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3年2月4日 07:14

媒体调查:匈牙利等独裁政府利用间谍软件“监视记者和政治人物”

7月 20, 2021

据一项媒体调查称,欧洲的政治异见人士、人权活动人士和记者等数千人被独裁政权的间谍软件所监视。

也有一些记者据称在匈牙利和法国被监视,这一爆料引发了要求进行调查的呼声。

周一公布的“飞马项目”的调查系基于一份5万多个手机号码的名单,这份被泄露给总部位于巴黎的非营利组织Forbidden Stories和人权组织大赦国际的名单被认为是以色列NSO集团间谍软件攻击的目标。

这种军用级别的间谍软件会感染手机,操控者可以获取信息、照片、电子邮件和位置数据,还可以秘密控制手机的麦克风和摄像头。

一个由16家媒体组成的机构能够确定50个国家的1000多名据称是被NSO客户选中进行潜在监控的人。其中包括600多名政治人物和官员、数十名企业高管和人权活动人士、多位国家元首和180多名记者,包括广泛报道犯罪和腐败问题的墨西哥记者塞西里奥·皮内达——他于2017年3月被枪杀。

“完全不可接受的”

美联社、路透社、CNN、《华尔街日报》、《世界报》和《金融时报》的记者也榜上有名。据信至少有五名匈牙利记者曾被当局监视。

10名匈牙利律师和一名反对派政客据称也是这个国家总理欧尔班右翼政府的监控目标。

匈牙利议会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三名议员周一呼吁召开紧急会议,对政府机构可能参与间谍活动一事进行质询。

该委员会主席、右翼反对党Jobbik议员Janos Stummer表示,调查中描述的这种监控“在一个受法治规制的国家是不允许的”。

匈牙利执政党议员控制该委员会的多数席位,所以他们可能会通过抵制来阻止调查,但Janos Stummer表示,“保持沉默实质上等于承认政府确实参与了此事。”

匈牙利政府的国际通讯办公室告诉EURONEWS,匈牙利“是一个法治的民主国家,因此,就任何个人而言,它一直并仍将一如既往地按照现行法律行事”。

“在匈牙利,被授权使用秘密工具的国家机构会定期受到政府和非政府机构的监督,”该机构补充说。

在法国,调查媒体Mediapart宣布已向检察官办公室投诉。该调查媒体包括联合创始人Edwy Plenel在内的两名记者被列为其中的潜在目标。他们指责摩洛哥情报机构监视他们。

法国讽刺周报《 Le Canard Enchainé》也宣布“将提起诉讼”,因为该报的几名记者也榜上有名。

周一,法国政府发言人Gabriel Attal在回应这份调查时说,“这些事实非常令人震惊,如果是真的,极其严重。”他对法国信息电台说:“我们非常重视新闻自由,所以使用旨在危害记者报道和调查自由的操控和技术手段的行为是非常严重的。”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星期一在布拉格对记者说,这些说法“有待核实”,但如果属实,“完全不可接受”。

冯·德莱恩强调说:“新闻自由是欧盟的核心价值。

“专制政府的首选武器”

在这份名单上,最多的是墨西哥,有15000个手机号码,中东地区也占了很大份额。NSO集团的的间谍软件主要在中东和墨西哥参与有针对性的监视。据报道,沙特阿拉伯是NSO的客户之一。在这份名单上也有法国、匈牙利、印度、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和巴基斯坦等国的手机号码。

2018年10月,《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贾马尔·哈苏吉(Jamal Khashoggi)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大使馆被残忍杀害。其密切关系人包括他的未婚妻Hatice Elatr,他的儿子Abdullah和妻子Hanan Elatr也在这份名单上。

大赦国际秘书长Agnes Callamard在一份声明中说,“飞马项目揭示了 NSO 的间谍软件是如何沦为专制政府旨在压制记者、攻击人权活动人士和压制异议的首选武器的,这些行为使无数人的生命陷于危险之中。”

“如此众多的记者被列为监控目标,栩栩如生地刻画了飞马项目是如何被用作恐吓批评媒体的工具的,攸关操控公众叙事,抵制审查,压制异议,兹事体大。”她补充道。

NSO集团否认曾保留过“潜在、过往或现有目标的名单”。在另一份声明中,它称Forbidden Stories的报道“充满了错误的主观假设和未经证实的理论”。

NSO公司重申,它只向“经过审查的政府机构”出售产品,用于打击恐怖分子和重大犯罪分子,而且无法看到客户的数据。批评者称这些说法是不诚实的,并提供了NSO直接管理高科技间谍活动的证据。他们说,飞马间谍软件的一再滥用凸显出全球私人监控行业几乎完全缺乏监管。

这份报告没有披露消息的来源以及如何鉴定的问题。尽管数据中的某一个电话号码并不意味着有人试图入侵该手机,但撰写这份报告的组织表示,它相信数据显示的是NSO客户的潜在目标。

NSO成为诉讼目标

该媒体组织有关“飞马项目”的这份报告支持了这样的指控,即不仅独裁政权,即便印度和墨西哥这样的民主政府,都曾使用NSO集团的飞马间谍软件来实现政治目的。

2019年,WhatsApp及其母公司Facebook在旧金山的美国联邦法院起诉NSO集团,指控其利用当下流行的加密消息服务中的一个漏洞,针对未接来电锁定了约1400名用户。NSO集团否认了这些指控。

2018,这家以色列公司在以色列和塞浦路斯被起诉,原告包括半岛电视台的记者,以及卡塔尔、墨西哥和沙特的记者和活动人士。他们指控称,该公司的间谍软件被骇客用来攻击他们。

NSO集团还否认参与了美联社2019年报道的精心策划的卧底行动,在那次行动中,神秘特工将包括公民实验室研究人员在内的NSO批评者列为目标,试图抹黑他们。

去年,以色列一家法院以证据不足为由,驳回了大赦国际要求吊销NSO出口许可证的诉讼。

NSO集团并不是唯一的商业间谍软件销售商,但它的行为引起的关注最多,批评人士称这是有充分理由的。

来源:EURONEWS报道;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