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3年2月4日 16:12

这位流行病学家在不封锁的情况下将瑞典从病毒肆虐中拯救出来

当全世界都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肆虐惊慌失措时,冷冰冰的瑞典人Anders Tegnell 却拒绝采取封锁国家的限制措施。

瑞典的死亡人数在春天急剧上升,以致成为全球每十万人平均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之一。这位曾经默默无闻的科学家受到指责,指其正在将瑞典拖入“被孤立被嫌弃”的深渊。

然而,当我在首都斯德哥尔摩遇见64岁的 Anders Tegnell 时,他却被赞誉为Abba 的第五号歌手(注:Abba 是瑞典享有世界盛誉的著名流行乐队,由四位成员组成,该乐队的名字是四位歌手名字的首字母之组合)。身着具有嘉士伯宣传风格T恤的 Anders Tegnell 被称为“或许是世界上最好的国家流行病学家”。因为他做出的不封锁这个国家的决定看起来已经取得了成效。

周二(2020年9月15日),当英国和其他欧洲国家的感染病例激升时,他宣布瑞典的新病例数量是3月份以来的最低水平。

在四月份至暗的日子里,新型冠状病毒造成单日死亡人数甚至攀升至115人。然而目前,这个数字有时为零。

在封锁的头三个月里,英国的经济萎缩了20%,而瑞典仅萎缩了9个百分点。因此,对于许多瑞典人以及世界各地那些认为严厉的封锁措施会弄死自己的人来说,Anders Tegnell 被誉为英雄也就不足为怪了。

今年3月,当第一波新型冠状病毒席卷欧洲时,统计数字上被观察到异常的英国和瑞典对要求封锁的呼声置之不理。

随后,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 Neil Ferguson 教授发布了一份令人震惊的研究报告,该报告称如果没有严格的限制,英国将有50万人死于新型冠状病毒。在瑞典,这意味着可能有85000人死亡 (但到目前为止,死亡人数不到5900人)。

英国恐慌了,于是牢牢地封锁住了这个国家。Anders Tegnell 使瑞典维持开放来对抗病毒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公众的善意,而不是严厉的新规定。最近的一项民调显示,80%的瑞典人说他们在遵循官方的抗疫指引。

瑞典规定禁止50以上人的集会,但16岁以下儿童需到校上学,餐馆、酒吧、健身房和理发店仍在营业。Anders Tegnell 说,关闭国边境很荒谬,而且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口罩是有效的。

那么在没有封锁的地方生活是什么样的呢 ?

在机场的班车上,我高喊呼叫需要一件可以遮脸的东东,但那个没戴口罩的保安说完全没有必要。一项调查发现,只有6%的瑞典人佩戴口罩。但是,在一个高峰时段的地铁站台上,我只看到一个戴着口罩的乘客。26岁的Molly Robinson 来自英国北部约克郡的海边小镇,她说: “要不要佩戴口罩是你个人的选择。”

后来,在一家餐馆里,我被一位未戴口罩、未挂防护面罩的女服务生带到一张与人疏远的餐桌前。餐馆里没有方向指引箭头,也没有消毒点。

在充满着欢乐喜悦的酒吧里,你可以坐在吧台,点一杯啤酒,只是需要你保持社交距离。

在 Nya Carnegiebryggeriet 里,38岁的餐厅经理 David Manly 说: “我们感觉像生活在一个不同于其他国家的世界里。我们内心充满着感激。”

在Headzone沙龙,23岁的发型师 Fay Botsi说: “ 我们不想戴口罩或面罩。而我们会保持距离,会使用消毒剂。”

26岁的学生 Isabell Håkansson 身着一件与Tegnell 同款的T 恤,她说: “我很高兴一切都在开放,我们没有被困住。”

37岁的初级医生Sebastian Rushworth 告诉我,他已经有两个月没在急诊室见过新冠病毒感染病人了。

这个国家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在大流行开始爆发时,仅有526张重症监护病床,但在几周后这个数字竟然翻了一番。

在首都北部郊区的一家医院工作的Rushworth 博士认为,瑞典人之所以能够恢复活力,是因为瑞典已经建立了群体免疫力。

“养老院的杀戮”

他补充说,“这种悲剧没有其他合理的解释。”

瑞典政府在很大程度上允许非民选的官员 Anders Tegnell 来领导应对传染病传播的工作。但在所有这些成功的背后,也存在着一些忧虑,尤其是这个国家的养老院危机。

截至5月中旬,瑞典一半的死亡病例都发生在养老院,Anders Tegnell 说,这种情况现在已经得到纠正。

Anders Tegnell 最强烈的批评者均来自于右翼的瑞典民主党(SD),该党将养老院老人们的不幸描述为“大屠杀”。

瑞典的人均死亡率在欧洲排名第五,排在比利时、西班牙、英国和意大利之后。其死亡率是丹麦的5倍,比挪威和芬兰高约10倍。批评人士说,仅这一点就证明瑞典的策略是错误的。

斯德哥尔摩SD 党的地区领导人,23岁的Gabriel Kroon 说: “我们本应该封锁的。这种疾病蔓延到养老院,致使我们的死亡人数是芬兰的10倍。我不认为这种策略是成功。”

Södertörn University的政治学教授Nicholas Aylott认为,文化规范可能也有助于对抗这种病毒。

这位50岁的学者说: “大多数瑞典人不经常大聚会,他们很少去教堂,很多人独自生活或过着小型家居生活。”

很多瑞典人避开公共交通工具,在家工作。对他的许多同胞来说,Anders Tegnell 是一个备受崇拜的英雄。

我问 Anders Tegnell,与Abba 一样在国际上享有盛誉是什么感觉。“我尽量不去想太多”,他谦虚地说,“我意识到它会很快过去。”

瑞典短暂的夏天已经结束,城市居民正在从度假小屋返回工作、回到学校。未来可能会有新的病毒感染高峰。但是未来就不要指望这位冷冰冰的Anders Tegnell 在限制措施上会来个大转弯了。

The Sun / Oliver Harvey “Polarzone”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