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4月17日 23:39

逃离中国的 “ 走线客 ” 艰难的美国偷渡之旅

1 月 13, 2024

(出于尊重原报道的媒体和作者,未作删节)

他们背着背包,装着几件换洗的衣服,身上带着沿途没有被犯罪分子或贩毒集团抢走的钱和手机。由于北上之旅的压力,抵达美墨边境时,他们都已经筋疲力尽。

与其周围成千上万需要长途跋涉数周才能抵达美国的人一样,他们在绝望的驱使下,踏上了追求新生的润途,尽管他们并不确定道路的另一端究竟会发生什么。

然而,他们正在逃离的却是,世界上第二大的经济体和新兴的超级大国。

最近的一个冬日,在墨西哥边境以北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郊外临时搭建的营地中,数十名中国公民在等待。

他们穿着连帽衫和夹克,与其他在场的人一起,围坐火堆旁,盘算着美国边境控制人员还需多久才会把他们叫走——他们都期待着,这就是他们在美国生活的开端。

这些入境者,体现了一个惊人的新趋势。美国政府的数据显示,2023 年头 11 个月,已有超过 3.1 万名中国公民,从墨西哥非法越境进入美国,而在此前的 10 年里,每年平均只有约 1500 人。

与墨西哥、委内瑞拉和危地马拉等美国的地区邻国相比,他们的人数尽管很少,并且也并不是唯一来自世界其他地区的人。但是,来自中国的越境人员的大量涌入,凸显出他们现在感到了离开其祖国的紧迫性,尽管当下的中国,正处在其领导人习近平所宣称的 “ 民族伟大复兴 ” 的进程中。

许多离开中国的人指出,他们是在为生存而打拼。

3 年的新冠封锁和限制,让中国各地的许多人失去了工作,并让他们对习近平领导下的共产党对生活各个方面日益严格的控制感到幻灭。而今,动态清零的政策已结束一年有余,但曾经令人羡慕的经济增长已不再,经济复苏的希望也烟消云散了。

还有人提到了中国政府对个人生活的限制,在这个拥有 14 亿人口的国家,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当局,对言论自由、公民社会和宗教信仰进行了全面的打压。

当被问及是什么促使他们背井离乡上万里,来到这光秃秃的营地时,一个衣着整洁的中年男子简洁地回答说:“ 我们是基督信徒。”

这些中国公民加入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的行列。近几个月来,非法越境的人数已使美国西南部边境不堪重负。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入境后都会选择寻求庇护。

根据 CNN 对最新边境执法数据的分析,目前,来自中国的移民,正在成为非法越境人数增长最快的群体。

随着逃亡人数的增加,为中国移民提供服务的企业网络和社交媒体账户数量,也在不断增大。这些移民艰难的陆路北上之旅,通常需要迂回穿越几个大洲。

门户

对许多中国走线客来说,逃亡的陆路之旅,始于厄瓜多尔的基多。这座位于安第斯山麓、人口大约 250 万的城市,已经成为逃离中国的门户。

根据厄瓜多尔的数据,2022 年,约有 1.3 万名中国公民入境。但是,2023 年的前 11 个月,入境人数猛增到了超过 4.5 万。厄瓜多尔对中国护照持有人不要求签证。

美国 CNN 的报道发现,有一种家庭作坊式的小公司,为跨境游客提供从机场接机,到安排所经营的旅馆住宿,再到组织北上之旅的服务,这通常要收取高额的费用。

只要知道去哪里找,基多到处都能看到这种趋势不断增长的迹象。

在一个公交车站,一名售票员有一块用中文写着 “ 哥伦比亚边境 ” 的牌子,随时准备向潜在的客户展示。在当地一家提供疫苗接种的医院——推荐穿越危险丛林的人接种——一位讲西班牙语的护士的办公桌上,放着中文的接种表格。

5 年前从中国移民到基多的旅行社代理龙泉维(音译)上个月告诉 CNN,在基多中央商务区的周边,越来越多的生意与这一趋势有关。

龙说,周边的便利店和百货商店出售北上所需的装备和商品,中国人经营的商店除此之外,还提供食宿。同时,也是一个同路者联络沟通北上路线的场所。

在一家一晚食宿费用约为 20 美元的旅馆,墙上贴着中文地图和说明,详细介绍了每一段行程。由于担心在网上引起强烈反响,这位店主要求匿名。她估计像她这样为中国游客(包括准备北上的游客)提供服务的小店差不多有 100 家。

“ 很多来这里的人,不会说英语或西班牙语,所以他们来找我,” 她说。

郑诗清(音译)是其中的一位中国走线客,他先是搭乘飞机途经泰国、摩洛哥和西班牙,最终于 12 月初抵达基多。

这位身材瘦削、表情严肃的 28 岁的年轻人,已经遇到过挫折。

在他第一次试图穿过哥伦比亚时,郑和一名旅行伙伴遭到了持枪抢劫。他的手机和钱都没了,不得已又回到基多,重整旗鼓。不过,他仍然坚定地认为,唯一的出路是前往美国,打破他在中国经历的某种循环。

在旅馆里,郑说:“ 对于普通人来说,生存真的很困难。生活真的很难。更不要想去赚钱了,因为你正在遭受那些(上层阶级)的剥削。” 目前,他正准备带着借来的钱,再次前往哥伦比亚。

郑是云南省农村的一名高中毕业生,他的父母都是在中国打工的农民工。他说,尽管几十年来经济的快速增长使大部分人口摆脱了贫困,但像他这样的人,生活正变得越来越困难。

十几岁的时候,他就开始在工厂做工,起初是搅拌鞋盒胶水(mixing glue for shoe boxes),后来换了工作,包括在一条为苹果生产智能手机零部件的装配线工作。疫情期间,他被困在一家生产互联网路由器的工厂里,无法离开。封控结束后,郑换了另一份工作。他说,虽然他提出了正式投诉,但他仍然没有拿到工资。

他说:“ 没有出路……除非你的父母是官员或商人。但如果你来自底层社会,即便结了婚,生了子,也还是会走老路的……光是想想就很痛苦。”“ 我真的希望我从未来过……活着太累了。”

今年早些时候,像其他成千上万的中国人一样,郑决定尝试 “ 走线 ” 前往美国。

“ 走线 ” 这个词,就像在 “ 环球旅行 ”,已经成为这段危险旅程的委婉说法。通过键入 “ 走线 ” (这是其中的一个关键词),在网上找到中文的攻略,就可以了解如何准备,每一站该做什么,甚至还有该对移民官员说什么。

“ 糟糕的时刻 ”

中国在一年前才放松对新冠肺炎的控制,这对城市蓝领工人和农村村民造成了沉重的打击。

而今,在房地产市场危机、地方政府债务高企以及政府多次打压曾经繁荣的私营部门的影响下,中国的经济仍在继续挣扎。所有的这些,都导致了就业岗位的减少。

在城市青年失业率去年达到创纪录的水平后,政府干脆停止了这一指标数据的发布。中国共产党已经承诺,将采取更多的措施以提振经济,同时还在对有关经济的坏消息进行压制。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 21 世纪中国研究中心主任 Victor Shih 表示:“ 令人震惊的是,在中国政治非常稳定的情况下,竟然有这么多人选择冒险前往南美,然后进入美国。” 他指出,这与政治动荡时期的中国移民现象,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 这表明,相当一部分人正处在经济困境中。”

20 世纪中期,由于内战以及毛泽东时期的政治动荡和饥荒,数十万人逃离了大陆,进入了香港。

上世纪 80 年代初中国经济开放后,中国移民到美国的人数开始激增,此时距美国取消移民限制性的政策也只有十多年。美国数据显示,随后,获得绿卡——通常与家庭关系、就业和政治庇护有关——的中国人数,开始大幅攀升。

21 世纪初,随着中国经济的蓬勃发展,形势发生了变化:在中国的工人有更多的机会,而更富有的中国人,则有更多的资源移民美国或到美国求学。

过去的 10 年,在几十年来最专制的领导人习近平的领导下,这个国家经历了对公民社会和任何形式之异议的无情镇压。

在此期间,中国还加强了对宗教的控制,联合国最高人权机构指责中国对待穆斯林少数民族的方式存在持续性的严重滥用,可能构成了危害人类罪。中国政府否认了这一指控。

联合国的数据显示,在习近平执政期间,前往美国和世界其他地方寻求政治庇护的中国人数急剧上升——从 2013 年的近 2.5 万人,攀升至 2023 年上半年的逾 12 万人。

那些越过美国南部边境的人,不仅包括单身成年人,还有家庭,他们通常是为了寻求庇护,这是一种为逃避迫害的人而设的移民类别。移民专家表示,以前,来自中国的难民,可能会在持旅游签证进入美国后,提出庇护申请,或者通过一条不大可能被阻挡在边境的不同的路线提出申请。

现在,随着疫情的结束,来自世界各地的过境人数大幅增加,经由南部边境已经成为一条更为人所知的路线。

那些通过这条路线非法入境的人,通常而言,必须通过初步的筛选,才能留在美国并申请庇护。不过,在不堪重负的系统中,他们不同的人可能会面临不同的情况。

专家表示,预计美国国会将在未来几天采取行动,更新边境移民规则,这可能会改变并限制现有规则的适用。

在这类越境活动总体增加的氛围下,决意选择走这条危险路线的中国人越来越多——尽管现在正处美中政治关系紧张之际——这似乎是一种新的明显趋势,很说明问题。

北京谴责了越境行为,中国外交部在一份声明中告诉 CNN,中国 “ 反对并坚决打击任何形式的非法移民活动,并愿意积极参与这一问题的国际合作。”

“ 走线 ”

对于像郑这样的人来说,即使是开始这段旅程,也要付出高昂的代价。

即使是那些自己收集有关信息,自行穿越南美和中美洲的人,也至少需要花费 5000 美元——超过了中国工厂工人平均年薪的三分之一。

其花费包括从亚洲出发的航班,通常是通过像土耳其这样对中国护照友好的国家,进入厄瓜多尔,然后是过夜、公共汽车、出租车、乘船的费用,通常还需要请向导,带领穿越连接哥伦比亚和巴拿马的达连隘口(Darien Gap)的茂密丛林,因为那里不通公路。

然而,那些有钱的人可以想办法避开一些危险。美国 CNN 看到了专门针对中国游客的各种旅游选项和套餐的信息。

走线客只需支付 9000 到 12000 美元,蛇头就可以为他们安排北上部分行程的交通,以及船只和可选的穿越热带雨林的向导,所有的费用全包。

对于那些愿意花更多钱(至少 2 万美元)的人来说,这条路线会变得更容易:例如,帮助获得前往日本的多次入境签证,由此可免签证进入墨西哥,帮助安排前往边境的交通。

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少人选择了这些经过精心策划的路线,但这些可选的服务表明,越境者的经济背景各不相同。通过与蛇头和其他熟悉该行业的人交谈,以及在线的攻略,CNN 汇编了有关这些选项的信息。

那些经陆路出发的中国走线客,通常会选择一条从基多到图尔坎(Tulcan)的路线,图尔坎是一座位于哥伦比亚边境的小城市。

那里的居民告诉 CNN,他们每周都会看到数百,有时数千中国移民从厄瓜多尔前往哥伦比亚。

图尔坎的当地人正在适应这个新群体。在通往边境的路上,有一家小吃店的店主有偿帮助越境的中国人,设置获取过境签证的应用程序。凭借过境签证,他们就可以在哥伦比亚合法停留 10 天。

但她也警告说,越境很危险,因为中国移民现在已经成为贩毒集团和犯罪分子的主要目标。对此,郑有过惨痛的教训。

12 月中旬,他第 2 次经过图尔坎,并继续由此向东北方向前往海滨城市 Necocli,那里有船只,可运送移民穿过乌拉巴湾,并靠近达连隘口。之后,他们就必须步行穿越隘口。

郑和其他来自中国的人分享给 CNN 的图片,显示了这段长达数英里的丛林地带的危险性。在那里,他们由向导带路,通常要穿过茂密的雨林,沿着岩石密布的河岸行进,有时需要攀爬陡峭滑溜的河段,有时必须抓着绳索,趟过湍急幽深的河流。

在最后一段路程中,他们穿着橙色救生衣,坐在木船上,沿着蜿蜒的河流,到达下一个目的地——巴拿马的临时移民营地。在那里登记后,他们开始免费用餐和休息。

一位巴拿马官员告诉 CNN,当局使用巴士,将他们从南部边境的营地送到北部营地——所有的这些,都是在漆黑的夜晚进行的。然后,还要穿过哥斯达黎加、尼加拉瓜、洪都拉斯、危地马拉和墨西哥——只要他们没有被警察或小偷拦下。

对一些人来说,进入美国的最后一段路,是最为艰难的。

38 岁的陈姓母亲,带着 15 岁和 11 岁的两个孩子,因为到达边境存在困难,已经在墨西哥城镇的街道上度过了至少两个晚上。

她的目标是与已经在美国的丈夫团聚。一年前,她的丈夫因为对政治直言不讳并参加教会活动,遭到了中国当局的拘留和虐待。出于安全考虑,她不想使用全名。

在墨西哥南部边城 Tapachula 镇,她对 CNN 说:“ 如果不知道这条(通往美国的)路,不管你的生活有多艰难,你也只能待在中国的一个角落躺平,艰难度日。” 她正在考虑是否付钱给蛇头,留下买路钱,让他们帮助绕过移民警察。

郑也面临着类似的困境。

“ 在雨林里,只要有毅力,就能挺过去。但在墨西哥,就是另一回事了,” 他在 12 月底告诉 CNN,当时他也待在 Tapachula 镇,为他的下一步行动拟定计划,筹措资金。

“(这里)有被驱逐出境的风险,还可能有帮派和劫匪。我们承受不起这样的风险……再来一次抢劫,我就完了。”

但他也补充说:“ 必须想办法。我已经走到了这一步,现在已没有退路了。”

美国梦吗?

几天后,郑又凑了几千美元,让蛇头安排了航班,终于到达了与美国加州南部接壤的蒂华纳(Tijuana)。

在那里,经过短暂的被扣留后,他从边境墙的一个缺口溜了进去,最终到达了美国。

入境后,与其他越境的人一样,他来到了美国最南端的一个非正式营地里等待。在努力保持身体温暖的同时,他一直在想接下来要做什么。他通过短信告诉 CNN:“ 我需要找到一份工作,然后活下去。” 后来,他被一辆政府巴士带到了拘留中心,进行处理。

对于郑和其他成千上万的人来说,一个新的不确定性,从这里开始了。

那些经移民官员处理后被允许留下来并提交庇护申请的人,可能需要在不堪重负的系统中等待数年,才能出现在法官面前,陈述自己的情况。

与此同时,他们可申请合法工作,在美国国内流动,有时还需要佩戴政府规定的 GPS 追踪器。

对 34 岁的王逡(音译)来说,这段漫长的等待给了他机会,让他有时间开始他渴望已久的美国生活。CNN 曾记录过他 2022 年 6 月穿越边境的旅程。

去年秋天,他在背了几个月牵引车不同部件及其功能的英文单词后,通过了驾照考试。这让他实现了他在中国时就设想的一个目标——在美国成为一名卡车司机。

现在,王在加州和佛罗里达之间跑长途,过上了体面的生活。他与伴侣 Iris 的孩子也快出生了。Iris 是他在洛杉矶相识的,她比他晚了几个月,从中国出来。

“ 我相信(Iris 和我)对美国很有价值。因为我们一直在努力工作,纳税,我认为我们的到来不会给美国政府带来负担。” 由于案件正在审理中,王拒绝向 CNN 透露他庇护申请的细节。

但移民专家表示,无论申请人的背景如何,美国政府对这类案件的一个积极裁决结果,远非十拿十稳。

长期以来,中国公民一直是美国最大的成功获得庇护的群体之一。根据美国国土安全部的数据,2022 年获得庇护的人中,有近 13% 来自中国。这相当于当年批准了 4500 多份申请。

由于等待时间可能长达数年,因此该数据并不能反映 2022 年寻求庇护的实际人数。

2019 年已在美国获得庇护的华裔穆斯林马聚(音译)表示,现在,那些选择穿越南部边境这条艰难道路的人,可能来自不同的社会阶层,但他们都认为自己在中国经历了 “ 生计和各种利益的侵犯 ”。他在纽约经营着一个收容所,收容来自中国的新移民,大部分是那些自称逃离政治或宗教压迫的人。

他表示,对许多人来说,在美国获得工作许可需要一年多的时间,在等待自己能否留下来的过程中,他们只能在没有劳动保护的情况下打黑工。

不过,等待也是一种希望。

马说:“ 无论他们是出于经济原因,还是其他原因,都是为了尊严——这是他们在自己的祖国从未拥有过的东西。”

来源:CNN;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