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11月27日 10:00

最近的一项研究声称新冠系基因人工改造的产物,该结论遭到了很多质疑

10月 30, 2022

新冠状病毒自首次出现迄今已近三年,我们仍然不确定引起新冠肺炎的病毒来自何方。

由于最初疫情爆发的地点靠近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因此,这曾引起了人们对它可能系实验室泄漏的怀疑。目前,科学家们基本上赞成是蝙蝠通过一种中间动物宿主在(距离该病毒研究所)几公里外的华南海鲜市场自然传播给人类的。不过,到目前为止,在蝙蝠或市场上出售的任何其他动物中,都没有发现新冠状病毒的直系祖先。

最近的一份预印本(尚未经同行评议的研究)声称,已经确定了新冠状病毒基因组中可能不寻常的序列模式。这些模式可能表明,该病毒是在实验室里进行了基因改造。

应该强调的是,任何现实的实验室来源的场景假说都指向意外的泄露,而不是任何邪恶的意图。在现代社会,病毒没有生物武器的用途。因为,它们很难大量生产和部署。它们需要几天才能生效,而且如果能够进行人际传播,它们也很可能会传播给非预期人群,包括友军。

该预印版论文在其本领域的大多数专家中反响不佳,在社交媒体上,也有许多人对它有所反响。

这种褒贬不一的反应在很大程度上并不令人意外。科学家及更广泛的公众成员往往会对新冠病毒的起源持强烈的主张,尽管所有现有的证据仍然薄弱和间接。在缺乏有力事实的情况下,各种意见在很大的程度上势必会基于情绪和群体从属关系,特别是当风险被认为是如此之高时。

更多科学知识

所有生物的基因组,包括新冠病毒在内,都是由四种不同的核苷酸(A、T、G 和 C)的长片段组成的,它们是 RNA 和 DNA 的组成部分。

大的病毒基因组,如冠状病毒的基因组,可以被切割成更小的碎片或片段,可以将其混合和匹配,以研究不同基因和突变的影响。例如,科学家可能会这样做,以了解哪些基因或突变会增加病毒传播给人类的风险。

将病毒基因组切成更小片段的标准方法是使用限制性内切酶,有时被称为分子剪刀。限制性内切酶识别并切割特定的核苷酸序列(例如GAATTC)。在大约 3000 种不同的限制性内切酶中,只有相当少的几种可常用于操纵病毒基因组,其中包括 IIS 型酶。

该预印本论文声称,在新冠状病毒的基因组中,一些限制性位点(基因组可能被切割和连接的位置)的分布是 “ 异常的 ”,与使用被称为 BsaI 和 BsmBI 的 IIS 型酶将多个更小的片段拼接在一起的病毒相符。

显而易见的是,限制位点显示出过量的沉默突变。这些都是不影响病毒特性的核苷酸变化,可能是基因工程的标志。

一个转折

当使用 IIS 酶切割和拼接基因组时,科学家可以通过一种被称为 “ 金门组装 ” 的方法,无缝地消除任何限制位点的印记。

因此,要将新冠病毒中 IIS 型酶的分布解释为工程的特征,IIS 限制性位点需要被有意保留。虽然并非完全不可信,但这并不是标准的做法,因此,科学家们已经在质疑留下这些位点的理由是什么。

作者的结论所依据的一些数学指标也引发了质疑,特别是单个病毒片段的假设最大长度。另一方面,论文的这一分析也受到了批评,因为它只考虑了在这种情况下常用的两种 IIS 类型的限制性内切酶。

所有这些极具技术性的争论点,都说明了为复杂的问题提出令人满意的、可检测之假设的难度。

溯源可能性有多大?

该研究还探索了在新型冠状病毒中观察到的限制性位点分布模式是如何轻易地通过偶然(而不是通过工程)而产生的。研究人员模拟了从新型冠状病毒的两个近亲开始的随机突变过程。产生相同模式的概率很低,分别为 0.1% 和 1.2%。

这一分析再次受到了批评。新冠状病毒可以通过积累突变自然地获得或失去限制基序,也可以通过不同的病毒株交换遗传物质,这一过程被称为基因重组。

由于新冠状病毒经历频繁的基因重组,使用混合重组和突变事件的模拟过程可能更适合解决这个问题。

虽然这一批评是公允的,但它在一定程度上忽视了一个事实——即使生成它们的过程仍然未知,不寻常的模式也可以提供信息。

该预印本论文中提供的证据既不是结论性的,也不是最终的。这些发现可能是偶然的,也可能是由于方法的缺陷造成的。

即使这些发现能够被其他人复制,并且在分析了更多的数据后能够成立,这项研究也不太可能动摇种种见解。在最好的情况下——或者在最坏的情况下,取决于一个人先前的信念——这些结果只会为辩论提供额外的微弱的、间接的证据。

另一方面,对这项研究的接受也存在着一些困难的问题。一些专家认为,讨论任何支持实验室泄漏的证据都是不明智的,因为这可能助长阴谋论。值得注意的是,在病毒溯源方面,中国基本上不合作。

对我来说,噩梦般的场景并不是最终确认了实验室意外泄漏,而是要确认实验室泄漏的证据已经被积极地压制了。

来源:THE CONVERSATION;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