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0月4日

PolarZone

分享新知,自由传播

普京的战争爆发后,成千上万的俄孕妇涌向移民宽松的阿根廷生育

根据官方的数据,去年约有 22200 名俄罗斯人进入阿根廷,其中包括 10777 名女性,并且许多女性已处于怀孕后期。仅在今年 1 月份,就已经有 4523 名俄罗斯人进入阿根廷,是去年同月入境的 1037 人的 4 倍多。

就在普京下令发动对乌克兰的入侵后不久,Alla Prigolovkina 和她的丈夫 Andrei Ushakov 即决定,必须逃离他们在俄罗斯索契的家。

Andrei Ushakov 曾因举了一个写着 “ 和平 ” 的牌子而被拘留,而已有身孕的滑雪教练 Alla Prigolovkina 则担心,他很快就会被征召入伍,还可能被杀,而他们的孩子可能会因此失去父亲。

他们最初的计划是前往欧洲其他国家,但反俄情绪的高涨,让他们心生怯意。

34 岁的 Prigolovkina 在她位于阿根廷西部门多萨省租来的房子里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 我们之所以选择阿根廷,是因为这里有我们需要的一切:奇妙的自然、辽阔的国土、美丽的山脉。”“ 我们觉得,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定居地。”

他们一家人并非个案。



在过去的一年里,阿根廷移民当局注意到航班上经常会有很多俄罗斯孕妇。尽管 Prigolovkina 说,她的家人打算在安第斯山脉脚下的这片土地上开始生活,但当地官员认为,许多最近来到这里的俄罗斯人,只是为了一本阿根廷护照而已。

所有在阿根廷出生的孩子都可自动获得公民身份,并且阿根廷国籍的孩子也可以加快其父母获得居留许可的进程。几年后,其父母还可以获得自己的阿根廷护照。

重要的是,阿根廷的这本藏蓝色的护照,可允许持有人免签进入171个国家。在俄罗斯人看来,在永远无法确定的未来,这个备份安排可能会派上用场。由于制裁的限制,俄罗斯人在国外开设银行账户非常困难,而阿根廷护照就可以帮助他们解决这个问题。

根据官方的数据,去年约有 22200 名俄罗斯人进入阿根廷,其中包括 10777 名女性,并且许多女性已处于怀孕后期。仅在今年 1 月份,就已经有 4523 名俄罗斯人进入阿根廷,是去年同月入境的 1037 人的 4 倍多。

经过调查,阿根廷官员发现,这些俄罗斯女性大多来自富裕家庭,她们以游客身份入境,并计划在生育、获得证件后离境。去年入境的俄罗斯人中,已有 13134 人离境,其中包括 6400 名女性。



阿根廷国家移民局长 Florencia Carignano 在一次与国际媒体的会面上说:“ 我们发现他们不是来旅游的,是来生孩子的。”

尽管阿根廷的移民程序总体上比较宽松,但最近两名持有阿根廷护照的俄罗斯间谍在斯洛文尼亚被捕,让这个南美国家警觉起来,并促使该国官员加强了对移民的控制。

Florencia Carignano 说:“ 一些俄罗斯人在国外呆的时间比在国内(指阿根廷)的时间长,于是我们就取消了他们的居留权。” 他担心阿根廷护照 “ 将不再受到所有国家的信任 ”。

阿根廷移民当局还呼吁司法系统,对那些据称为俄罗斯孕妇生育提供帮助的机构进行调查。

目前还不清楚去年有多少孕妇在俄罗斯以外的国家生育,但这个问题显然已经很严重,以至于莫斯科的立法者本月提出,是否应该禁止那些选择在国外生育的女性领取所谓的生育基金。根据俄联邦的法律规定,所有的俄罗斯母亲都可以获得这种基金,生育第一个孩子补贴近 8000 美元,生第二个孩子的补贴约为 10500 美元。

克里姆林宫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表示,目前,还没有讨论是否要剥夺在国外分娩的俄罗斯母亲获得生育基金的权利。

俄罗斯的这种现象并不新鲜。在俄乌战争之前,该国妇女就是美国 “ 生育旅游 ” 潮的一部分,许多人向经纪人支付数万美元来安排她们的旅行证件、住宿和住院,通常是在佛罗里达州。

孕妇在孕晚期进行长途旅行有可能造成特别严重的后果。在阿根廷的俄罗斯人坚持认为,他们离开家园的决定并不仅仅是为了一本新护照。尽管阿根廷当局认为他们是为了护照,但至少有些人似乎希望能在阿根廷安顿下来。

尽管有语言的障碍、陌生的环境以及令人窒息的炎热夏季,但 Prigolovkina 和 Ushakov 自去年 7 月搬到阿根廷后,很快就适应了当地的习俗。Prigolovkina 说,他们特别享受在公园里与狗狗一起,悠闲自得地呆上一段时间。

不过,她也承认,为他们刚出生的儿子 Lev Andrés 获得一本护照,是他们移民南美洲的一个激励因素:“ 我们希望我们的孩子有机会不再仅仅是俄罗斯人,不再只有一本护照。”

一些专家表示,一个移民曾经占人口 30% 之多的国家,应当特别体恤那些努力开始新生活的俄罗斯人的困境。19 世纪末 20 世纪初,数百万欧洲移民的涌入改变了这个南美国家,其中许多来自意大利和西班牙。

Natalia Debandi 说:“ 考虑到我们的移民历史,像我们这样的国家,应该更多地从人道主义的层面,接纳这些新的移民。”“ 他们不是恐怖分子,他们是人。” Natalia Debandi 是一名社会科学家和移民专家,是公共资助的 CONICET 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员。

一项由移民代理人对 350 名新抵达的俄罗斯人的调查发现,他们大多数人都是已婚人士,大多是富裕的专业人士,他们在金融和数字设计领域远程工作,或靠储蓄生活。

30 岁的俄罗斯心理学家 Ekaterina Gordienko 在生下自己的男婴几天前,对自己在阿根廷的经历赞赏不已,她说:“ 阿根廷的医疗体系非常好,人们非常善良。我唯一的问题是西班牙语。如果医生不说英语,我就用(谷歌)翻译。”

Gordienko 和她 38 岁的丈夫 Maxim Levoshin 于去年 12 月抵达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Maxim Levoshin 说:“ 我们想要的第一件事,是让孩子生活在一个未来不会发生战争的安全的国家。”

在门多萨,Prigolovkina 对她的家人在阿根廷的新生活感到兴奋,并乐观地认为,他们一定能回报这个欢迎他们的国家。

她说:“ 为了生活的安宁,我们抛弃了一切。我希望阿根廷人能够明白,俄罗斯人可以在商业、经济和科学等生活的不同领域发挥重要的作用。他们可以帮助阿根廷变得更好。”

来源:AP NEWS;编译:POLARZON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