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年5月28日 05:20

即将成为北约新成员的瑞典,完全没有做好应对地缘紧张局势和战争的准备

3 月 2, 2024

本文旨在让华人朋友了解所处的环境, 绝对不反映译者的见解和立场!

2022 年 2 月,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悍然入侵,让瑞典这个位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国家从睡梦中猛然惊醒。全国人民突然意识到,国家安全的漏洞无处不在。例如,斯德哥尔摩的整个公共交通铁路网,竟然是由港铁公司来运营,而该公司总部位于香港,与中国政府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万一斯德哥尔摩遭到外国军队的袭击,有关的重要基础设施和市中心地下隧道的大部分细节——瑞典议会、首相官邸、瑞典中央政府和皇家城堡等所在地——都可能被敌人知晓。

国家安全专家 Patrik Oksanen 表示:“ 我们必须假设,港铁对斯德哥尔摩隧道和基础设施所知的一切,北京也都知道。”

瑞典加入北约的这一历史性的转变意味着,在经历了两个多世纪的和平之后,这个有着上百年中立史的北欧国家,将不得不尽快地适应一个波谲云诡的好战世界。

民防大臣 Carl-Oskar Bohlin 直言不讳地警告说:“ 瑞典可能会爆发战争 ”。如果这还不够令人震惊的话,国防大臣 Micael Bydén 接着说,瑞典人民需要为可能发生的战争做好 “ 心理准备 ”。二人的警告引发了社会恐慌,因此受到了批评:瑞典的许多孩子在 TikTok 上分享了他们的恐惧。这些警告固然有些唐突笨拙,但其目的却是,要将这个国家从地缘政治长期天真的沉睡中唤醒。

正如越来越多的国家安全专家所指出的那样,瑞典目前的基础设施状况和外资产权所有的程度使其格外脆弱。这无疑也是对这个北欧国家 “ 全面防御 ” 传统的嘲弄,在这种传统中,从粮食供应链到消防部门的一切,都被认为是为了保护国家和人民,以应对灾难或入侵。

然而,实际情况却是,私营公司接管了以前的公共基础设施,并且常常把利润看得比安全更重要,而瑞典许多最脆弱的沿海地区,缺乏基本的民防资产,比如避难所。

瑞典国防研究局(FOI)最近的报告,以及工会和商业团体的独立分析均指出,国家安全的长期目标与企业和市政府的短期利益之间存在利益冲突,这些例子数不胜数。而这些冲突,在很大的程度上,往往是通过漠视国家的安全问题来解决的。

这些问题不一定全在私有化本身,而是私有化的执行方式过于鲁莽,并且大多不会进行尽职调查或背景调查。官员们通常只是选择与提出最低投标报价的私人承包商进行交易。上世纪 90 年代,人们对全球化普遍持乐观态度,期望俄罗斯和中国逐渐对外开放,并最终与西方自由民主国家结盟,为此后的和平铺平道路。这种乐观的情绪在瑞典政界根深蒂固,以至于直到最近,地方官员还在允许与敌对政府有关系的投资者进行关键基础设施方面的交易。

在 Timrå,市政府安全官员 Johanna Hillgren 最近提出辞职,原因是该市决定允许一家中国电池厂兴建在 Midlanda 机场附近,而该机场被视为是一项重要的国家安全资产。

自 2017 年以来,瑞典几乎四分之一的新风力涡轮机都是由中国公司建造的,在中欧紧张局势日益加剧的情况下,这可能会危及瑞典的能源供应。

国家安全专家 Patrik Oksanen 表示:“ 在认清中国的全球野心方面,瑞典落后了大约 10 年。”

几十年的财政紧缩和放松管制也使得瑞典的准备十分不足,市政基础设施也严重匮乏。瑞典北部城市 Lycksele 政府非常担心食物供应问题,为防止战争或国家危机危及供应,它们购买了 10 头奶牛。

此外,瑞典缺乏可靠的防御掩体。如,瑞典史上建造成本最为昂贵的新卡罗琳斯卡医院的大型设施已经建成,但是,竟然没有一处可供避难的空间。

负责检查全国 64000 个避难所网络(可容纳 700 万人)的政府机构,目前只有两名员工。当被瑞典国家电视台问及该机构是否需要增加资金时,民防大臣轻描淡写地回答说:“ 我们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在过去的 40 年里轮流执政的保守党和社会民主党相互指责。但事实上,对于出售公共资产的决定,基本上都是党派间的共识,它们都热忱地欢迎中国企业投资办厂,投资重要的基础设施。

瑞典现任的右翼政府,正在改变工作的优先事项,使用新的工具调查外国的投资。今年 3 月,港铁将被撤销部分运营合同。

但是,民防和军事投入的增加,通常会受到不合时宜的法规或涉及多个私人和地方社区的分散系统的掣肘。例如,全国铁路网由 60 家不同的公司运营。

FOI 不允许在户外测试其最近所获的国防无人机,只能租用一个私人体育场进行试飞。

由于当地官员担心大楼周围的围栏需要砍伐 5 棵树,一个新的大型政府网络安全中心的建设受到了阻碍。在 Linköping 的一个军事基地,每周五下午 3 点之后,不允许进行直升机训练,因为当地人抱怨说,下午听到直升机的声音很不愉快,因为他们需要安静地休息。

瑞典人对这种态度有一种说法:“ fredsskadad ”,即 “ 和平受损 ”——认为,瑞典长达两个世纪的和平,使其国民对更残酷的现实准备不足。长期以来,瑞典人一直认为他们的安全是理所当然的,而政府官员则肆无忌惮地将公共资产和关键基础设施出售给外国势力。

另一个症状可能是,瑞典特别容易受外部宣传、虚假信息和混合战争的影响。随着 6 月份欧盟选举的临近,瑞典的极端主义团体正在散布克里姆林宫的虚假信息,使得其中的一些问题被暴露出来。瑞典政府的心理防御机构去年曾表示,克里姆林宫控制的媒体正在发表阿拉伯语文章,错误地声称瑞典当局支持焚烧《古兰经》。其中一些说法,在瑞典极右翼的在线论坛上被翻炒。

就在瑞典公共广播电台大幅裁员,180 多名员工,其中包括气候危机和中国问题专家被解雇之际,中国还成功地诱使了 “ 另类媒体 ”,向轻信的瑞典人分享北京的叙事。

瑞典政府还削减了对新闻自由、公民社会组织和独立研究机构的资助,这可能会进一步削弱公民对潜在威胁进行自我教育的能力。不过,尽管境况如此之糟,但许多瑞典人并不担心——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该担心什么。想到这里,我也变得坦然了。

来源:THE GUARDIAN,作者:MARTIN GELIN;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