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3年1月28日 15:26

《自然》:来自中国的警讯告诉我们,明年恐无法终结大流行

12月 25, 2022

随着各国取消大流行的控制措施,2022 年,许多地方的生活表面上已经呈现出新冠疫情前的正常状态。各国政府结束了封锁,重新开放学校,减少或放弃佩戴口罩的要求。国际旅行也得以恢复。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乐观的评论。今年 1 月,丹麦首相 Mette Frederiksen 就宣称,新冠病毒不再对社会构成威胁。今年 9 月,美国总统拜登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已经结束。就连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亦表示,希望新冠肺炎的全球紧急状态将在 2023 年结束。

这掩盖了该种疾病正在继续造成的破坏。最明显的例子是中国。面对快速传播的奥密克戎变种病毒,中国是最后几个放宽大流行控制措施的国家之一。现在中国医院里出现的场景,让人想起近一年前奥密克戎在香港造成的混乱。无论习近平主席是否决定在今年 12 月放弃清零政策,中国都可能会出现大规模的传播。而且模型显示,中国未来一年的前景将面临高达 100 万人死亡,更不用说普遍的工作缺勤以及对中国乃至全球经济的破坏了。

大多数中国人对目前流行的主要毒株奥密克戎缺乏免疫准备。他们没有接触过任何新冠病毒变种,即使是疫苗,他们也只接种了针对该病毒原始毒株的疫苗。中国可能会发现——其他此前曾有限接触过这种病毒的国家,在过去一年里,也见到过这一场景:不会有一个单一的可以标志大流行终结的 “ 退出 ” 浪潮。进一步的感染和死亡可能会随之而来。(这种感染)要么来源于人群中出现的新变种,要么来自该国向游客开放边境后输入的变种。

在其他地方,感染和死亡的反复激增正在让位于持续不断的损失,以及使人身心疲弱的长期新冠。对新冠肺炎的关注,也影响到艾滋病、疟疾和结核病的防治。虽然很难获得精确的数字,但许多国家的总体死亡率仍然高于新冠肺炎来袭之前。

许多国家的新冠病毒疫苗接种的推行已经停滞。在一些国家,尽管加强针能够大大地减少死亡和严重疾病,但其接受情况令人沮丧。

更新疫苗接种工作的一条途径在于技术。目前正在开发粘膜疫苗。这些疫苗被设计成通过鼻子或口腔接种,希望它们能引发阻止传播的杀菌免疫,而不仅仅是防止严重的疾病。中国已经批准了一种可吸入式加强针和一种鼻喷疫苗,印度批准了一种两剂型鼻腔滴注初级疫苗。伊朗和俄罗斯也各自批准了一种粘膜疫苗。但研究人员正在等待数据,以检查这些接种方法是否能阻止新冠病毒的传播。

有一件事可能会动摇对新冠肺炎的自满情绪,即出现一种或多种 “令人担忧的变种 ”(VoCs)。病毒的新变种将在明年出现,就正如 2022 年(出现了一些新变种)一样。但是,只有当一种变种能够更好地逃避免疫系统,导致更严重的疾病,或者比目前流行的变种更具传染性时,才会被世卫组织以希腊字母命名为令人担忧的变种。对于一种新的令人担忧的变种,我们必须采取行动,以确保充分接种疫苗的人,特别是那些年龄较大或免疫功能低下的人,接受加强针。

一种新的变种的出现,还要求低收入国家必须加倍接种疫苗。为了公平地分配疫苗,建立了诸如全球获取疫苗计划等全球合作。但是,随着富裕国家优先为本国民众接种疫苗,这些合作计划出现了动摇。为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提供的疫苗往往是零星的,而且大多临近到期日期,这加剧了在卫生保健基础设施有限的地方推广疫苗的挑战。

其结果是,低收入国家只有四分之一的人至少接种了一剂新冠病毒疫苗。许多低收入国家需要重新着手解决被忽视的优先事项,如疟疾、结核病和婴儿死亡率,在疫情最严重时期,所有的这些问题都被搁置一旁。但是,忽视新冠肺炎的持续死亡也有可能阻碍这些努力。

全球社会必须正视政治和权力动态,是它们破坏了确保所有国家在需要时都能获得疫苗的倡议。除非对此予以正视,否则未来的全球协议在危机时期也会受到同样的破坏。今年 5 月,世卫组织的政府间谈判机构将提交一份关于大流行防范和应对的国际文件——该文件最接近国际条约——的审议进展报告。未能及时获得新冠疫苗、检测和治疗的国家将会提出,该协议应确保在下一次大流行威胁出现时更公平地获得资源。

但是,随着人们的注意力转向应对 “ X 疾病 ”(一种可能导致下一次大流行的未知病原体)的准备工作,对新冠病毒的自满情绪正在给过去三年疲于应对的卫生保健系统造成千百种伤害。公共卫生界必须继续加强中低收入国家的疫苗生产能力。同时,不应忘记 2020 年以来获得的教训:面临压力的医疗保健系统几乎无法应对新的威胁。

来源:NATURE;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