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7月6日 02:15

迫于军政府的淫威,数百名缅甸父母与持不同政见的子女断绝了关系

2月 7, 2022

在过去的三个月时间里,缅甸平均每天都有六、七个家庭在国有报纸上发布声明,与公开反对军政府的儿子、女儿、侄女、侄子和孙辈断绝关系。

一年前从缅甸民选政府手中夺取政权的军方宣布将没收其反对者的财产,并逮捕为抗议者提供庇护的人。随之而后,发生了几十起军方入室搜查事件后,从去年11月起,此类的声明便不断涌现出来。

曾是一名汽车销售员的Lin Lin Bo Bo加入了一个反抗军事统治的武装组织。在记者查阅的570份声明中,他就是其中被父母宣告断绝关系的人之一。

去年11月,Lin Lin Bo Bo的父母 San Win 和 Tin Tin Soe 在国有报纸《镜报》上发布声明称:“鉴于Lin Lin Bo Bo从未遵从过父母的意愿,我们宣布,与他断绝关系。”

这名26岁的男子逃离缅甸后,现居住在泰国边境的一个城镇。他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他的母亲告诉他,在士兵们到他家搜捕他后,她就与他断绝了关系。几天后,他说当他看到报纸上的声明时哭了。

他对记者表示:“我的同仁们曾尽力安慰我,家庭是在压力下才这样做的,这是不可避免的。”“但是,这的确让我心碎之极。”

维权组织 Burma Campaign UK的资深宣传员 Wai Hnin Pwint Thon 表示,在20世纪80年代末和2007年的动乱中,针对反对派活动人士的家庭曾是缅甸军方经常使用的一个策略。自2021年2月1日军事政变以来,这种策略使用得更为频繁。

Wai Hnin Pwint Thon说,公开与家人断绝关系是一种回应方式,这在缅甸文化中有着悠久的历史。她说,她在媒体上看到的此类声明比以往要多得多。

“家庭成员害怕被牵连到犯罪中,”她说。“他们不想被捕,也不想惹上麻烦。”

军方发言人没有回应路透社对此的提问。在去年11月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军方发言人Zaw Min Tun曾就这些声明发表评论说,在报纸上发表此类声明的人,如果被发现支持反对军政府的,仍有可能被起诉。

一年前,成千上万的缅甸人,其中很多是年轻人,走上街头抗议政变。在军队对示威活动进行暴力镇压后,一些抗议者被迫远走海外或加入该国偏远地区的武装组织。这些被称为人民国防军(People’s Defence Forces)的组织,与被废黜的文职政府结成了广泛的联盟。

据监控组织“政治犯援助协会”(Assistance Association for Political Prisoners)称,在过去一年里,安全部队杀害了大约1500人,其中很多是示威者,逮捕近1.2万人。但缅甸军方说,这些数字被夸大了。

缅甸记者So Pyay Aung在受访中表示,他曾拍摄了防暴警察用警棍和盾牌驱散抗议活动的视频,并在新闻网站“缅甸民主之声”(Democratic Voice of Burma)上直播了这段视频。在当局对他进行搜捕后,他说他被迫在缅甸颠簸流离,东躲西藏。之后,携妻女逃到了泰国。去年11月,他的父亲在报纸上发表声明,宣布与他断绝了关系。

“当我看到报纸上提到与我断绝关系时,我感到有点难过,”So Pyay Aung说,“但我理解我的父母出于恐惧的压力。他们可能会担心自己被捕或房子被没收。”

两名在类似的声明中宣称与自己的孩子断绝关系的父母告诉路透社,这些声明主要是为了向当局传递一个信息,即他们不应该为自己孩子的行为负责。由于担心引起军方的注意,他们要求匿名。

一位母亲说:“我的女儿在做她所信仰之事,但我确信如果我们摊上麻烦,她也会担心的。”“我知道她能理解我对她所做之事。”

Lin Lin Bo Bo说,他希望有一天能回家赡养他的家人。他对路透社表示:“我期待这场革命能尽快结束。”

人权活动人士Wai Hnin Pwint Thon 表示,对于一些因这种方式而分裂的家庭来说,这样的团聚可能是可能的。

但是,记者Pyay Aung说,他担心自己与父母断绝关系会是永久性的。

“即使革命结束后,我也可能无家可回,”他告诉路透社。“因为我的父母被置于军政府控制之下,所以我一直很担心。”

来源:REUTERS;编译:POLAR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