普第一次弹劾期间,乌克兰领导层在对特朗普团队求助乌方挖掘”对手丑闻“的努力等所有事情上都发出了一概不予置评的一致信息。

但如今,随着拜登政府步入正轨,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亲密盟友开始向外界透露特朗普时期持续时间最长的一幕戏剧:前总统特朗普的私人律师在乌克兰的闪电式会晤,以及公布的信息和声明。

乌克兰官员们披露的信息包括2019年7月朱利安尼与Andriy Yermak之间的电话通话,后者曾是乌总统泽连斯基的高级助手之一,现任总统的幕僚长。Yermak 说,这是朱利安尼与泽连斯基政府之间的第一次直接接触,当时双方只是泛泛地进行了交谈。

乌克兰新近披露的信息并非有关朱利安尼交易的重磅炸弹消息。但是,它们却帮助填补了我们认识上空白——朱利安尼虽未成功但却疯狂地寻求敦促乌克兰发表被认为对特朗普连任有潜在助益的声明。

据报道,朱利安尼的总体目标是让泽连斯基政府出面证明特朗普竞选团队种种无根据的指控,包括拜登的儿子亨特在乌克兰从事的腐败交易,以及时任副总统拜登试图掩盖此事。

朱利安尼说,他是代表川普总统行事的,他还努力宣扬一种错误的说法:乌克兰政府串通干涉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反对川普。这种说法没有根据,旨在试图转移人们对俄罗斯干预竞选的注意力。

乌克兰愿意讨论朱利安尼的糗事也让这位前纽约市长处境艰难,因为他面临着大山般的法律挑战,包括Dominion公司针对所谓的2020选举操纵而提起的13亿美元的诽谤诉讼。

朱利安尼本人没有回应记者发给他的一系列问题,也没有通过他的律师回复。美国国务院前驻乌克兰和平谈判特使Kurt Volker也与乌幕僚长通过电话,但他拒绝置评。

泽连斯基团队决定选择此时谈论朱利安尼,与他们正努力重启与拜登总统的关系有关,后者在担任副总统的八年里与乌克兰关系密切。

乌总统幕僚长Yermak 说:“尽管受到了国内外的广泛批评,我们还是熬过了所有这些考验。”“而今,一提到乌克兰,就认为乌克兰与各种丑闻有关的印象应该被驱散。”

泽连斯基的一名内部人士说,在与乌克兰人打交道时,朱利安尼的语气和行动带有挑衅和威胁意味。但由于问题的敏感性,该人士要求不具名。但他说,乌克兰人坚决拒绝合作。

对拜登的指控集中在他儿子亨特在乌克兰能源公司Burisma董事会的职位,该公司因涉嫌腐败交易正在接受调查。特朗普及其盟友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声称,时任副总统拜登利用他的影响力试图终结调查。

乌克兰对Burisma及其创始人米克拉·兹洛切夫斯基的调查仍在继续。但当局表示,这些调查与亨特·拜登无关。美国参议院9月份的一份报告称,亨特在该公司的职位存在问题,但没有发现拜登有不当行为。

来自朱利安尼的压力几乎从2019年4月泽连斯基当选时就开始了,这位前纽约市长计划在乌总统当选的次月前往乌克兰。

但这一行程在最后一刻被取消了,朱利安尼声称泽连斯基被特朗普的“敌人”所包围。这在泽连斯基的核心圈子里引发了担忧,认为朱利安尼会毒害乌政府与白宫的关系。

2019年7月,乌总统幕僚长Yermak请美前驻乌克兰和平谈判特使Kurt Volker把自己引见给朱利安尼,以图消除误会。

乌克兰人需要美国的外交和财政力量来支持他们在乌克兰东部与克里姆林宫支持的叛乱分子的持续战斗。自2014年以来,这场冲突已经造成超过1.3万人死亡。

“直到后来,我们100%确定朱利安尼有来头,没有他,什么都不会发生,我们试图尽可能地避开他,”伊戈尔·诺维科夫先生说。诺维科夫在去年8月之前担任泽连斯基的顾问,是特朗普执政期间负责回应美国提议的团队成员。

诺维科夫说:“但到了6月底,我们意识到,如果不先和朱利安尼谈谈,我们就无法与特朗普达成任何协议。”

根据美前驻乌克兰和平谈判特使Kurt Volker在弹劾程序期间的证词,Volker2019年7月22日在Yermak和朱利安尼三方之间进行过引见性通话。朱利安尼和Volker不认识诺维科夫,当时他坐在Yermak旁边,做着笔记。Volker在证词中简短地提到了那通电话,说那通电话很短,他不记得有任何关于乌克兰调查的讨论。不过,诺维科夫说,电话持续了40多分钟,其间朱利安尼详细说明了他的要求。

根据诺维科夫的说法,朱利安尼的愿望清单是:要求泽连斯基公开宣布对布里斯马展开调查,并指控乌克兰官员合谋干预2016年总统选举。

诺维科夫回忆说,朱利安尼当时说,就让这些调查继续下去吧,让人去调查。此外,朱利安尼还希望泽连斯基在适当的时候发表公开声明,表示他支持调查。

据诺维科夫说,朱利安尼告诉乌方,泽连斯基应该小心他周围的人,否则他会陷入麻烦。

乌克兰官员认为,朱利安尼后来在2019年7月25日特朗普请泽连斯基“帮我们一个忙”的电话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同年晚些时候,这通电话成为众议院弹劾案的核心内容。

参与乌克兰谈判的官员说,特朗普接听电话是因为朱利安尼说泽连斯基会来事儿。但美国人的语气在通话后改变了,因为特朗普显然没有听到他想听的。

这通电话后,朱利安尼加大了要求乌克兰展开调查的努力。

弹劾听证会上的证词显示,2019年8月初,朱利安尼和乌幕僚长在马德里会面。出席会面的还有朱利安尼的助手Lev Parnas,后者目前因违反竞选财务规定和电信欺诈而受到联邦起诉,但他拒不认罪。

朱利安尼的助手Lev Parnas在一次采访中说:“在马德里,朱利安尼就像一个自信的黑老大,带着得意的笑容。”“他谈起话来就像‘我们不在乎,你们比我们更需要这个’。”

然而,乌幕僚长说,朱利安尼在马德里并没有对他施加压力,乌能源公司布里斯马也只是被简短提及。

与此同时,乌克兰人从美国媒体的报道获悉,美国2.5亿美元的军事援助被搁置了。

泽连斯基团队的成员曾考虑给朱利安尼和特朗普他们想要的,并考虑让泽连斯基在预定的CNN采访中宣布调查。但一些顾问强烈反对,于是公开宣布调查的计划被取消。

“你能想象面试结束后一秒钟人们会有什么反应吗?”泽连斯基前安全委员会主席Oleksandr Danyliuk说,“泽连斯基会被当成一个玩偶,一个软体玩具而不是一个总统,没有人会尊重他。”

泽连斯基的一些助手现在表示,与朱利安尼对接是一个错误。但是乌克兰拒绝了后者的要求。诺维科夫说,使乌克兰远离美国事务方面,这是一个胜利。

他断言,“如果我们当时不回绝他们的要求,美国总统的竞选将会非常不同。”

 

“PolarZone”根据《英国卫报》报道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