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7月4日 03:36

新感染浪潮肆虐下,东欧国家的疫苗怀疑论者开始回心转意

12月 16, 2021

随着新冠状病毒感染的激增,欧洲各国政府正在使未接种疫苗者难以出国旅行,加之当局与疫苗虚假信息的不懈斗争,东欧一些以前对疫苗持怀疑态度的人已经开始转向另一边。

当Fata Keco在波黑首都萨拉热窝卷起袖子接种第一剂COVID-19疫苗时,她担心的是可能产生的不良副作用。她说,但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她不得不面对的最糟糕的状况却是,她的左臂注射部位周围“轻度不适的疼痛”。

更重要的是,这位52岁的自雇清洁女工在几个月来“非常容易受到”她现在所称的“最荒谬的论调的影响”之后,加入了全球疫苗笃信者的行列。

她告诉美联社记者,她听到的一些说法是:“新冠状病毒并不存在;记者是被收买来播撒恐慌的;飞机在夜间向我们喷洒病毒;疫苗含有芯片,是当权者用来追踪我们的。”

Keco说:“在长期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后,我做了一件保护自己健康的正确的事情,我现在感到很释然。”

她并不是唯一一个发生这种心态转变的人,尤其是在许多欧洲国家开始收紧反病毒规则包括要求外国游客提供疫苗接种证明之后。

“我想去国外旅行和学习,为此我必须接种疫苗,”18岁的Esma Dzaka周二在萨拉热窝注射了第一剂疫苗后说。

本周,萨拉热窝卫生当局加大了尽可能广泛地推行COVID-19疫苗的努力。但是迄今为止,这一努力仍然受到公众不信任和大量虚假信息的阻碍。于是,他们决定派遣护士在地方议会办公室和购物中心提供接种服务,希望通过方便获得的方式来说服更多的人接种疫苗。

萨拉热窝最高卫生官员Haris Vranic说,他认为一些对疫苗持怀疑态度的人最近改变了主意,这不仅是因为他们想自由地出国旅行,还因为“数字不会说谎”。

“统计数据很清楚——在第三次和(目前)第四次新冠疫情中死亡的人中,92%至94%的人没有接种疫苗,”Haris Vranic说。

仍在努力从1992年至1995年的那场毁灭性的种族战争中振作起来的波黑,到目前为止,330万人口中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人接种了疫苗,这是欧洲疫苗接种率最低的国家之一。

然而,尽管对疫苗的不信任程度如此之高,在贫穷、腐败肆虐、种族分裂的波黑可能并不令人惊讶,但类似的困境也发生在许多巴尔干国家,包括一些欧盟成员国。

在人口约1900万的欧盟国家罗马尼亚,疫苗接疫苗率一直徘徊在28%左右,以致于到10月中旬,由于新冠病毒感染和死亡人数激增,一些医院的太平间被挤满时,尸袋不得不堆放在走廊上。

出于恐惧——加之当局推出的更严格的抗病毒措施,包括夜间宵禁和要求提供疫苗接种、近期康复或近期阴性检测的证明才能进入大多数公共场所——使得罗马尼亚的疫苗接种率在12月10日前飙升至40%以上(数据来源:Our World in Data)。

Ofelia Gligor说:“有那么多疫苗的(负面)谣言,我很害怕。”本周,她在12月一个寒冷的日子里,在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以北300公里的历史小镇 Sighisoara的主要疫苗接种中心接种了第一剂COVID-19疫苗。

这位18岁的实习护士,因为一个实际的原因——没有接种疫苗的证明,就不被允许参加当地医院的培训项目——不得不克服了恐惧。

2013年加入欧盟的克罗地亚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在COVID-19每日感染和死亡人数大幅增加的情况下,克罗地亚当局于11月15日对所有公共部门的工作人员和所有使用公共服务的居民引入了强制疫苗接种的规定。

尽管对COVID-19限制措施的抗议时有发生,但自那以来,克罗地亚的总体疫苗接种率一直在稳步上升,截至12月11日,接种率占该国420万人口的近55%。

来源:AP NEWS;编译:POLARZONE