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3月1日 15:02

疫云笼罩下的中国:一张病床可能取决于你的人脉或财力

2月 14, 2023

Steven 是一名 40 多岁的金融家,去年 12 月中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他在北京被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但他一直感觉良好,直到第八天,病情开始恶化。

他姐姐的司机带他去了医院。他几乎不能走路,呼吸困难,但医院告诉他没有床位。他们又驱车去了另一家医院,再次被拒。

越来越绝望的他,请求他的姐姐动用一下她的关系网。一通长达几个小时的疯狂电话之后,Steven 被送到了一家挤满了患者的医院,在儿童病房获得了一张病床。他外甥同学的妈妈在这家医院工作。

Steven 说:“ 如果我没有这种关系,我不可能得到这张病床,不可能得到治疗。” 他被诊断为严重肺炎而住院 20 天。由于此事的敏感性,他拒绝透露自己的姓氏。

据三名通过这种方式获得治疗的人士以及六个城市的七名医生介绍,随着新冠疫情在中国的蔓延,各地医院的急诊室都人满为患,但是,有特权的患者因为认识某人、行贿或付钱给有关系的人,可以缩短入院的排队时间。

这种做法在资源不足的中国卫生系统中原本就十分常见。但是,在中国去年 12 月初突然结束其动态清零限制后,该国的卫生系统出现了更加严重的紧张状况,以至于随处可见医院和太平间拥挤不堪的报道。

根据上海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一篇论文,2021 年,中国每 10 万人中只有 4.37 个 ICU 床位,而美国,截至 2015 年,每 10 万人中就有 34.2 个 ICU 床位。

医生们说,关系的形式,可以是病人本人系政府官员,或者其与政府官员或医务工作者有关系。

“ 你的职位越高、级别越高,待遇就越好,或者就越容易插队。如果你认识医院的院长,那就不会有床位的问题。”

尽管中国一直在努力打击医生贿赂,但监管的重点一直是制药公司而非患者的行贿。

近十年前,作为广泛的医疗改革的一部分,中国禁止医生接受现金红包。而且在 2022 年 4 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还表示,有关部门应加强对医生接受现金红包的执法。

然而,医生和专家均表示,利用红包和 “ 关系 ” 来获得医疗服务的现象仍然存在。

纽约外交关系委员会全球卫生高级研究员黄延忠说:“ 在中国,利用关系寻求高质量的医疗服务非常普遍。” 他还说,随着新冠疫情对资源的挤兑,关系可能更加重要。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没有对评论的请求做出回应。

尽管中国最初一波的新冠肺炎住院人数的激增已见顶,但专家警告称,可能还会出现进一步的感染浪潮。

专家和医生们说,为了使民众享受到医疗服务,中国一直在控制医疗的成本,从而使其保持在较低的水平。这意味着,许多医生的薪酬长期偏低,该行业难以吸引到员工,并导致患者就医等待的时间更长。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20 年,医疗系统新进医疗人员 546657 名,这是自 2017 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一名在富裕的上海工作的实习医生说:“ 你每月能拿到 1 万元到 1.5 万元。对于长时间的工作和专业知识来说,这点儿钱算什么?” 他还说,医生通常要到 35 岁左右才有资格拿到这样的薪水。“ 这很丢人。”

四川省某市的两名医生说,在小城市,新入职的医生每月只有 3000 元到 5000 元的收入。

其中一位医生说:“ 如果你能靠自己的工资生活,能吃饱饭,那你已经做得很不错了。”

昂贵的茶叶和红包等赠品往往会送给主治医生,但有时也送给护士长和中间联系人。最近进行过此类桌下交易的两位人士说,这可能导致医疗的总体费用是实际医疗费用的两倍。

“ 对于医院里的许多医生来说,他们的主要收入不是来自基本的工资,而是来自灰色收入,也就是他们从病人那里收到的红包,尽管医疗领域正在打击腐败,” 黄延忠说。

对于那些没有关系的人来说,付给中间人(被称为 “ 黄牛 ”)也会有所帮助。

在中国刚刚过去的新冠感染激增期间,有黄牛为安排一张病床要价 4000 元至 5000 元的消息一度引发社交媒体的热议,不少网友质疑这笔钱是否值得,以及这种待遇是否公平。

医生的预约则更便宜。

一名中介在广告中声称,他可以在上海任何一家医院找到任何一位医生。他说,在顶级医院找到一位顶级医生,需要支付插队费 400 元。

路透社无法确认该名中介是否能做到这一点。

来源:REUTER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