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3月2日 11:01

《自然》杂志:世卫组织已经放弃新冠溯源第二阶段的调查计划

2月 15, 2023

据《自然》杂志报道,鉴于在中国进行关键研究的尝试一直在遭受挑战,世界卫生组织已经悄悄地搁置了其备受期待的新冠溯源科学调查的第二阶段计划。

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对这项调查没有继续进行而感到失望,因为了解新冠病毒是如何首次感染人类的,对于预防未来的疫情至关重要。但是,加拿大萨斯喀彻温大学的病毒学家 Angela Rasmussen 说,由于无法进入中国,世卫组织几乎无法推动这项研究。“ 他们真的是束手无策。”

2021 年 1 月,世卫组织召集的一个国际专家小组前往中国城市武汉——新冠肺炎首次被发现地。作为第一阶段调查的一部分,该团队与中国的研究人员一起,审查了该病毒可能在何时以及如何出现的证据。当年 3 月,该团队发布了一份报告,并概述了四种可能的情况,其中最有可能的情况是,新冠病毒从蝙蝠传播给人类,可能是通过一种中间物种。第一阶段的调查,旨在为第二阶段的深入研究奠定基础,以确定中国和其他别的地方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是,自那次备受瞩目的中国之行两年后,世卫组织已经放弃了其第二阶段的计划。世界卫生组织驻瑞士日内瓦的流行病学家 Maria Van Kerkhove 告诉《自然》杂志,“ 没有第二阶段 ”, 世界卫生组织计划分阶段开展工作,但 “ 那项计划已经改变 ”。她说:“ 世界各地的政治因素确实阻碍了对该病毒起源的了解。”

研究人员正在进行一些工作,以确定该病毒最初传播的时间线。这包括在与中国接壤的地区诱捕蝙蝠,以寻找与新冠病毒密切相关的病毒;进行实验研究,以帮助缩小哪些动物对该病毒易感,并有可能成为宿主;对 2019 年底和 2020 年初在世界各地收集的存档废水和血液样本进行检测。但研究人员表示,对于收集查明该病毒起源所需的一些数据而言,时间已经过去太久了。

紧张的时刻

许多研究人员对世界卫生组织的计划受挫并不感到惊讶。早在 2020 年初,时任美国总统川普政府的成员就发表了未经证实的声明,称该病毒起源于中国的一个实验室。美国情报官员后来表示,他们已经开始调查。武汉市是武汉病毒研究所所在地,这是一个研究新冠状病毒的高安全性实验室。而中国官员则质疑,新冠病毒是否源自该国境内。

在这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敌意不断升温的形势下,世卫组织成员国于 2020 年 5 月要求该机构开展以科学为主导的工作,以确定大流行是如何开始的。尽管中国同意了这一任务,但世卫组织小组前往武汉之时,适逢局势高度紧张之际,因此在该小组返回后,其与中国的接触关系迅速破裂。

在 2021 年 3 月的报告中,该小组得出结论:新冠病毒意外地从实验室逸出的可能性 “ 非常小 ”。悉尼新南威尔士州卫生病理学研究所的病毒学家 Dominic Dwyer 是世卫组织研究小组成员之一,他说,将实验室事故的情况纳入最终报告,是中国研究人员和官员争论的一个关键点。

同年 7 月,世卫组织致函各成员国,概述了其如何推进溯源研究的计划。拟议的步骤包括:评估武汉及周边地区的野生动物市场及为供应这些市场的农场,对发现首批病例地区的实验室进行审计。

但中国官员拒绝了世卫组织的这项计划,并特别反对调查实验室违规行为的提议。

2021 年 8 月,原任务团队的成员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敦促对追踪病毒起源的拟议研究迅速采取行动。荷兰鹿特丹伊拉斯谟大学医学中心的病毒学家、武汉考察团成员 Marion Koopmans 说:“ 我们之所以写那篇文章,是因为我们担心第二阶段的调查计划可能会流产。”“ 我很遗憾地说,事实确实如此。”

停滞不前的工作

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大学新发传染病国家实验室研究所副主任 Gerald Keusch 说,溯源的调查 “ 被国际社会处理得很糟糕。中国没有处理好。世卫组织的处理也很差 ”。Gerald Keusch 说,世卫组织本应坚持不懈地与中国当局建立积极的工作关系;如果受到了阻挠,就应该诚实地说出来。

世卫组织流行病学家 Maria Van Kerkhove 说,该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仍在与中国政府官员直接接触,鼓励它们更加开放并分享数据。世卫组织工作人员已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联系,以试图建立合作关系。Van Kerkhove 说:“ 我们非常、非常希望能够与那里的同事一起工作。”“ 这真的令人深感沮丧。”

中国外交部没有回复《自然》杂志通过电子邮件提出的关于第二阶段研究为何停滞不前的置评请求。

血液样本的研究

在世卫组织领导的正式进程之外,为第二阶段提议的一些研究已经开始进行。去年 5 月,北京和武汉的研究人员发表了对 2019 年 12 月以前提供给武汉血液中心的血液样本的分析结果。该研究团队正在寻找新冠病毒的抗体,而抗体的出现,可能标志着这场大流行的一些最早的感染。研究人员筛选了 2019 年 9 月 1 日至 12 月 31 日期间收集的 88000 多份血浆样本,但没有在样本中发现任何新冠病毒阻断抗体。

中国的研究人员进行的另一项未经同行评审的研究报告称,2020 年 1 月和 2 月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发现了新冠病毒的痕迹,许多已知最早的新冠肺炎患者都去过该市场。这项研究的样本取自下水道、排水沟、门和市场摊位,以及地面等。他们得出的结论是,新冠病毒可能是由人类传播的。

哥本哈根大学的公共卫生病毒学家、武汉考察团成员 Thea Fischer 说:“ 我仍然希望能取得进展。”

来源:NATURE.COM;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