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4月23日 09:51

“ 肢解 ” 俄罗斯的梦想可能会变成西方的噩梦,但对中国来说则是一个机会

11 月 19, 2023

本评论不代表编辑的看法和立场

地图上的名字重要吗?如果是在边境地区,答案可能是 “ 是的 ”。

2023 年早些时候,中国自然资源部下令,新的地图必须使用中国失地的前中文名称,这些失地位于现在的俄罗斯远东地区。俄罗斯太平洋舰队总部所在地符拉迪沃斯托克变成了海参威;萨哈林岛变成了库页岛。8 月下旬,自然资源部发布的新版地图显示,黑瞎子岛全部位于中国境内。



中国新版地图的发布,正值西方外交政策圈内的讨论甚嚣尘上,甚至有人呼吁将俄罗斯联邦分裂为多个小国之际。他们的想法是,把俄罗斯分裂成更小的国家,将削弱其对西方的挑战及其在乌克兰发动战争的能力。

作为一名研究俄罗斯地区认同和历史的学者,我认为,至少可以说,俄罗斯解体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关于俄罗斯解体的讨论和中国变更地名的举措,确实触及了一个值得探索的话题:俄罗斯偏远地区是否有很大的独立意愿?如果俄罗斯的远东出现分裂,这对西方有利还是对中国有利?

“ 分裂推动者 ” 的崛起

自乌克兰战争爆发以来,呼吁或预测俄罗斯联邦解体的人越来越多。在《失败的国家:俄罗斯分裂指南》(Failed State: A guide to Russia’s Rupture)一书中,政治学者 Janusz Bugajski 认为,俄罗斯联邦的地区迟早会宣布独立,就像 1991 年苏联解体那样。他和其他一些学者认为,这对俄罗斯以外的所有人都有好处。Janusz Bugajski 认为,一个分崩离析的俄罗斯,将 “ 削弱其攻击邻国的能力 ”。

《华盛顿邮报》的 David Ignatius 对俄罗斯的解体持更为悲观的看法,他在 8 月份写道,俄罗斯将会成为 “ 魔鬼的游乐场 ”,可能会对西方构成威胁。

不管怎样,越来越多的分析人士认为,借用俄罗斯问题学者 Alexander J. Motyl 的话说,现在是 “ 开始认真对待俄罗斯潜在解体的时候了 ”。

我从事俄罗斯地方主义历史研究已有 20 年,我认为该国的地区宣布独立存在严重的障碍。当然,中央集权确实对俄罗斯联邦 83 个地区中的一些地区造成了经济和文化上的损害。但是,自治——即在更大的国家范围内决定地方和地区事务的能力——甚至缺乏广泛的公众支持,更不用说全面的独立了。

当然,俄罗斯并非所有的地区都是一样的。在一些地区,如鞑靼斯坦和达吉斯坦,自治具有真正的大众吸引力。

但是,大多数支持更大自治权的俄罗斯地区所处的位置,使得它们很难直接宣布独立,因为它们仍然被俄罗斯联邦所包围。

那些更适合独立的地区,比如与邻国接壤的地区,往往面临其他困难,比如过于靠近中国。

在俄罗斯远东地区,想要分离出去的人担心,独立可能会导致奉行干涉主义的中国(an interventionist China)的潜在接管,或至少会施加影响。

地理问题

“ 分裂推动者 ”(Breakup boosters)——我用这个词来形容那些主张俄罗斯解体的人——认为,俄罗斯联邦的所有地区都有独立的愿望。

但维克森林大学(Wake Forest University)的 Adam Lenton 通过分析发现,俄罗斯各地区对自治的支持程度差异很大。

数据显示,在拥有许多流亡的独立派领导人且被认为系潜在的分裂地区中,公众并不支持这一目标。

数据还显示,公众支持的是自治,而不是独立。而自治将使俄罗斯联邦成为一个真正的联邦。

到目前为止,民众对自治的支持程度最高的是鞑靼斯坦地区,这是一个由讲突厥语的鞑靼人领导的加盟共和国,位于莫斯科以南 447 英里。但是,认为该地区会独立的见解是没有根据的,因为,它将完全被一个充满敌意的俄罗斯联邦所包围。在这种情况下,要实施独立的外交和国防政策几乎是不可能的。

一些鞑靼人自己也以此为由反对独立。

北高加索地区的得分最高,而且与格鲁吉亚接壤,从而使其成为潜在的更有可能的独立候选国。但该地区曾有过试图独立的痛苦经历。经过一场漫长而血腥的战争,车臣独立的尝试最终归于失败。

在西伯利亚,图瓦地区的民众高度支持自治。但由于它在中国的后院,因此其在地理上容易受到威胁。

俄罗斯的远东,中国的后院

俄罗斯远东地区包括与中国接壤的阿穆尔州和符拉迪沃斯托克。这些都是俄罗斯 19 世纪中期从中国吞并的。当时,俄罗斯将军 Nikolai Murav’ev-Amurskii 使用其更强大的火力和更现代化的军队击败了中国。

但该地区领土的地位曾存在争议。1969 年,中国和苏联因边界问题不宣而战,爆发了长达 7 个月的冲突。

1991 年后,中国和俄罗斯经过了多轮谈判和条约的磋商,以确保两国之间的边界得到双方的批准,最后一项条约于 2004 年签署。即便如此,中国国内并非所有群体都接受这一结果。

至今,中国的教科书仍然会提及被俄罗斯窃取了 150 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毛泽东曾说他会 “ 开出账单 ”,这意味着,俄罗斯将不得不为毛泽东认为是窃取的领土买单。

一些俄罗斯人和西方人担心,中国可能会把俄罗斯的远东地区变成自己的卫星国,并攫取这些地区的钻石、黄金、石油和天然气等原材料。因为,伴随经济霸权而来的,是政治影响力。

中国目前面临的挑战,其中包括专家眼中的结构性经济危机和农村教育差距,使其在俄罗斯远东地区扩大影响力的想法变得特别有吸引力。因为,领土扩张既可以促进经济增长,还可分散民众对国内问题的注意力。

但是,俄罗斯联邦的解体也可能对中国构成安全威胁。新疆问题就是一个警示。一直是中国迫害维吾尔族穆斯林的新疆地区,曾两次在前苏联领导人斯大林的支持下成为分裂地区。

此外,中国共产党也担心,俄罗斯联邦靠近新疆地区的骚乱可能会波及到那里。

支持解体的人认为,如果俄罗斯联邦解体,除了总统普京之外,没有人会损失什么。基于以上的分析,我认为这种观点是站不住脚的。

民调显示,乌克兰战争非但没有加速俄罗斯联邦的解体,反而起到了团结的作用。许多最初反对这场战争的俄罗斯人,已经开始不情愿地进行支持。其部分原因是,俄罗斯的宣传机器一再强调西方对其领土完整的威胁。

西方要求俄罗斯联邦解体的呼声,可能会向俄罗斯公众传达暗示,普京对领土的担忧可能会成为现实。此外,解体俄罗斯联邦的梦想,也可能会分散西方人士的注意力,使他们忽视帮助乌克兰保护其领土完整这一真正的需要。

来源:THE CONVERSATION;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