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7月4日 04:24

欧洲的新冠危机加剧了接种者与未接种者之间的敌意

11月 21, 2021

此时,欧洲本应该是圣诞节季,家人和朋友本可以再次彼此拥抱,庆祝节日。然而,随着许多国家的病例飙升至创纪录水平,欧洲大陆目前已经成为COVID-19大流行的全球中心。

尽管已经实施了近两年的限制措施,但新冠感染再一次恶化和加剧引发的日益的健康危机,正在激化公民与公民——接种疫苗者与未接种疫苗者之间的冲突。

为了保护负担过重的医疗体系,各国政府正在实施限制未接种疫苗者活动的规定,希望这样做会提高疫苗接种率。

周五,奥地利宣布的决定更进了一步——从2月1日起强制接种疫苗。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也许太长了,我和其他人都认为,说服奥地利人自愿接种疫苗是可能的,”奥地利总理亚历山大·沙伦伯格说。

他称此举是“我们彻底摆脱病毒传播与封控争论的恶性循环的唯一途径”。

虽然到目前为止,奥地利是欧盟中唯一一个强制接种疫苗的国家,但越来越多的欧洲国家政府会效仿跟进。

从周一开始,斯洛伐克禁止未接种疫苗的人进入所有非必需的商店和购物中心。他们也不允许参加任何公共活动或集会,并且,仅仅是为了上班,就被要求每周进行两次测试。

“圣诞快乐并不意味着圣诞节没有新冠病毒传播,”斯洛伐克总理Eduard Heger警告说。“要实现这一点,斯洛伐克需要有一个完全不同的疫苗接种比率。”

他称这些措施是“对未接种者实施的封控”。

斯洛伐克550万人口中只有45.3%完全接种了疫苗,周二报告了创纪录的8342个新病例。

不仅仅是中欧和东欧国家正在遭受新的打击。西方的富裕国家也受到了重创,以致于不得不再次对社会实施限制。

德国总理默克尔说:“现在绝对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由于疫苗接种率仅为67.5%,该国现在正在考虑对许多卫生专业人员强制接种疫苗。

德国疾病控制机构负责人Lothar Wieler周五告诉记者:“整个德国都在大爆发,”“整个国家都进入了紧急状态,我们需要紧急刹车。”

希腊也把目光对准了未接种疫苗的群体。周四晚些时候,该国总理Kyriakos Mitsotakis宣布了一系列针对未接种疫苗者的新限制措施:即使检测结果为阴性,也被禁止进入酒吧、餐馆、电影院、剧院、博物馆和健身房等场所。

他说:“这是一种即时的保护行为,当然,也是一种间接的疫苗接种推动。”

这些限制令欧洲议会公民自由和司法委员会成员、爱尔兰籍欧盟议员Clare Daly 大为光火。她认为这些国家是在践踏个人的权利。

Clare Daly说:“在很多情况下,许多成员国都在剥夺人们上班的能力。”她称,奥地利在周五决定实施全面封控之前对未接种疫苗者的限制是“一种可怕的场景”。

即使是在75.9%的人口已经接种了疫苗的爱尔兰,她也感觉到了对拒不接种者的强烈敌意。

“这几乎是一种针对未接种疫苗者的仇恨言论,”她说。

世界上有许多国家对天花和脊髓灰质炎等疾病都有强制接种疫苗的历史。然而,尽管全球COVID-19死亡人数已经超过500万,尽管压倒性的医学证据表明疫苗能够高效预防COVID-19造成的死亡或严重疾病,并减缓大流行疾病的传播,但部分人仍然强烈反对接种疫苗。

本周,约1万人在布拉格集会,高呼着“自由,自由”,抗议捷克政府对未接种疫苗者施加的限制。

“没有哪一种个人自由是绝对的,”伦敦经济学院教授Paul De Grauwe说。“不接种疫苗的自由需要受到限制,以保证其他人能够享有良好健康的自由。”

对这一原则的认识现在正在欧洲各国让朋友相互疏远,并导致家庭分裂。

鲁汶大学教授、全科医生Birgitte Schoenmakers称,几乎每天都会看到这种情况。

“这已经变成了人民之间的斗争,”她说。

Schoemakers说,虽然当局长期以来一直不愿强制接种疫苗,但高传染性的DELTA病毒变种正在改变人们的想法。

她说:“要在这个问题上实现180度的大转弯是非常困难的。”

传染病的激增与控制其传播的措施相结合,使欧洲迎来了连续第二个形势严峻的假日季节。

鲁汶大学已经取消了它的圣诞市场,而在布鲁塞尔附近,一棵60英尺高的圣诞树于周四被放置在了宏大的广场的中心,但是,比利时首都的圣诞市场能否继续开放,仍将取决于疫情的发展情况。

这棵圣诞树的捐赠人Paul Vierendeels希望能回归圣诞节的传统。

“我们很高兴看到他们正在努力装饰圣诞树。这是一个开始。在经历了近两年的艰难困境后,我认为,一些生活中本应更正常的事情再次出现,是一件好事。”

来源:AP NEW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