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3月1日 11:53

POLITICO 援引知情人士报道称,中国前外交部长秦刚已经死于自杀或酷刑

12月 7, 2023

就在全世界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中东和乌克兰的战争之际,一场斯大林式的清洗,正在席卷中国极度隐秘的政治体系,对全球经济乃至该地区的和平前景,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尽管中国的安全部门已经将镇压的力度提升了到极权主义的水平,使得人们难以了解中国国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北京发出的信号,却是明白无误的。

中国外交部长和国防部长的无故失踪及被免职,只是其中的两个例子——他们都是习近平的忠实亲信,今年早些时候失踪的几个月前,才被钦点提拔上来。

其他备受瞩目的受害者,还包括负责中国核武器项目的将领,以及监管中国金融业的一些最高级的官员。其中有习的前追随者,显然已经在羁押期间死亡。

另一个不祥的信号是,中国刚刚退休的总理李克强——共产党的二号人物——的早逝。尽管他享受着世界上最好的医疗服务,但据说,他却于 10 月底在上海的一个游泳池里死于心脏病发作。他死后,习近平甚至下令,严格限制公众对他的这位前对手哀悼。

在许多中国人的心目中,“ 心脏病发作于游泳池 ”,与激怒或冒犯普京的俄罗斯官员的 “ 由窗坠落 ”,有相同的含义。

自 2012 年开始执政以来,习近平无休止的清洗,已经清除了数百万官员。用习近平的话说,上至最高层的共产党 “ 老虎 ”, 下至低级官僚 “ 苍蝇 ”。

今天的不同之处在于,被清除的官员不是敌对的政治派别的成员,而是习近平集团内部的忠实追随者,这不禁让人严重怀疑习政权的稳定性。

在中国首都北京如此紧张的气氛下,有人担心,孤立而又偏执的中国国家主席可能会误判,从而挑起与某个弱小邻国的武装冲突,甚至全面入侵民主的台湾,以转移人们对其国内问题的注意力。

从中南海这个旧帝国皇宫大院传出的政治地震,正在恶化本已岌岌可危的中国经济。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上周告诉 POLITICO:“ 我们看到中国国内正在面临某种挑战,如,老龄化社会、人口的结构、严重的房产危机、经济增长放缓、私营部门再也无法提供足够的工作岗位,致使年轻一代大学毕业生意外失业。”“ 所以,其国内面临着相当大的挑战。” 冯德莱恩本周将与欧洲理事会主席查尔斯·米歇尔一起前往北京,参加近 5 年来首次的中欧面对面会议。

中国的金融界人士和商人(悄悄地)抱怨说,他们被要求花大量的时间,学习 “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一个令人痛苦而又乏味的执政口号,归根到底就是无意识形态的极权主义统治和个人崇拜的回归。

最近几周,该国主要的投资银行禁止发表宏观经济或市场的负面评论,并禁止其员工的一切可能暗示过着 “ 享乐主义生活方式 ” 的行为。

2012 年,习近平在升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后不久,便开始在一场从未真正结束的 “ 反腐 ” 运动中清洗他真正的敌人和想象中的敌人。

数百名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军官和数千名中共高级官员,被逮捕、失踪或 “ 自杀 ”(逼迫自杀或被杀害,然后伪装成自杀)。

这种长期清洗的受益者,是那些在习近平的政坛生涯早期,与其共事,且对这位 “ 人民领袖 ” 绝对忠诚的省级官员。

这些昔日的小镇官员,现在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占了大多数,掌握着中国最高的权力。

秦刚就是这样一个忠心耿耿的人物,他曾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 2014 年至 2018 年期间,担任中国首席礼宾官,负责协调习近平主席与外国政要的大部分互动,之后他的职业生涯开始迅速发展。

在短暂任职外交部副部长后,秦于 2021 年 7 月被任命为驻华盛顿大使,仅仅 18 个月后,又被任命为外交部长——中国官场将其独特的快速崛起,归因于 “ 党的核心” 的赏识和他的个人亲和力。

今年 6 月 25 日——距离他担任外交部部长不到 6 个月——秦在北京会见了斯里兰卡、越南外长和俄罗斯副外长安德烈·鲁登科(Andrey Rudenko)。

然后,便消失了。

据几位接触中国高层官员的人士透露,鲁登科在北京的真正任务是告知习近平,他的外交部长和解放军的几名高级军官已被西方情报机构渗透(compromised)。

秦刚失踪之后不久,便传出了他与中国凤凰卫视记者傅晓田的绯闻,据称二人育有一个美国公民的儿子。这些故事在网上的广泛传播,显然是得到了中国网络审查机构的许可。

傅毕业于剑桥大学,这是英国情报机构的传统招募基地。10 多年前,秦被派驻中国驻伦敦大使馆时,第一次见到了傅。

2016 年,傅的母校剑桥大学丘吉尔学院,以其名字命名了一座花园,以感谢她 “ 极其罕见的……一系列慷慨的礼赠 ”,据说总计不低于 25 万英镑,这对大多数记者来说,都是一笔巨款。

事实上,在秦刚失踪之前,傅就开始在社交媒体上差不多已点名这位外交部长是她孩子的父亲。

今年 4 月,她乘坐一架似乎是政府包租的私人飞机返回了北京。此后,便再无音讯。

中国的宣传系统强烈暗示,这桩婚外情和美国私生子,是秦被整肃的原因。

但据几位接触高级官员的人士说,秦突然失踪的真正原因,是他卷入了一场严重得多的丑闻,涉及国防部长和负责中国核武器计划的 “ 火箭军 ” 司令。

几乎就在秦失踪的同时,火箭军司令李玉超、其副手刘光斌和前副手张振中也全部失踪。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该部队的其他几名高级现役和前任军官悉数被拘,至少还有一名前副司令,死于不明的疾病。

这些失踪的指挥官,最终都被正式免职,由海军和空军的军官接替。这一事态的进展,极其罕见,因为,火箭部队的高级指挥官几乎都是从该军队内部选拔的。

在火箭军大清洗得到官方承认后不久,即今年 3 月,被习近平任命为中国国防部长的李尚福也消失了。直到 10 月,才宣布他被正式解职的消息。

今年 7 月,在秦刚被正式解除外交部长职务的前一天,中国官方媒体发表了一篇简短的报道,更加剧了这一阴谋论。报道说,自 2015 年以来,一直担任保护中国最高领导人,并负责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安保任务的中央警卫局局长王少军,在 3 个月前,因 “ 病治疗无效 ” 而去世。

近年来,中国的核武器计划大规模扩张。据接触中国高层官员的人士透露,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鲁登科在给习近平的信息中,指控秦和火箭军高层军官的亲属,帮助将中国的核机密传递给西方情报机构。

其中两名知情人士称,秦已于 7 月下旬,死于北京一家为中国最高领导人提供医疗的军队医院,死因或为自杀,或为酷刑。

鉴于中国体制的不透明性,不可能确切地证实这些说法,并且中国政府也向来不对共产党的内部运作发表评论。

当被问及中国的整肃行动时,西方的高级情报官员拒绝发表评论或讨论此事。

但这些说法本身耸人听闻的性质,清楚地表明了北京弥漫着狂热的偏执。

今年夏天,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局长比尔·伯恩斯(Bill Burns)曾表示,CIA 在中国境内的网络重建工作 “ 取得了进展 ”,并称其在中国拥有 “ 强大的人力情报能力 ”。这一评论,有意无意地,加剧了这种偏执的情绪。

中国政府的偏执,已经蔓延到了官僚机构和经济的方方面面,似乎还污名了所有被视为过于西方化或过于接近 “ 敌对西方势力 ” 的人士。

一位英语流利、经常参加国际会议的中国高级财政官员,曾通过电子邮件告诉 POLITICO,他已无法出席一个将在中国境外举行的活动,也无法接听电话。

最近几个月,他也加入了被免职的数十名财政高官的行列,这些官员被免,通常发生在被指控腐败之后。

该官员的一名同事表示,目前,他正因 “ 与美国关系过于密切 ”,“ 可能是间谍 ” 而接受调查。

这似乎是一切过于热衷与外国人打交道的人不可避免的命运,对于那些仍然相信中国会对西方开放做生意的人来说,这应该是一个警示。

来源:POLITICO;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